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义志士,刺杀清臣被捕就义,未婚妻换孝服,一守61年

起义志士,刺杀清臣被捕就义,未婚妻换孝服,一守61年

作者:三郎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吉林市“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四大名山拱卫,其中的“北玄武”是指现在的北山和炮台山、桃源山一脉大小九座山峰。这九座山原本相互连接绵延不绝,亦称九龙山。

九龙山的炮台山下,原为清廷设的一个法场。清末革命者、辛亥志士熊成基在哈尔滨谋刺载洵未果而被捕,就在此地殉难。

熊成基

(一)少有大志学军事,入光复会同盟会

熊成基1887年生于江苏扬州的一个小官吏家庭,自幼随父寓居安徽,父亲任职县令,熊成基在芜湖长大。熊成基幼年时,读过私塾学过医,青年时喜爱军事,常骑马击剑阅读兵志。他崇敬历史上的英雄人物岳飞、史可法,曾对人说:“大丈夫不能为国家出力,是很可耻的。如今国势衰弱,受列强欺侮,只有从军学武,才能强国雪耻。”

他投考了安徽安庆武备练军学堂学习军事,立志报效祖国。后武备练军学堂停办,熊成基离开安庆到江苏应征入伍。1905年底,熊成基参加光复会。1906年,熊成基从炮兵速成学堂肄业。同年春,经赵声介绍,熊成基加入同盟会。

1907年,熊成基回安庆,任第31混成协马营队官,继续在新军中秘密进行革命宣传活动,发展组织,团结革命力量,为准备起义而奔走联络。同年7月,徐锡麟在安庆起义失败,熊成基、范传甲等人对徐锡麟被惨遭杀害感到极为悲愤,决定再次在安庆发动起义。当时,倪映典、熊成基、范传甲为岳王会安庆分部主要负责人,他们感到要想革命成功,非用武力不可,便确定以新军为主要争取对象。他们有组织地开展活动,积极在新军中宣传革命,发展会员。革命力量迅速发展壮大,为安庆新军起义打下了基础。

1908年11月19日,熊成基约薛哲、范传甲、田激扬、张劲夫等人,在安庆杨氏试馆召开秘密军事会议,认为时机紧迫,须详细制定起义计划准备起义。他们计划以炮营和马营为起义军主力,先在城外起义;薛哲率步兵第二营和范传甲的工程队在城内接应;攻占安庆后,作为起义军基地,然后连夜赶往太湖逮捕检阅秋操的大臣荫昌和端方,号召参加秋操的新军参加起义。

起义革命军

(二)任革命军总司令,率马炮营起义,宣布作战密令13条

11月19日,大家在会上一致公推熊成基为安庆革命军总司令,负责全军指挥。熊成基在会上,宣布了早已拟好的作战密令13条,决定当晚起义。

当晚,炮营左队队官徐召伯进城告密,安徽巡抚朱家宝得密报后下令禁闭各城门,又调集军队加强城防,严密控制。晚9点,熊成基在炮营宣布起义,士兵们踊跃参加,炮营管带陈昌镛赶来阻止,被正目张鸿尧、士兵黄节用炮闩打死。起义军立即放火焚烧炮营,向各营发出起义的联络信号,并整队向北门进发。早已准备就绪的马营也举火为号,同步行动。马营革命党人田激扬、周正峰等人劝炮营管带李玉椿参加起义,遭到拒绝后,李玉椿翻窗逃跑。田激扬等人遂放火焚毁马营,整队开往北门。

熊成基统率炮营起义军与马营会师后,先到陆军小学堂取得枪支,又直奔离北门约5里的菱湖嘴弹药库取得子弹和炮弹。接着,用火药炸开62标第3营前后营门,打死阻止起义的排长周天长等人,第3营前、左、右三队以及驻在城外的辎重队等均响应起义。吓破胆的61标标统蒋与权跪在道旁迎接起义军,全标3个营大部分响应起义,起义军乘胜向安庆城北门、东门挺进。

熊成基率各路起义军抵近城墙即开始部署攻城,炮兵踞迎江寺附近高地及炮兵营原有阵地开炮轰击巡抚衙门与督练公所,步兵进攻城东北角,骑兵与辎重队进攻西北角,预备趁天黑进入安庆城。但由于商定担任城内接应的薛哲动作迟缓,听到城外密集枪声时才派队伍到北门及东门准备开城门相迎,见朱家宝已派重兵把守城门自知寡不敌众而终止行动。

驻在城内关帝庙的范传甲被该队军官严密监视无法接应,其他革命党全被禁锢在关帝庙营房内行动不得。在讲武堂内的革命党张劲夫听到城外枪声准备率众冲出接应,因武器弹药匮乏又遭军官严密监视而无法行动。起义军被分割为城内城外两部分,首尾不能相顾陷于被动,原定城外进攻城内开门响应的计划竟然落空。

起义军与清军进行激烈战斗

城外起义军战斗到午夜,熊成基率队到城西北角的四方城组织敢死队轮番攻城,清军竭力抵抗。熊成基见多次强攻都不能成功,于是又两次令起义军假装巡防营和太湖警备队,试图混入城内仍然未果。此时,停泊在安庆江面的3艘兵舰在朱家宝威胁利诱下背弃前约掉转炮口向起义军阵地猛轰,朱家宝从太湖调来的援军已逼近城郊,城内清军在协统余大鸿指挥下与江中炮舰前后夹击起义军。起义军腹背受敌,熊成基只得指挥部队向集贤关撤退。

清廷调集安徽及邻近各省军队对起义军围追堵截。起义军过舒城后,分三路分别向庐州、寿州和六安州撤退。熊成基率领一队直驱庐州,沿途在没有援助情况下,多次打败姜桂题率领的追兵。快到庐州时,只剩下300多人,不得已将余部解散,另外两路也被清军击散。至此,震惊全国的安庆马炮营起义彻底失败,可叹可惜。

纪念邮票上的熊成基肖像

(三)安庆失败,哈尔滨刺杀载洵被捕:我死犹生,愿以一腔热血,浇灌自由之花

1908年11月14日,光绪帝38岁暴崩,3岁溥仪即位。隔天,慈禧太后终老。熊成基等革命党人以此为机举行起义,未料此时正是清廷特殊时期,防范严密,且起义仓促不够周密而失败。

安庆马炮营起义虽然失败,但意义重大。一是起义壮举震撼满清廷,鼓舞人心;二是为辛亥革命指明了一条武装道路,是清末新军的第一次起义。1909年,黄兴受孙中山委托,在港岛成立同盟会南方支部,重点工作就是策划新军起义。1911年,同盟会中部总会又在上海设立,中心工作就是联络长江流域的新军。而此期间,各地新军大、小起义始终不断。“今日起义倒戈者,亦非有昔日徐(锡麟)、熊(成基)孤起之危地。”

黄兴

安庆起义失败后,熊成基在革命党人常恒芳的帮助下,外逃躲避。几天后,他又乔装回到起义的地方,得悉同时起义的战友们大都牺牲,炮营队伍也被解散,怀着惋惜而又沉痛的心情离开了安庆,前往芜湖姑母家中。后因风声很紧,姑母帮他化装成和尚,向北逃走,一路跋涉从山东烟台渡海到大连,于1909年初到达日本东京中国同盟会总部所在地,见到孙中山及黄兴。之后化名龙潜成为流亡的革命者。

1909年春,为完成同盟会筹款任务以及再次准备起义,熊成基受黄兴指派回国。9月间,再冒险至东北,住进东京至诚学校留学生臧克明父亲臧冠三在长春的家。因臧冠三贪图清廷5千大洋赏金告密,熊成基于1910年1月29日在哈尔滨谋划刺杀载洵时被捕,后被押送至长春。东北的同盟会廖仲恺、林伯渠及商震等人按孙、黄指示多方设法营救,均未成功。

熊成基在狱中,痛斥清廷的统治,口述个人革命志向和经历。他在狱中写下“供词”数千言,阐述其革命宗旨,警告清廷:“尔等决不能诛尽我党,亦只有愈死愈多而已。”陈昭常叫他在自首书上画押,熊成基执笔最后写下“革命“”二字。这是对敌人的抗议,也是对后人的嘱托。

熊成基被捕后先是关押在长春,后于2月2日被狱警严密看押,戴手铐脚镣,用5辆大车,经头道沟出长春旧城南门押送至当时省城吉林的缉法司。他对闻讯出城围观的群众慷慨陈词:“诸君珍重,我死犹生,我愿以一腔热血,浇灌自由之花。”

1910年2月27日,年仅23岁的革命志士熊成基,被押到吉林市巴尔虎门外九龙口的刑场。临刑前,他傲然不屈,把刑场当讲台,再次高声指责清廷的腐败,呼唤人们团结起来革命。说毕,慷慨就义。

(四)未婚妻脱嫁衣换孝服,一守就是61年,孤独终老

英雄莫问年龄,有人空活百岁无一建树,有人青春流血浩气永存。15岁牺牲的刘胡兰,三代领导人题词,山西的文水县建有纪念广场、纪念碑和纪念馆;23岁牺牲的熊成基,江苏扬州的故居、安徽安庆的祠堂以及吉林市的殉难地,都有丰碑矗立。

1912年辛亥革命成功后,章太炎亲自到吉林为熊成基主持追悼会并写哀辞。同年在扬州烈士出生地举办追悼会,迎葬烈士英灵。1928年,受到当局褒彰。

熊成基、范传甲烈士专祠

位于安庆市迎江寺西沿江东路150号的熊成基、范传甲二烈士纪念专祠,原为慈云阁,由安徽都督府于民国元年改建设立,至今已有百年历史,这也是目前国内惟一的辛亥革命纪念专祠。1914年8月,经民国批准,又改熊范二烈士专祠为忠烈祠,追祀民国文武忠烈,“凡死事于皖及皖籍之成仁于他省者,皆与焉。”

位于扬州市区东关街附近韦家井6号的熊成基故居,现已被扬州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这座老旧的明清院落是扬州市政府投资千万的文博城建设重点项目,并在2012年的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际原址修葺完成,以纪念并告慰“启武昌之先声”、“为军人革命之开始”的辛亥革命安庆起义总司令熊成基,也是扬州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熊成基故居

进入故居是展览馆,许多幅图文展牌悬挂在四周墙壁。这里有革命会议会址照片,有熊成基投身革命时意气风发的照片,也有被捕后狱中的照片以及当年出卖熊成基的叛徒领取赏金的票据……熊成基生平所经历的革命事迹,几乎都能在这些展牌中找到。

特别说明的是展馆南墙有一张老太照片,是熊成基的未婚妻叫程舜仪。1912年辛亥革命胜利后,熊成基的灵柩被运回出生地扬州,从徐凝门上岸暂停于史公祠内,程舜仪跪在熊成基灵柩前手捧烈士灵牌哭诉:“舜仪自幼许配与你为妻,未结婚而你已英勇献身。舜仪钦佩你为国捐躯的光辉业绩,不愿毁约,今日与你成亲,志愿守寡,与你灵牌相伴终生。”说完,程舜仪手捧灵牌拜堂成亲。随后,脱掉嫁衣换上孝服,开始为熊成基守灵。这一守,就是61年,至1973年方孤独终老。

展厅里,摆放着当年熊成基用的安庆马炮营清军军官的原刀,存放着熊成基青年时读过的包括《扬州十日记》、《革命军》、《中国魂》、《猛回头》等当时宣传革命的书籍。正是受到这些书籍的影响,熊成基才会不顾性命,毅然决然投身革命,并为促进革命胜利献出自己的生命。所有展品中,熊成基在狱中的自书供词最为震撼与壮烈:“我今日早死一日,我们自由之树早得一日鲜血;早得血一日,则早茂盛一日,花方早放一日。”以及熊成基在临刑前的壮语:“今生已矣。我死,愿中国之富强日进一日,庶几瞑目矣。”自供词是从熊成基牺牲地吉林省档案馆复制回来,其爱国之情,力透纸背。

位于吉林市炮台山东侧珲春中街道边,有吉林市船营区政府新近设立的一块石碑,上书“熊成基殉难地”,以纪念烈士在吉林殉难,并曾就义前向吉林民众宣讲革命。

孙中山先生参加葬礼

(五)孙中山与黄兴题写挽联

1908年11月19日,安庆马炮营起义首开新军起义先河,1910年2月27日熊成基吉林就义。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

熊成基没有看到一年后实现的共和。少年英雄,虽死仍壮烈;后世敬仰,似长江水滔滔不绝。谨以此文,以为纪念,并录孙中山与黄兴在熊成基遇难两周年时,共同为熊成基题写的挽联于此:

缅东瀛话别时,世路多艰,内优方急,叹国士无双,孰料竟成易水谶;自南京告隐后,江山依旧,边患堪虞,悲英雄不在,空教长啸大风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