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甲午战争,日军归国后带回瘟疫,11万日本人“陪葬”

你不知道的甲午战争,日军归国后带回瘟疫,11万日本人“陪葬”

一、惊人的数据

“日本士兵的真正敌人是瘟疫。”

这是日本史学家藤村道生,在其著述《日清战争》中所说的话。

他研究的数据是,日军在9个月的甲午海战中,共有17万入院治疗,其中真正因战争负伤入院的,仅仅4519人,其余皆为传染病患者

甲午战争中的日军

数目惊人。

医院收治者,几乎全为瘟神所伤。

另一研究甲午战争的中国学者也指出,在整个海外战役中,日军共死亡13488人,其中病死者高达11894人,占死亡总数的88%。

非战斗而死伤导致的军队减员,远超日军预期。

霍乱、痢疾、疟疾,脚气病,成了甲午战争中,取走日军脑袋的第一杀手。

瘟疫,成了侵略日军谈虎色变的克星。

命乎?神乎?报应乎?

甲午战争中的日军

二、集体死亡的日军

据日方史料,当时军中的传染病中,得霍乱的最多。

染此疾者,上吐下泻,站立不直,更无力使刀枪,导致部队战斗力严重受损。

比志岛义辉支队,日本大本营派遣攻台的混成支队,由3个步兵大队组成,约5000人。1895年3月23日,开始澎湖马公登陆战。

由于该支队急于出兵,出发前未对部队中患霍乱的官兵进行隔离,导致疫情在运输船中交叉感染。

最后,虽然该支队在联合舰队的配合下侵占了澎湖,但支队中1700人患上霍乱,其中1000人死亡。

日方载,几乎无人在战斗真正受伤死亡,但出其不意的霍乱“掐死了你的温柔”,惨不忍睹,日军在岛上为这些日军合葬,立碑称“千人冢”。

日军

霍乱,一个外来词,日本译作“虎列剌(コレラ)”。

其致病菌是霍乱弧菌,本是不通过空气飞沫传播的,为何在日军中迅即流行,成为甲午战争日军的第一杀手呢?

原来,这与日军内部的卫生预防体制有关。

藤村道生说,日军当时没有建立卫生预防体制,卫生设备很差,在相对封闭的运输船中,日军不注意消毒和卫生,通过粪口传播的霍乱弧菌,就一染一片了。

日舰

三、粪口传播咋传播?

有人说,粪口传播怎么理解,难不成日军内部有人吃屎?

非也。

粪口传播,是指病毒传播的两个端口。

一个患者排泄后,粪便中的霍乱弧菌通过污水或蚊蝇鼠虫,携带到中间媒介,病毒就会像乘飞机坐轮船一样,到处污染。

它们生命力顽强,在正常温度下可以存活一两周,如果不注意消杀,人经常触摸的栏杆、把手、公共用具、食物,都成了传染源。

被传染者接触这些物品后,来自粪便的病菌,就随手入口了。

这就是粪口传播。

得此病者,相当惨烈,人腹泻不止,一直拉得泔水直流,状如淘米水,最后人体脱水而亡。

而且它的速度很快,从发病到脱水而亡,两三天就结果了性命。

一个侥幸存活的日本人三岛雪鸿,曾在战后留下这样的日记:

“夜患霍乱症,四鼓时睡醒,忽觉不快,继而腹痛甚,心缭乱,不知所措。欲呕不呕,又思大便,几入厕,水泄数次,腹痛不止。痛极汗出如雨……”

四、平民遭殃

甲午战争中,88%的日军都是被瘟疫杀死,实乃天助大清。

虽然此役清军牺牲惨烈,未能挽大厦于将倾,但神瘟带给日军的暴击,还是久久不息,影响深远。

甚至在日军“凯旋”归国后,瘟神还跑到了日本平民中间,导致国内爆发了大规模的霍乱。

李鸿章

日方史料载,日军此战是憋足了力量,举全国之力与大清一搏,所以对待受伤的官兵,也是坚持一兵一卒,一个不留,全部安全运回国内治疗调养,“绝不把他们弃留海外。”

这就导致大量的患者,不可避免地把霍乱君带回了日本国内,造成巨大的灾难。

开战初期,日本国内就有5.6万人染上此疾,死亡3.9万人

中期,痢疾又在国内流行,全国患者达15.5万,3.8万人死

后期,赴台湾的部队“凯旋”回国,又致4万余人因感染而死。

一场甲午战争,前后导致11万多人死亡,20余万人染病,这都是瘟神的洪荒之力啊。

我们学的历史中说,日本在甲午战争中死亡1.3万多人,但其背后,还有11万多“无辜”的日本国内人死亡,这也是侵略的下场吧。

清国威远舰沉没

五、紧急刹车

这段教训,在日本军部留下沉痛教训,多少年后谈出兵或迎接外来舰队时,都对瘟疫谈虎色变,极为小心。

为消灭和预防瘟疫,日本政府和军队内部开始了一场全国范围内的大动员,大消毒,大检疫,大捕杀,全力灭疫。

①在海外关口设置检疫所,对所有患病者进行单独隔离,观察后恢复正常,方能回国;

②战地上迅速设置检疫所,包括海港检疫所和陆上检疫所,对部队官兵进行全面检疫;

③在清国设4所检疫所,其中最大的旅顺口及大连湾检疫所,对出入的人员和船只进行检疫;

④军部在国内的下关、宇品、神户3地,施行检疫,对“凯旋”归国的部队严格检疫。

日军回国

霍乱在明治时期,一共有5次大流行,分别在1877、1879、1882、1885和1895年。由军部携带瘟神导致的这次全国大洗礼,是最后一次。

此次采取非常措施消灭后,霍乱再也没有在日本有过大规模的爆发。

这也是战争的代价吧。

============

藤村道生、米庆余《日清战争》上海译文出版社1981年

宗泽亚《清日战争》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