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惠河畔的鲜花和手枪鸡腿都没了,只剩下了车厘子和待化的积雪…

通惠河畔的鲜花和手枪鸡腿都没了,只剩下了车厘子和待化的积雪…

今天,北京气温超过了10度,阳光穿透了云层,洒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暖暖的,很舒服。


通惠河北岸的积雪已经消失殆尽,处在背阴面的南岸积雪也开始融化。几只鸭子游弋在解冻了的河面上,平静的河水泛起阵阵微澜,一如河畔的那一行行雪字,看似不起眼,却能激起每个路人心中的涟漪。

“武汉加油,中国必胜!!!”

“全民抗疫 天下无疾”


“山川异域 风月同天”


“劫波渡尽 家国永安”


“元宵祝安 佑吾家园”


“我宅 我骄傲”

质朴的北京市民用质朴的方式表达着他们最质朴的期冀。


微博网友@无趣艺术家 讲述了这一行行字背后的故事:“大哥用自制长杆扫帚一笔一画写得很认真,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定定看过去,眼泪就突然自己跑出来……”


“天字写完时,我问大哥,您这是写完了吗。大哥说还有自己的一句话,我和他说那我先走啦,大哥还在画着没转头。我站着不动,很不好意思地又开了口 ‘那个’,大哥回头看我,我向他鞠了个躬 ‘谢谢您”’。大哥笑了说不用,我转身走,身后传来大哥一句 ‘保重哈’……”

在这些字的不远处,还有一行字“送别李文亮”

曾经有人在此留下鲜花,有人留下纸条,有人留下目前市面奇缺的口罩,还有人留下李文亮最喜欢吃的手枪鸡腿和他生前“吃不起”的车厘子……

图片来自微博@无趣艺术家


李医生生前微博


今天,鲜花、口罩、手枪鸡腿都已不见了踪影,但我似乎更愿意相信是戴上口罩的李医生把炸鸡腿偷偷拿走吃了。


不过,他“吃不起”的车厘子还在,还有一盒锅包肉。李文亮是东北人,可能也会喜欢吃锅包肉吧。

旁边的纸条上写着“天气渐暖,冬天要过去了,他们说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可你却永远离开了……”


因为积雪慢慢融化,三根燃烬的烟头和三根未点燃的香烟都已凌乱,我把它们重新摆好,然后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去看这些,也不知道看了有什么用,但我终究还是去看了看。

注:本文作于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