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随笔‖这个春天有点冷

原创随笔‖这个春天有点冷

文/司吾勰


□□虽然无人在意,春天还是迈着轻盈的脚步来了。二零二零年这个春天有点冷,或者说人们根本无暇去顾及这个春天。在生死面前,其它都不值得一提。

□□我回想去年的春天,明澈欢快的小河,叽叽喳喳的喜鹊,渐渐复苏的草木,宣示着春天再一次如期降临。

□□可是,今年的春也悄悄地来了,只不过来得过于冷清。不知沉寂一冬的河水活泼起来了吗?树林里的喜鹊唱歌了吗?也不知野外的草木发芽了吗?我想出去瞧一瞧,但非常时期,我不敢出去,也不能出去。坐在院子里四处眺望,我极力捕捉春的影儿。

□□曾经,多少个春天降临,本可以随意欣赏品味,但我都没有珍惜,像不珍惜阳光、空气和水一样。如今,春天来了,我却只能躲在家里唉声叹气,像笼罩里鸟一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五彩斑斓的世界,却无能为力。

□□这个春天,我的恐慌远远超过对春的向往。不是我不爱春天,而是我更爱生命。我想,如果这次瘟疫放过了人类,人类是否能放过大自然呢?人类的贪婪是否会收敛一些呢?这次瘟疫横行,让很多人永远见不到了这个春天,也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不能熬过这个春天。

□□不错,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开,但生命只有一次,去了就再也会回来了。

□□你还记得往年的春天在哪里吗?你正陪着孩子在野外散步吗?你正和爱人一起在野外挖野菜吗?你正和朋友一起去千里之外寻觅绚烂春光吗?可如今,我们不是一线的医生,只是普通老百姓,只能待在家里。千万不要说,待在家里就是为国家做贡献,我们真的有这么高大尚吗?恐怕未必吧!我们更多的还是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吧!

□□待在家里的人,谁敢保证自己不是野生动物的捕捉者、贩卖者、购买者?谁敢保证保证自己不是黑色交易链的操纵者?也许,他们此刻比谁活的都快活。他们却让无辜的老百姓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不知内心是否怀有一丝愧疚了?

□□有人说,苍天不会饶过谁,可是,他们有何德何竟能让苍天饶过呢?他们能贿赂别人,能打通一切关系,难道他们也能买通苍天吗?春光明媚时,他们还能像往常一样欣赏人间美景,可是,那些永远停留在春天来临之前的生命,该用谁来祭奠呢?

□□静静坐在院子里,我只看到了春天的影儿,我不敢去追逐。想来,春风已吹绿了河岸边的杨柳,吹醒了沉睡一冬的鸟儿,吹暖了一江春水,正等待鸭群来戏水。春色虽美,但又能怎样呢?不还是有不计其数的人活在恐慌与绝望之中吗?这是大自然的错吗?如果不是那又是谁的错呢?到底是谁剥夺了人们享受春光的权利呢?

□□春意渐浓,乌云终要散去,阳光终会洒满人间,但愿人们心头的愁云也会渐渐散去,但愿阳光能照进每个人的心里。

□□这个春天有点冷,多希望以后每个春天不再寒冷。这需要你,需要我,需要他,需要大家齐心协力,唯有如此,方能还世界一片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