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人类起源论史,我们如今真的要被高级生物替代了吗?

细说人类起源论史,我们如今真的要被高级生物替代了吗?

现在,在西欧,特别是在法国和西班牙,经常会发现人类留下来的遗迹和遗物。科学已证实,这些痕迹的确是和我们有着亲缘关系的最早的真正的人类留下的。在这些国家发现的骨骼、武器、在骨头和岩石上留下的抓痕、雕刻着东西的骨头碎片,以及洞穴内岩壁上的图画,距今已经有约3万多年。从目前来看,西班牙是世界上拥有人类祖先早期遗物最为丰富的国家。


当然,现在所搜集的材料,只是积累的一个开端,我们希望将来有更伟大的积累。未来将会有许多学者对所有的相关材料做一番彻底的考察,到那时,现在的考古学家不能到达的许多国家,也将会得到详细的考察。迄今为止,还没有有考古兴趣的专业探险家游历过没有探险的自由的非洲和亚洲大部分地区,所以我们必须保持非常慎重的态度,不能武断地认为早期的真正的人类一定就是西欧的居民,或者说他们最早就是在这一区域出现的。


在亚洲、非洲和如今已经沉入海底的某些地区,可能有着许多比现在已经发掘出的更丰富、更久远的真正人类的遗迹等待发现。说起亚洲和非洲,而不提美洲,是因为在美洲还没有发现任何更高级灵长类的动物遗迹,既没有类人猿、亚人类、尼安德特人,也没有真正的人类。生物的发展似乎只限于旧大陆之上。只有到了旧石器时代末期,人类才首次渡过现在已被白令海峡隔断的通道,到达美洲大陆。


这些在欧洲大陆发现的最早的真正的人类看起来至少属于两个截然不同的种族。其中有一族已经非常高级了,他们身材高大,头脑发达。其中有一个女性头盖骨的脑容量已经超过了现代普通男人的平均水平。其中一个男性骨架身长超过6英尺(1.83米),体型与北美的印第安人非常相像。因为这一时期人类最早的骨骸是在克罗马农洞穴里发现的,因此,这些人就被称为克罗马农人。他们是野蛮人,不过是高级的野蛮人。另外一个种族,在格里马第洞穴中留有遗迹。他们的体态特征很像黑人。


与他们最接近的现存种族是南非的布须曼人和霍屯督人。非常有趣的是,我们发现,人类从一开始,就至少已经分成两大种类了。前者可能是褐色人种,而不是黑色人种,他们来自于东方或北方;后者可能是黑色人种而不是褐色人种,可能来自于赤道以南的热带。当然,这只是我们的臆测而已。


这些大约4万年前的野蛮人已经非常像人类了。他们会在贝壳上钻孔然后串起来做成项链,会在身体涂彩,会在骨头和石头上乱画图案,甚至会在洞穴的四壁和引人注目的岩石表面上画一些粗糙但却很生动的动物壁画。他们制作的各种器具比尼安德特人做得更为小巧和精致。现在,很多博物馆里都收藏着他们遗留下来的大量器具、雕刻、壁画,等等。


最初的原始人以狩猎为生,主要捕杀当时的一种下巴长有胡须的小型野马。野马随牧草迁徙,他们随着野马的迁徙而迁徙。另外,他们也捕杀野牛。当然,从他们留下的生动逼真的图画来看,他们一定认得猛犸。我们可以从一个模糊不清的图案上断定他们曾经设陷阱捕杀过它。


他们用矛和掷石来狩猎,他们似乎还没有发明弓箭,当然也不能确定他们是否已经懂得驯养动物。至少,当时他们还没有狗。人们曾经发现过一个马头的雕像,还有一两幅有辔头的马的素描,马的身上套着用皮革或兽筋搓成的缰绳。但当时那个地区的马体型很小,不能用来驮人,因此,即使马已经被驯养,也不过是用缰绳牵着托运一些东西罢了。他们似乎不大可能学会了喝动物的奶。

虽然他们可能已经有了皮制的帐篷,但是看上去他们并不会建筑任何房屋。他们虽然会

用黏土做泥塑,但却还不会制作陶器。他们没有炊具,想必煮食方法是非常原始的,也许他们根本就不会做饭。他们不懂耕作,也不懂编织和织布,除了身上披着的兽皮外,他们仍然是赤身裸体、满身涂彩的野蛮人。


这些我们知道的最早的人类,在欧洲大陆广阔的旷野上以狩猎为生,持续了大约有一百个世纪。后来,随着气候的变化,他们也慢慢漂泊、迁徙。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过去了,欧洲的气候逐渐变得温和而湿润,驯鹿随之向北、向东撤退,野牛、野马也随之撤退。森林替代了草原,赤鹿取代了野牛和野马。与此相适应的,原始人器具的用途和性质也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随着到河川、湖泊捕鱼成为男人的重要活动,制作精细的骨制器具也随之增加。“这一时期的骨针”,摩尔蒂莱曾说过,“要比后来的制作更为精美,甚至比文艺复兴以前历史上任何时代的骨针都要精美。拿罗马人来讲,他们就从来没有拥有过可与之相媲美的针”。


大约在1.5到1.2万年以前,一个新人种迁徙到西班牙南部,在裸露的岩壁上留下了许多令人叹为观止的岩画。他们就是阿济尔人(以生活在阿济尔岩洞里命名)。他们会制造弓箭,可能头上还戴着羽毛饰物。他们还留下了栩栩如生的画,但是这些画表现简单,似乎属于象征主义流派。比如一个人可以用一条竖线或两三条横线来表示,这预示着文字观念的萌芽。除了表现狩猎的速写外,他们还往往画一些符号似的东西,有一幅画就是画着两个人用火熏一个蜂巢。


这些人还只会用削切制造成的工具,所以他们只能算是旧石器时代的最后一批人。到了1万至1.2万年前,在欧洲出现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这时的人不仅能削切物品,还能研磨石器,而且还开始了农耕生活。于是,新石器时代开始了。

有趣的是,不到1个世纪以前,在世界上一个遥远角落里,也就是塔斯马尼亚岛上还残存着一种人,在体力、智力的发展程度上,他们都远远低于那些在欧洲生活的早期人种。由于地理变迁的原因,这些人在很久以前就与世隔绝,几乎没有受到外界的任何刺激和影响。他们看上去不但没有进化,甚至退化了。他们以贝类及小野兽为食,没有固定的住所,只会蹲坐地上。虽然也是和我们同一种的真正的人类,但是这些人既没有初期真正的人的灵巧性,也不具有艺术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