张云雷取代三哥成德云敢死队队长,从郭德纲到师兄弟都拿他们砸挂

张云雷取代三哥成德云敢死队队长,从郭德纲到师兄弟都拿他们砸挂

深八【德云社】第6弹来了!

今天,影小妹要和大家深八的是“德云敢死队”的两任队长——张云雷和孔云龙。

1月中旬,张云雷做了腿部矫正手术,因此缺席了2020年德云社的封箱演出。

手术完成后,张云雷第一时间和粉丝们报了平安。

2月4日,他透露“拆完药线感觉舒服多了”,前两天又感慨“头发长得能梳辫子了”。

去年这个时候,张云雷也做了手术,取出了许多身体里的钢钉,看得大家触目惊心。

今天,影小妹就来和大家深入聊聊:

张云雷是如何取代孔云龙、成为新一任“德云敢死队”队长的?

德云社从上到下这些年又是如何拿他们俩的悲惨遭遇砸挂的?

开胸的时候已经宣布死亡

2016年8月22日,张云雷在南京结束演出,去南京南站送人,当时喝醉了酒。

张云雷回忆说:“不小心踩空了,从十余米的送客平台叽里咕噜就掉了下来……”

这一摔,张云雷差点就没命了,“开胸的时候,已经宣布死亡了。那个主任说,孩子还这么小,再试最后一次,不行的话再把家属叫来签字再宣布死亡,再试试吧……一试我活了!

张云雷感激医生创造了奇迹,“我的五脏六腑已经移位了,把膈肌给撞了,连肠子再胃都跑这儿来了”,张云雷比划到嗓子眼,“先把五脏六腑复原,再修复,这是救我命的人啊!

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张云雷的身上多处粉碎性骨折,“脚后跟是空的,摔爆了!片子上就剩5个脚趾,没有脚后跟。人家说我拼不起来,摔得太碎了!那我不就完了吗?我不就残废了吗?在第三回手术里,把我的右脚拉开了,医生一片儿一片儿一片儿给我拼上了。”

张云雷的骨盆也受到重创,后来医生和他说:“就别的不提,一个骨盆就能要了你的命,人的骨盆一摔断了,血马上就冲到腹腔里来,等不到救护车来,等不到送医院。但是你腹腔打开一点血没有,你这个很神奇,我们谁都解释不了。

郭德纲一句话说哭张云雷

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9根左肋骨骨折,胳膊粉碎性骨折,胯骨和骨盆严重创伤……

很疼很绝望,但张云雷没有哭,只在见到郭德纲之后落了一次泪。郭德纲是他姐夫,也是他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张云雷说:“爸爸,完了,我可能要告别舞台了。”

郭德纲的一句话让张云雷“心都化了”,郭德纲说:“你放心,你实在是站不起来,你瘫了,坐轮椅了,我教你说评书,你坐着我也要你上台,有我在就什么都不叫事儿。

之后每次回忆起这句话,感性的张云雷都会泪流满面。

在郭德纲的鼓励下,张云雷的恢复也创造了奇迹:“姐夫一句话给了我信心,我15天就出了ICU,所以这个病完全就靠一个心情,你心情好了,你的病好的就快。”

身上带着100多根钢钉,心中带着起死回生的欣幸,张云雷不光站了起来、回归了舞台,还火成了相声圈的顶流,实在令人感慨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能够有如今的成绩,张云雷始终心存感恩。他曾在演出时哭着对观众说:“我再坚强也是个人,有的时候也很累,但是有你们在,有师父在,我什么都不怕。

孔云龙的艺术特点是结实

在张云雷去鬼门关走一遭之前,“德云敢死队”队长原本是三哥孔云龙。

郭德纲有多不放心孔云龙?他介绍徒弟们的时候是这样说的:“小岳现在越来越火、越来越红,烧饼也越来越懂事了,孩子们都挺好……孔云龙这一年也没有出任何的意外。

于谦连忙来了句“别说嘴”,生怕给孔云龙又招来什么厄运。

孔云龙的第一次劫难是因为偷骑郭德纲的摩托车。

郭德纲郁闷地说:“开摩托车撞到夏利上,他竟然把那夏利车撞报废!”而且夏利车停在那儿没动,“人家夏利车都没敢找他,你琢磨琢磨就知道这个人都撞成什么样了。”

孔云龙昏迷了30多天,醒来还失忆了,虽然后来恢复了记忆,但捧哏栾云平已经去和高峰搭档了。

又有一次大年三十晚上,孔云龙和烧饼去放烟花,那烟花跟桌子一样大,得两个人同时点。

郭德纲心有余悸地说:“孔云龙点着了,探头去看烧饼:你那个怎么样了?就看见那花把这孩子打起来,腾!起来了!打脸上崩起来了,翻一跟头!大年三十夜里边,我们弄他去医院看眼睛,血肉模糊,头发全没了,脸上都黑了,就到这地步。”

当时师娘王惠安慰孔云龙:“儿子,没事,大不了师娘再把大鼓拾起来,你就给师娘弹弦,师娘养你一辈子。”郭德纲的妻子王惠曾经是京韵大鼓演员。

幸运的是,孔云龙这次也恢复了,但他的捧哏阎鹤祥去和郭麒麟搭档了。

孔云龙身上的倒霉事件还不只以上两桩,上楼梯的时候把腿摔断了,骑自行车的时候把鼻梁撞断了……

郭德纲介绍孔云龙这个徒弟的时候说:“这孩子艺术特点就是结实。

德云社乐于拿他们俩砸挂

这些年,整个德云社都在拿张云雷和孔云龙的遭遇砸挂。

烧饼曾在相声里说,小时候他和孔云龙、郭麒麟最爱放炮,他们是爱放鞭炮的好朋友,但是后来“孔云龙放炮被崩了”,曹鹤阳在一旁叹气“别提三哥这事了”。

张云雷被cue的次数就更多了,师父郭德纲带头拿他砸挂!

2017年演出时,郭德纲曾说:“张云雷是我徒弟里胆子最大的,打上面掉下去了,十多米啊!送到医院大夫直嘬牙花子,他在这个床,那个床是踩凳子擦玻璃摔死的。这就是命,不到一米摔死了,十多米,大夫拿改锥夹剪又给他攒上了。”

郭德纲滔滔不绝地说:“连澳大利亚人都问我,你们那儿有一个跳高选手?红的代价大了一点,不可复制。现在恢复得差不多,估计再有些日子就能继续跳去了。”

张云雷也曾在《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拿自己做梗:“还好,伤得不是特别重,胳膊有点粉碎性骨折,骨盆胯骨粉碎性骨折,腿粉碎性骨折,脚粉碎性骨折……”

捧哏杨九郎直接把包袱抖响了:“各位您瞧了吗?整个一个人渣!”

张鹤伦还曾在台上改编了小曲: “二呀么更儿里,月里影儿照花台,张云雷在南京,叽里咕噜滚下来呦,医生和护士们全都吓坏,手拿着针和线,急急忙忙缝起来。

郭德纲和张云雷说相声的时候,唱得更嗨:“缝上了左边腮,右腿也缝起来,用麻绳捆大胯拴上了你的膝盖……”张云雷也很配合地做着表情和动作。

交情是从小的灾难是相同的

郭德纲的徒弟们按照“云鹤九霄、龙腾四海”给字,云字科是最早跟随郭德纲的徒弟。

下图中的郭德纲和于谦还很年轻,坐着的徒弟是烧饼,站着的是岳云鹏。

在德云社今年1月最新修订的家谱中,云字科登记在册的共有13人:张云雷,栾云平,孔云龙,于云霆,朱云峰(烧饼),岳云鹏,宁云祥,李云杰,李云天,陶云圣(陶阳),张云潘,于云田,赵云侠。

别看张云雷现在是大师兄了,当年他因为“倒仓”离开德云社后过得非常落魄,甚至吃不饱饭,情急之下回德云社找6年没见过面的孔云龙借钱,孔云龙身上没带钱,就让搭档阎鹤祥给了张云雷100块钱。

孔云龙把张云雷的境况告诉师娘王惠,王惠找到表弟张云雷,看他身上的衣服鞋子都是破的,当场给了他1万块钱,后来张云雷回归德云社。

前两年,张云雷曾经和孔云龙同台,调侃两人的悲惨遭遇。

张云雷:我和我三哥的交情是从小的。

孔云龙:灾难也是相同的。

张云雷:三哥、烧饼、小岳岳,我们是一起长起来的。我最喜欢我三哥,三哥总帮我打架。

孔云龙:我一直想问你:是跳下来疼?还是骑摩托车撞夏利疼呢?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虽然都曾遭过大难,但张云雷和孔云龙的星途却不相同——张云雷大红大紫后屡受非议;孔云龙接连失去两位优秀捧哏,如今虽是三队队长,却错过了成名的时机。真·时也命也运也啊!

本文由“独家影视”作者“云影”原创,未经作者授权同意,任何其他平台号不得转载本文,违者追究法律责任。欢迎各位订阅“独家影视”,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