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家木梨硔

天上人家木梨硔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不经意间,早秋又悄悄地爬上了树梢。面对这诱人的秋色,去远山秀水放飞心灵的念头一下子又膨胀起来了,也许厌烦了这喧嚣纷繁的世界,也许被日常烦琐的工作搞得身心俱疲,好想努力找到一隅偏安透气的地方,尽情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放肆地嗅着花儿醉人的芬芳。由于工作原因,时间又不能占用太多,加之内心也不想选择去成熟的景点,在网上搜索了很久,反复比较后,就选择了山野气息比较浓厚且离家乡南京很近的安徽皖南,准备去几个特色古村落转转,尤其把木梨硔作为此次自驾游的首站。

一路上除了高速公路以外,就是连绵起伏的山间公路,沿途的景色让人不忍匆匆驾车驶过。九月的皖南,漫山遍野层林尽染,秋色渐浓,一望无垠。路上倒也没什么车辆和行人,安静得让人几疑身临世外桃源。二百多公里的路程,不到三个小时也就到了溪口,再朝木梨硔走,路虽不宽,但依山傍水,路况却还好。公路沿着清澈的小河迤逦往前,连绵的山峦起伏不断,山坡上长满了各种树木和竹林。左转过一座小桥,便是条更加狭窄的上山公路。听说这条路是近几年修的,以前要进出木梨硔只能走古老的石板小道。大概行驶了十五分钟左右就到了山腰中只能停十几辆车的停车场,一位六十多岁的大婶热情地向我推荐住她家叫顶上人家的客栈,也许是被“顶上人家”的名字所吸引,感觉到她们家客栈肯定是开在全村顶尖的地方,仰或是同情心使然的原因吧,见这么大年纪的人还在山上跑上跑下,我一点也没犹豫就确定了住她家客栈。

提着不多的行李,随着她踏上了比较陡峭的石板山路,路很窄,宽约一米,每块石板前都有一小段圆木用以固定。我跟在大婶的后面累得气喘如牛,每走上一段就不得不停下来,贪婪地吸上几口山野清新的的空气,休息上几分钟才能继续向上攀登,越往上越陡峭难走,也顾不上欣赏两边的风景了,心里不停地祈祷快点到吧,那种累的感觉都快要放弃了。

二三里的山路,走了大概三四十分钟后,终于到了村子的西口。这个山村,处于海拔近千米的苦竹尖山的山脊上,三面悬空,几十幢房屋大体上坐北朝南,由西向东延伸约三百多米,基本上是前后两排,沿山势错落有致。房屋都呈徽派建筑,不是平房就是两层小楼,粉墙黛瓦。房屋前是不太平整的石板路,路边就是悬崖和山坡。村民们又在房屋前面的石板路前,用树木和竹子搭了延伸出去两三米的平台,底下用几根树木支撑着,我踩在上面有些害怕,而村民们在上面却往来自如。

到了住处,安放好行李,我就迫不及待地在村子里转了起来。这里保留着城里人最向往的简单生活,引入的山泉是主要水源,用来洗衣服、做菜。食物主要来自于后山和自家鸡舍,自给自足。

“青砖黛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村民的房屋依山而建,保留了徽派建筑的原汁原味,由南至北,呈阶梯状扩展,各种形状碎石垒成的墙基犬牙交错,粉墙上显出了些许的斑驳,脚下石板路有些地方十分破碎,坎坷不平,一景一物都透着岁月的沧桑。信步于木梨硔,四面青山环抱,山谷空幽,鸟语花香,让人沉醉,人间之美,不过如此。似乎一丁点响动在这里都是一种打扰,这里所能容下的,仅仅是一座村庄,以及村民们一颗远离世间浮躁的心。所不同的是,没有城市的喧嚣、繁华,也没有污染和雾霾。

这里的空气是洁净的,吸一口就能让你神清气爽;这里的水是洁净的,山泉水泡出的高山茶格外甘甜清香;这里的山地是洁净的,土壤还保持着原始的本真,这是一个没有任何污染的人间圣地!在这样的环境里生长出来的瓜果蔬菜,是绝对的绿色食品。据资料显示,这里是黄山市百佳摄影点之一,该村生态绝佳,地形独特,地处山脊,三面悬空,徽风浓郁,被誉为“黄山最美的高山村落”。木梨硔村的历史可追溯至明万历十五年,这里的村民养鸡种茶,引山泉水入户,在被世人注目之前,当地人靠卖树竹、茶叶为生,自给自足。阡陌农田,自然散布,“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木梨硔与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一般无二。人间胜景,大都在人迹罕至之处,木梨硔它虽是古徽州最难到达的地方,但却因云海奇观的存在,让无数人趋之若鹜。

近几年来,木梨硔以其本色的原貌逐渐呈现在人们的视野,这其中当以云海景观为主。村里有好多幢房子是办客栈、农家乐和买山货特产的。据村民介绍,这两年,来木梨硔的摄影爱好者、户外运动者和游客越来越多,旺季时每天五百人以上。勤劳俭朴的村民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增加收入的机会,现在村里有二十多家客栈。节假日时要住店、吃饭必须提前在网上预订。

流连于山村的巷陌里,只见村民门前的竹匾上正晒着金黄的玉米,火红的灯笼椒,橙红的南瓜片,竹架上成串的野柿子也在尽情地享受着午后的秋阳。这些五彩斑斓的农作物让白墙黑瓦的徽派院落多了些许灵动,秋收的山村里到处荡漾着大自然回报他们的喜悦。

记得临行时大婶再三叮嘱我,一定要赶在日落前去对面的观景台,上去看一看日落余晖下的木梨硔,赏一赏晚霞浸染中的小山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按照路标指引的方向去往观景台,一路上遇到了几位同行的男女,大家不一会就到了在山坡上用竹木搭建而起的观景台,这里是观看、拍摄木梨硔的最佳位置。

从观景台上的介绍牌上看到,观景台是市里拨款修建的。木梨硔是市里确定的百佳摄影点之一。黄山市是中国摄影之乡,这些年精心选择打造了一百六十多个百佳摄影点,拨出资金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整治环境等,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引来无数摄影爱好者和游客,对发展乡村旅游、为当地村民脱贫致富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这里向西北看去,木梨硔尽在眼前。村子上面是蓝天白云,下面是长满植被的崖坡和四周看不到尽头的起伏群山。

因处在高山,木梨硔一年中有一百多天被云雾所包围,不同的季节在此观看木梨硔都有着不一样的视觉感受。今天正好是晴空万里,展眼望去,几百米外的木梨硔尽收眼底,全村呈骆驼型,一派炊烟四起,晚霞烂然的山里人家景象。木梨硔,依山势而建,由西向东,建造有序,墨瓦白墙,高翘马头墙显示出典型的徽派建筑风格,隐现在青山环抱之中,分外迷人。狭长挺立的村落被五颜六色所包裹,金灿灿的银杏树,醉红的枫叶,碧绿的丝瓜,青青的翠竹……在这白云高天的映衬下,五彩斑斓。袅袅炊烟飘荡在青山绿水之间,整个村庄如梦如幻,显得那么纯粹和唯美,好一幅秋色云海图,秋韵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伫立在山腰的悬空露台上,俯看脚下的云海,眺望着远处的竹林茶田,整个身心毫无保留地融入了自然,仿佛此刻我已经随风飘起,御风驾云,忘记了自己,忘记了红尘……

也许是被太阳陶醉了,隐褪后的晚霞夹带着大片的酡红。天空飘着千姿百态的彩云,夕阳的余晖闪着万道金光,无际的苍穹映衬着绿水青山一直伸展到被晚霞烧红的的天边。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这是汤显祖在游玩徽州之后留下的诗句,到过徽州的人应该都能引起共鸣,青山绿水,粉墙黛瓦,似一幅百看不厌的水墨画卷、着意丹青。很多人去过西递、宏村,看遍了黄山的“四绝三瀑”,却不知道在她的附近还私藏了一个绝美的高山古村落,这里,没有人造的景点,没有喧嚣的人群,没有酒干倘买无,没有美酒加咖啡,只有古朴安静和纯粹厚实的日子,仿佛被岁月遗忘了一般。我不敢想象,如果有那么一天,这里也像其它的景点一样功利和喧嚣,我不知道它还会如此使人如痴如醉地追寻而来吗?

事实上,如果没有摄影者发现并推介,木梨硔至今恐怕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山村,而且很有可能,现在已经成为一个被废弃的山村。听当地人说,三四年前,村里只有十几个老人,其他的村民要不迁到了山下,要不住到了县城和镇里,还有就是外出打工去了,如今好多人为了搞乡村旅游又回到了生他们养他们的地方,静静地守候着现在和未来。

此刻,沐浴在夕阳中的山村格外宁静而安详,让人产生了迷离的幻觉,人间那会有木梨硔这般宛若仙境的村落!是天上?是人间?

天际已经被暮色渐渐笼罩了,回归的人声把我的思绪又拉回到了现实之中,随着人流我慢慢地走回村里。我入住的顶上人家客栈的主人姓詹,曾经当过多年村支书,这阵子因为摔伤了胳膀在家休息。老支书热情地与我攀谈起来,他家的客栈是村里最早开办的,有近十个床位,去年收入有五六万元,平时晚上在村里工作的小儿子会来帮忙。这个村子是明代末期建立的,目前全村有五十多户、一百六十多人。除了几家外,都在屯溪、县城和镇里买了房子。要不是吸引来很多摄影和旅游的,村里基本上就没人住了。村民多为詹、洪二姓,他们詹姓是从江西婺源迁来的,与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是一个家族。也有传说环氏家族犯案迁逃于此,而后改姓詹。还有传说很早以前有个猎人带着狗来打猎,来到这里迷恋在此就不走了,恰巧遇到一户逃难的大户人家,于是两家人久居于此合为一家。传说即为传说,现在已不可考证。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四百多年前他们的先辈能在如此环境闭塞的高山上,生存繁衍,从一家一户到现在的山村,不得不让人赞叹生命的坚强和他们的坚守!

在客栈,晚饭吃的是自制的火腿肉烧萝卜、冬笋肉片炖豆角、清炒野菜等,地道的山里人家大碗菜,原汁原味。他们还端出自酿的酒水,热情地请我品尝。

老支书告诉我,这次我来巧了,赶上了好天气,有些人来了如果碰上天气不好的话,要等上好几天才能看到日出。现在的季节大概日出时间在五点多一点,让我早点休息,明天早上他们负责叫醒我。躺在全木包装的房间里,松木特有的淡淡香味沁人肺腑。山村除了天空上的月朗星稀外,没有一丝丝亮光,从窗外传来的松涛竹海声外,听不到一丁点的声音,那怕是秋虫和鸟儿好像也困倦了,山村已经与大山一起沉睡了过去。习惯了都市喧嚣的夜晚,突然感觉到这里太安静了,静得让人几疑在梦中,我甚而怀疑自己能否长期生活在这样慢生活的山村,难道一直想寻找的那个让自己沉淀下来的世外桃源,是否真是自己的初心和坚持?是否能够放下身边所有的俗事,清晨在木梨硔的高山云雾间醒来,夜晚枕着竹海松涛伴着清风明月睡去……

“直须日观三更后,首送金乌上碧空。”木梨硔的日出必须要看两次,一次是在后山正常日出、一次是木梨硔独有的——可以看到日出照射在云海古村之上宛如一座“粉红色的海岛”。为了不耽误看日出,生怕一个懈怠就错过了日出时的瑰丽场景,我四点钟就起床了,谢绝了詹大婶要给我带路的好意,我按照大婶的提示,在黑夜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着日出的方向摸索着。也许这就是通常所说的黎明前的黑暗吧,天特别的黑,夜特别的静,一种我被黑暗所包围和吞噬的恐惧感突然袭上心头,从来不信鬼怪的我,一个人行走在这寂寥的山野深处,此刻心里也禁不住有点发怵,正忐忑不安时,后面传来了也是去看日出的人声,我才恢复了沉静。天渐渐破晓,大地朦朦胧胧,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这时,万籁惧寂,突然的一声鸡鸣,划破了这寂静的世界。一会儿,东方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大地也渐渐地光亮了起来。

我一路快步奔跑到了观景台上,目不转晴地注视着东方。大约过了十分钟,只见天际线上越来越红。太阳还来不及跳出云层,就先把各种耀眼的光彩,无私地辐射到天空的云层上。一霎间,远山的上空,陡然铺展了万道霞光。金碧辉煌的朝晖,渐渐染红了东方的天际,高耸的山峰被灿烂的云霞映衬成一片绯红。突然,一个耀眼的红点,慢慢地地从天际线上冉冉升起。一会儿,那淡红色转深了,越来越大,把邻近的云彩也照得通亮。在重重叠叠的峰峦上,好像正燃烧着烈火,不断地向周围蔓延,太阳刚刚升上山头,就被几片鲜红的朝霞掩映着,阳光从云缝里照射下来,像无数条巨龙喷吐着金色的瀑布。霎时,万道霞光透过树梢,给群山涂抹上了层层胭红,温暖地俯视着大地。天空,群山,山村,分外明媚妖娆。

此刻,整个木梨硔正沐浴在粉红色的阳光里,这里的云海非常奇特而漂亮,日出与云海相伴,霞光与山村共舞,美仑美奂,惊艳无比。此时的山村,尤如一座“粉红色的海岛”更恰似美得令人窒息的人间仙境。

面对朝阳,我不由得感慨万端,昨天刚看过落日夕阳,今天又感受到朝晖的无限张力,人生也好像如此 ,日夜交换,斗转星移,命运有时也是潮起潮落,充满着四季日月,只要我们只争朝夕,心存光明,我们的人生一定会沐浴在和熙的阳光之中。

我忽然感受到,木梨硔的秋天,所带给人们的印象不只是宁静与热情的结合,还有那自然与人的和谐。青山绿水,白墙灰瓦,木梨硔是百看不厌的水墨画卷;山林苍翠,天高云淡,木梨硔是醉美的天上人家。所以在木梨硔最不能错过的不是风景,而是这份只属于木梨硔的宁静,只属于木梨硔的纯粹。当下,好多地方的民宿动辄几千元一晚,我不知道在以原生态为亮点而招徕客人的民宿,大兴土木,装修考究,与星级酒店又有何异?如果偏离了初衷,这样的乡村旅游又能走多远?

两天的相处,我与老支书一家建立起了信任和友谊,我们在一起聊了很多山里山外的事情,聊得最多的还是他们不愿意离开这里,去跟随在南京工作的大儿子和住在县城的小儿子生活。我理解他们,他们已经与大山无法分开了,他们是山,山就是他们,山水里汇聚着他们的情怀和担当,村庄里传承着他们的梦想和根脉,他们无悔地守候着青山绿水、日月星辰、岁月变换……

每个人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诗和远方。远方不只是脚到达的地方,而是直抵心灵的净土。于是行走就是我们去往追梦的路上,我不喜欢用旅游这个词,因为我并不是去旅游,我是在行走,是一段人生的历程,是一次心灵的递进,是一场生命的聆听。我只是从我生活的视角,去感受这个世界的寂寥与喧嚣,浮华与质朴。

路很远,世界很大,任何一次行走,去了,又回来了。你不一定要把所有的过往都装进记忆的行囊,但总有一些片段会融入你的血液。有一张照片,有一段文字,或者是一个视频,这就会足够记录下我们曾经追寻过的诗和远方……

作者:袁羽钧 笔名:一羽,江南一羽

2019年10月6日写于金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