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下面,其实还有一座皇宫,500年前的古书记载,如今应验了

故宫下面,其实还有一座皇宫,500年前的古书记载,如今应验了

一九九八年六月的一个早晨,故宫东侧殿的环卫工人,正在和往常一样,打扫着故宫路面的一砖一瓦。后来她回忆说:“当时我看到慈宁宫外墙拐角处,有一些垃圾,我走过去,随便用扫帚这么一扫,竟然没有扫掉。我在这个地方,做环卫工作好几年了,这一带因为很少对游客开放,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垃圾。那天我看到垃圾,就觉着蹊跷,但蹊跷归蹊跷吧,总得有人打理,结果还扫不干净,我就奇了怪了。”这位环卫工人发现的这些垃圾,是当年翻修故宫慈宁宫东侧宫墙外围路面施工的过程中,留下来的一些塑料纸,当年由于工期紧张,压在地里面,没有被人注意到,就这样一压压了十三年。“我用手去拔,一开始还拔不动,我当时就想,只有从上面把这点儿塑料给剪掉才行了,于是,我回到清洁房,去拿剪子。”

“拿剪子的时候,我和同事小刘,随意就这么提了一下,说慈宁宫西墙外的路面上,竟然有些垃圾,还取不出,同事们都挺诧异的,有些人就劝我,这事儿最好还是给上头知会一声,也不费什么功夫。我觉着有理,就先去把垃圾处理掉,然后,在早上八点故宫开门儿的时候,给上头知会了一声,后来,这件事儿我就给忘了。”实际上,这位环卫工人将这个情况报告给上级以后,上级并没有不当回事,相反,他们比较重视,亲自过去看了一看。因为管理这片区域的人员,都是一些文物鉴定和考古专业人士,对于这种表面上没什么要紧的事,他们往往非常敏感。接着,慈宁宫片区的管理人员,一起开了一个会议,决定要不要把那片地方的地砖全部铲起来,然后将地下的垃圾彻底清理干净,再把地砖给铺上。他们当时不知道的是,如果他们这么做,将会有一个匪夷所思的发现。




由于故宫的大部分地砖,都是清朝时期遗留下来的文物,只有少部分地砖,是后来人工仿制的,因此,对于这种很小的工程,如果涉及到损坏故宫文物,都要上报。最终,在几天之后,慈宁宫片区管理处接到了故宫博物院上级的通知,批准可以对这一片地区进行一次清理。只是既然要清理,那么清理的力度就要大,由于这片区域已经连续十三年没有彻底清理和整修过了。接着,一个月以后,对这片地区的清理工作,就开始了。最初的清理,是将慈宁宫西侧宫墙的地砖,全部掀起来,接着将地砖下面残留的一些垃圾碎片,全部打扫干净,再接着,就将这片地区暂时封闭起来,然后对这些被掀起来的地砖,进行逐个修复,力求在保存历史感的前提下,对一些破碎的地砖进行加固,然后再通过文物修复技术人员,对地砖进行仿古上色。

这些工作进行得很快,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全部完成了。接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地砖全部铺回去即可。然而,转折点就发生在这时候。当时的一位考古技术人员,在给地面铺地砖的时候,非常敏感地捕捉到了一个有些奇怪的现象。他后来回忆说:“我们铺这个地砖,都是从中间开始铺,然后一点一点地延续到四周,这样,才能保证最后不会有地砖多余出来,那样的话,这些文物就又要被破坏一次。但是我在从中间铺地砖铺到右侧的时候,总觉得地面的倾角(类似于坡度)有些偏大,这个问题,我之前完全没有发现。不过我一开始也没有觉得这是什么大问题,当时就想着,很可能是土层厚度不一样,我甚至还用铲子,亲自平整了一些这边的土层,但是就在我平整的时候,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如果仅仅是土层厚度不一样,那么应该不太可能出现这么大的倾角差,后来,我把这件事和同事们说了,他们也来看了看,也纷纷表示这里可能有问题。”




“最终,我们还是请来了故宫博物院的院长,院长的工作很忙,然而对于这类事情,他从来都不会掉以轻心。我们刚刚告诉他,他下午就过来了,说要亲自看看。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他只看了不到一分钟,然后用手摸了摸地上的土,又趴在地上看了一下倾角,就斩钉截铁地给我们说:‘挖吧,这下面还有东西。’其实当时老先生说出这句话,我已经不是太惊讶了,因为我一直都觉得这个地方不太对劲。既然老先生下令了,那我们就开挖。对于故宫这种遍地是宝的地方,挖掘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能动用重型挖掘工具的,我们用铁锹挖,用铲子铲,结果,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当时的挖掘工作,进行得很快,在挖掘的第二天上午,被挖掘地区的土壤颜色,就发生了转变。最上层的土壤,是当年改造故宫的时候,从外边运来的土壤,是土黄色的,最新鲜的土壤,“我们向下挖了大约十几公分,发现土壤的颜色变深了,也更加致密了,我们当即就停止了挖掘,接着用考古学中的探槽技术,一点一点地向下,小心翼翼地取土,如果不这样,万一下面有什么文物,很可能就会造成永久性破坏。最终,我们在中间的一个地方,找到了一个理想的取土层的位置,然后用探槽不断向下,最终,这段探槽的长度,竟然达到了将近十米,这下,我们终于明白了,原来在故宫下面,竟然还有建筑!”




对故宫之下建筑的全力发掘,在这一年的年底正式开始。这些考古工作人员发现的,是故宫下面的另一座巨大的皇宫:元大都皇宫遗址。实际上,关于元大都皇宫遗址,在500年前的史料文献中,已经有过明确记载,只是由于从来没有找到考古学方面的任何证据,因此,就如夏王朝一样,这样的记载虽然非常详细,但始终无法被证明。这次发现,让500年前古书中的记载,全部应验了。《元史》中记载说:“元上都,位于香山之东南,房山之北侧,为元朝帝王之宫城。宫城形制为四方,西北东北各多一角,以其便于城防与水流之通也。”实际上,元朝甚至清朝时期的许多正史中,都有关于元大都的记载,而且,元朝建都北京,是众人皆知的历史事实,既然建都北京,都城必然也在北京,只是这个都城的位置,一直没有被确定下来。

元朝扫平当时的北方之后,元世祖忽必烈下诏,要在“千里河山之上,平地而起都城一座。这座都城要有恢弘无比的气势,要非常庞大,能够体现出蒙古人的豪迈气概。同时,这座都城也应该融合汉族文化和中国传统儒家文化。”元大都的建制,整体分为三个部分,宫城区,寺庙区,以及墓葬区。这三个部分,分别象征着人间,神间以及阴间。宫城区,包括元朝皇帝和大臣们居住的区域。寺庙区,则建设有许多佛教寺庙,还有孔庙以及其它一些宗教的寺庙,当时的元朝地盘广大,中东地区的伊斯兰教寺庙,在这里也出现了。墓葬区,则主要分布在北侧。在这三个区域之外,就是老百姓居住的地方了。




元大都的建设,前后总共历经了约二十五年,动用了数不胜数的劳工。在元大都建设完毕之前,元世祖忽必烈就去世了。忽必烈一去世,黄金家族内部就出现了矛盾,这种矛盾,直接投射到了元大都的建设方面。原来,元大都的宫城之内,原来也是有一条中轴线的,然而忽必烈去世以后,元朝内部许多争斗的势力,就想让元大都之内,出现两条甚至三条中轴线。因此,元大都的中轴线建设,在历史上曾经改了又改,这也是为什么元大都的布局,并不是特别方正的缘由。

故宫考古工作者发现元大都遗址后,非常激动,在挖掘的过程中,他们挖出了地面底下许多宫殿建筑群,这些建筑群,当时已经被泥土填埋了,然而建筑群里的建筑结构,甚至一些房屋内部的家具和艺术品,竟然完好地保存了下来。在元大都龙福宫里,发现了许多非常珍贵的文物。例如元朝时期非常有特色的,集结了蒙古族、汉族和穆斯林风格的陶瓷玉器,这些文物的价值不可估量。发掘工作进行了两年之久,后来,考古工作者终于明白了,故宫底下的这座皇城,以现在的技术,几乎是不太可能完全发掘出来的,因为牵涉的面积太大,除非把整个故宫底下,全部掏空,可能才能完整发掘。不过,已经发掘的部分,也不会再次填埋,就在慈宁宫西侧宫墙的外围,建立了一个比较小的元大都皇城遗址,开辟了一个比较小的博物馆。等到将来技术水平足够了,再进行彻底发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