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来人告诉你,如何一夜之间变成熟

过来人告诉你,如何一夜之间变成熟

孕期仗着自己年轻,自己瘦,对体重完全无视的态度,造成胎儿过大,最后在一阵阵的宫缩中选择了剖腹产。现在说出来好像只是做了一道选择题,但对我来说应该是这辈子都不想回忆的一件往事,因为,我太疼了。

因为超了预产期一周,我直接入院了(插播一个,因为我之前的生理周期就不准,所以这个预产期我可能也不是很准,是医院按照28天算的)。入院当晚我就有不规则的宫缩反应了,当时的疼痛感是可以忍受的,第二天天亮了,疼痛感越来越明显了,护士来内检已经开了2指,还是忍痛被丈夫推着去做了B超和心电图。临近中午的时候,突然有人“唰”的一下拉开我床前的帘子,几个白大褂分开站在我的床头,我的脑海一下就闪过电视里常常上演的恐怖一幕,不料,果然是来宣布坏消息,B超显示胎儿过大,可能是“巨大儿”(大于等于4000g),问我是否选择剖腹产。我和我丈夫一听,顺产有危险,马上就决定说剖腹产,医生又让我们再考虑一下,因为B超显示的有可能不准,剖腹产也有各种风险,我有顺产条件,可以先试试顺的,总之,当时的我听了医生的话后很犹豫,加上身上还不是非常疼,最后决定试试顺产。吃了午饭之后,越来越疼,闭着眼呜咽,怕没力气生,不敢叫出来,宫缩逐渐频繁,接着把吃的东西全吐了出来。护士面无表情的给我做了多次内检,可一直没听她说出我期待的结果,最后是因为我宫缩时间过长,直接把我推到产房去人工破水,到了待产房我一直在等医生来给我破水,我下身就那样光着躺在床上,我能听见的都是医生讨论什么时候下班,晚饭吃什么那些和我无关紧冷漠对话,那个时候我已经疼到任何形象也顾不上,更顾不上声讨她们。终于来了两个人,说说笑笑的进来了,一个开始给我消毒,一个做着准备工作,我心里只关心人工破水会不会疼,紧接着就感觉下面有医生的手摆弄着,听着她说为什么没有羊水出来,我又是一阵汗颜,只能问什么时候可以打无痛。隐约中,有人给我吊了水,无知的我以为那就是无痛针,满以为马上就不疼了,谁知更甚。

我又被推进了一个充满抽泣声的房间,“什么时候可以打无痛?”、“麻醉师什么时候来?”这样那样的声音此起彼伏。终于给我打无痛了,那感觉简直像上了天堂,我躺在床上连抬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不知道为什么眼泪止不住的流,那一刻我把能抱怨的人都恨了一遍,催我结婚的母亲,一直让我多吃的婆婆,让我怀孕的丈夫,不负责任的产检医生,太任性的自己。又来了两个医生帮我做内检,看我的生产条件,直问我为什么不剖,胎儿太大,而且还是半入盆状态,我有苦说不出,各个医生有各的说法,我却没办法综合不同时间医生说的话来做决定。最后的最后,我在签了一系列协议,免责条款后(说实话我根本没有任何心力去细看,只想着快点结束痛苦)被护工推进了冰冷的手术室进行剖腹产。我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清醒,对着手术灯,浑身不知是冷还是害怕,止不住的打颤,麻醉师还算温柔,术前一直在询问我的感受,旁边的人在进行消毒、清点手术工具等一系列准备工作。待到麻醉蔓延我整个胸部以下后,我感受到有两位医生开始对我操刀了,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感受,有明显的被人破开的感觉,但是不疼。几刀下去,有人在肚子里掏宝宝,好像胎儿的头有些大,一直拉不出来,随后,麻醉师给我换上了呼吸罩,我闻到一股药味,便失去意识了。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听到了婴儿断断续续的哭声,医生的讨论声,还有缝针的咔擦声。

出了手术室,我很累,很渴,睁不开眼睛,只能听着门口焦急等待的家人对我的呼唤,心里生出无限感慨,即使身边有人关心你,也无法代替你痛,你的苦只有你自己知道,我算是运气好,遇到了良人,术后感受到了来自家人的温暖,未来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更加成熟,这样才能好好关心身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