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岁医生隐瞒癌症上前线,奋战7天倒在值班室,他的日记让人泪目

34岁医生隐瞒癌症上前线,奋战7天倒在值班室,他的日记让人泪目

鲁迅先生曾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一场疫情,打乱了很多人的生活,也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极善和极恶,大灾面前,有人囤积物资发国难财,有老人捐出捡垃圾积攒来的全部积蓄,此时我们很多人待在家里,而许许多多的基层志愿者他们却冒着生命危险坚守一线。

所谓英雄,不过是平凡中的勇敢。

01

这是李峰悄悄瞒着家里奔赴疫情前线的第三天。

高强度忙碌的救治生活让他这几天几乎停不下脚来,医院监察室两处来回跑忙的连喝口水吃口饭的工夫都觉得奢侈,身体一靠在墙上几乎就要睡着。

直到终于有机会打电话回家的时候,在电话即将拨通的那一瞬间,李峰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爸爸!”年幼儿子的声音很快从电话那头传来。

李峰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门口就有护士焦急的喊:“李主任,3号病房病人病情恶化!”

他瞬时挂了电话,顾不得儿子的恋恋不舍,顾不上自己被汗打湿还未干的衣服和头发,迅速套上厚重的隔离服和护士奔向病房。

李峰舍不得儿子,但他更不能放下病人,这往每一个病房里一钻就又是长达十几个小时。

疫情紧张,确诊的人数一次比一次多。医院里的床位被子很快告缺,支援的物资不够。

实在不行了支援前线医生护士就干脆把自己的床位和被子让出来。

夜里他们就在办公室打起了地铺,几个人挤在一团,睡前不放心的讨论着晨间的病人病情,心里揣着家,梦里又在盼着寒霜过去,春暖花开之时。

李峰他却睡不着,他躺在地铺上回忆着电话挂断时儿子那恋倦的目光,眼角有些湿润。

他悄悄爬起来,坐回办公桌上,想重新给儿子回拨个电话,却又发现现在早已过夜深凌晨两点。

“怕是早该睡了的。”他嘟囔,声音微哑。随后又拿出放在办公桌边的一本日记本写道:

“2020年奔赴疫情前线第三日。”

“工作总结:疫情有上升趋势,但仍可阻止。”

“家庭日志:时隔三天终于见着儿子了,臭小子好像胖了些,还是那么黏人,挺高兴的,唯一遗憾的只是还没来得及见到他妈妈。今天忘记吃药了,身体有些累,希望能坚持到疫情结束。”

李峰写到着忽的就笑了,脸上被护目镜口罩压出的重重痕迹配着笑意让他看起来有些滑稽。

他提笔认真写下:“十周年纪念日快乐颖溪。”

02

现在的李峰可不知道,在距离他不远处的一个亮着小台灯的医护宿舍里,他心心念念的妻子付颖溪才刚刚脱下厚重的隔离服,停止一天的抗疫工作。

这也是他们悄悄瞒着对方奔赴前线的第三个日子。

两个人正式碰见的时候是两个人同时从拐角推着医疗器材。

奇怪的是。那时候的他们明明都穿着厚厚的隔离服,戴着口罩和护目镜却仍然能一眼认出对方来。

夫妻俩都愣了,最后千言万语却都化成一句温情,一个简单的小指碰小指。

“好好的,照顾好自己,待会见。”

可等李峰再见到付颖溪的时候就已经是几天后了,奔赴前线的他们有太多太多的事,病人一天比一天的在增多。有时出了病房闭眼都能够睡着。

“瘦了。”这是付颖溪再见到丈夫时的第一反应。

从前的李峰下巴还有些圆润,现在经过这些天的奔忙,圆润早就被磨平。

李峰再见妻子的时候也感慨万千,付颖溪的一头长发早就被她为了方便剪成利索的超短发,手指头被汗水泡的皱巴巴的发红,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了出来。

夫妻俩见面没太多为什么,也没有质问对方撒谎瞒着来前线时的愤怒。

只因他们都是医生。

医生最懂医生。他们也最懂对方。

两个人共同和儿子开了视频,视频里年仅八岁的小家伙在姥姥姥爷家正正经经的学着电视里医护工作者的模样笨拙的教他爸爸妈妈戴好口罩。

夫妻俩相视而笑,对方都能看见对方眼里的泪花。

孩子还小,在李峰夫妇因为工作必须关掉视频时总会开始哭闹起来。

李峰脸上满是严肃,他郑重其事的告诫儿子自己的身份:“爸爸是一名医生,是济世救人的医生。”

后来夫妻二人忙得好几天都没有时间再见面。

在李峰坚守岗位的第7天,他倒在了值班室,李峰在接触重症病人时被感染后又因高强度紧绷的工作,导致自身免疫力下降由轻微转重症。

妻子付颖溪也是才刚刚得知这个消息。

她每每路过丈夫的病房时,总能听见丈夫不放心的念叨:“颖溪,今天病例有下降的趋势了吗?”

付颖溪含着泪,连连点头道:“会好的。”后又埋头工作中。

可惜,8天后李峰最后还是没能挺住。

当付颖溪再一次路过丈夫的病房时,却看见丈夫的病房门口堆满了脸上挂着泪痕的医生。

她的眼泪一瞬间便淌了下来。

03

后来的付颖溪被送回家中自我隔离,暂退一线。

回家后付颖溪细细翻看着丈夫留下来的日记,颤抖的手一点点抚摸上边斑驳的全家福照,眼泪在通红的眼眶里不停的打转。

她在床头点了盏小灯,安静地坐了半宿,丈夫的日记一家人的合照被她翻来翻去看了无数次。

一双眼睛哭的红肿。


后来,付颖溪解除隔离,从母亲那接回了年幼的儿子。

趁付颖溪在厨房忙碌的时候,年幼的儿子无意间拉开了那个里头存放着父亲日记的旧抽屉,打开父亲的日记本,翻开了李峰的最后一篇日记。

那是一篇极短的日记,上面是他父亲一笔一划极其认真的几句话。

三十四岁的我既是家里的父亲,更是疫情一线的医生。一个月前,我得知自己身患癌症,剩下了时间不多了,我爱我的妻子,爱我的孩子,爱我的父母,我想多陪陪他们,但,我也得对我的职业负责。

在日记结束的末端上面写着那夜付颖溪含泪写下的话。

“等疫情结束,我就带着孩子去墓园看你。

年幼的儿子不懂父母的话,他只知道,他在盼着快快长大成为电视里记者口中镜头下那群穿着白色衣服的,那些被人们称之为“天使”、“英雄”的人。

他俯下身趁母亲不注意拿起自己的铅笔,在日记本的最下面歪歪扭扭却又极其认真一字一顿的写上。

医生,天使,想当。”

疫情关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

有人曾问他们:“什么叫勇敢?”

我记得当时有个医生是这么说的:“勇敢就是在很害怕的时候,还能去做正确的事情。”

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英雄,此时此刻战斗在一线,救死扶伤迎难而上的医护工作者们,就是真正的英雄。

他们逆着人流,冒着生命危险前往疫情防控第一线,只为守护更多生命。

疫情之下,救人温情,在这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斗中他们挺身而出。

而我们又能为疫情做些什么呢?

听科学,信科学,听医生,信医生。减少出行,勿聚会,勿聚餐,外出做好防护措施,戴口罩,保持良好心态,不传谣,不信谣。

从来没有看不到希望的绝望,也没有等不到天亮的夜晚。

98年的洪水,03年的非典,08年的地震,20年的冠状。

这次,我们也一定能赢!

-END-

注:配图与内容无关,侵权联系删除,谨以此文向一线所有医护工作者致以最崇高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