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野花采不得(民间故事)

身边的野花采不得(民间故事)

碧江县制刷厂厂长贾志清国庆在厂里值班,与他一起值班的,还有离异独身的会计潘美玲。国庆长假工厂放假,值班没什么大事,偶尔有材料进厂,收点一下即可。

潘美玲三十出头,生着一张鹅蛋脸,加上苗条的身材,高耸的胸脯,是全厂公认的第一美女。当时潘美玲在看一本时尚杂志,贾厂长边抽烟边看着潘美玲。看着看着,贾厂长不由得心猿意马,从背后一把抱住她。潘美玲吃了一惊,笑着说:“厂长,这样不太好吧?”贾厂长回过神来,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对不起,小潘,我……一时控制不住自己……”

“男人好色,女人爱虚荣,这很正常啊!”潘美玲暧昧地一笑,“厂长,你跟我来……”

潘美玲带厂长来到附近的仓库,打开仓库的门走了进去。贾厂长跟进来,她顺手关了仓库的门,解开衣扣:“厂长,喜欢……”贾厂长顿时热血沸腾,抱住潘美玲,两人倒在麻袋上翻滚……

贾厂长和潘美玲正在销魂,没听见仓库开门的声音。正当贾厂长从潘美玲身上爬起,仓库主任朱勇胜走了进来,看到了这一幕。朱主任是来拿手机的,他昨天下班时将手机忘在了办公桌上。潘美玲看到朱勇胜,不知咋地喊了起来:“强暴了!……”贾厂长吓得直哆嗦。朱主任拿起手机就要报警。

贾厂长手忙脚乱地边穿裤子,边央求潘美玲和朱勇胜:“小潘,不要喊了……朱主任,千万不要报警,有话好说……”朱主任见状便知趣地退了出去。一会,贾厂长和潘美玲穿戴整齐从仓库出来,三人便来到贾厂长办公室。

开始贾厂长不承认强暴潘美玲,说潘美玲是自愿的;但潘美玲一口咬定贾厂长借到仓库清查材料之机强暴了她,有朱主任和内裤做人证和物证。贾厂长百口难辩,只好认了。接着谈私了的条件。

潘美玲的条件是财务科长退休后让她当科长,贾厂长马上答应了:“老科长这个月就要退休了,你不提我也会让你当科长的,财务一共才三个人,除了老科长,就算你的资历老,能力强。”朱主任的条件是要贾厂长让出自己主管的材料供应这一块,让他当主管材料供应的副厂长,贾厂长犹豫了一下,也答应了:“勇胜呀,这一块你可要把紧啊,要货比三家,采购价廉物美的材料,咱厂的利润一半要靠材料供应这一块呀。”

贾厂长松了一口气,谁知朱主任又提出个条件:“美玲,你还得让他赔5万元精神损失费呀!”贾厂长急了:“小潘,我哪拿得出这么多钱啊?”

“拿不出就少拿点吧。”潘美玲迟疑着说。

“美玲,你心太软了。5万元一分不能少,少了我就报警!”朱主任恶狠狠地说。“好、好,5万就5万。”贾厂长无奈地说,“不过我一下子拿不出5万,小潘,你是知道的,我家里没什么钱……我先写张借条,再找朋友想办法,保证一个星期内付清。”潘美玲同意了:“好,就这样吧。”

身为一厂之长的贾厂长竟拿不出5万元钱?这也难怪。贾厂长今年四十五岁,老婆前几年不幸患病瘫痪了,花光了积蓄也没能治好;家里还有一个读大学的女儿,经济上相当困难。另外,碧江县制刷厂是个百十号人的小厂,贾厂长当厂长才三个月,还没有拿到承包奖。贾厂长原先是个车间主任,原厂长贪污受贿搞垮了厂子,厂里亏损严重,资不抵债,主管部门计划将该厂拍卖,工人全部下岗。贾厂长提出由他承包,职工一个不裁,一年扭亏,三年创利100万。主管部门经过民意测验,贾厂长得到绝大多数职工的拥护,便改变了计划,聘任他为厂长,任期三年。他与主管部门签了承包合同:第一年扭亏,以后两年完成100万利润,奖励20万;如连续亏损半年,则合同终止,工厂拍卖。经过贾厂长与全体职工的努力,三个月后,已经扭亏在望了,想不到现在竟出了这种事。

一个星期后,贾厂长从朋友那里借了5万元交给潘美玲,从她手里拿回了借条。又过了半个月,财务科长退休,贾厂长按约定任命潘美玲当了财务科长,朱勇胜当了分管供应的副厂长。此后,表面上倒也相安无事,可贾厂长心里却忐忑不安。贾厂长不安的是朱分管材料供应这一块,如朱勇胜贪心吃回扣,购进价高质次的材料,那工厂的利润就要大受影响,弄不好还要亏损。

一天,贾厂长正在为怎样还向朋友借的5万元钱而发愁,潘美玲到厂长室汇报工作来了。谈好工作后,贾厂长说:“小潘呀,看你满脸憔悴的样子,是不是生病了?”潘美玲眼睛一下子红了:“都是朱勇胜那个畜生闹的!”说着拿出一包东西:“厂长,对不起,那天让朱勇胜看到了,我为了面子……这是5万元,我还给你。”贾厂长大喜:“我不怪你,我也知道你是为了面子……谢谢你还给我钱,这可帮了我的大忙了!”潘美玲哭了起来:“厂长,我错了,我被朱勇胜这个畜生强暴了……”

原来,朱勇胜早就对潘美玲垂涎三尺,无奈潘美玲对他不感兴趣,他找不到下手的机会。那天朱勇胜无意中发现了潘美玲与贾厂长的好事,白白捡了个副厂长,可朱勇胜并不知足,他到潘美玲家向她敲诈:“见者有份,这5万元你不能独吞了,我们二一添作五。”潘美玲不肯,因为她是想还给贾厂长的。朱勇胜威胁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与老贾是通奸?你看到我来了故意乱喊是不是?没有我,你能敲诈老贾5万元?”潘美玲说:“朱大哥,求求你了,你已经得到好处当了副厂长了;再说,当时我是为了面子。”朱勇胜奸笑道:“为了这点面子你可害苦老贾了,害他出血5万元还丢了材料采购这块肥缺。这事不能就这么完!”“那你想怎么样?”“我想……就算5000元一次,你最少得陪我睡五次!”朱勇胜说完就扑了上去……

“这个畜生!”贾厂长一拳擂在桌子上,非常愤怒,可他又无可奈何,谁叫自己的把柄握在朱勇胜手上呢。他只好好言安慰潘美玲几句。潘美玲告辞时说:“这事到此为止,如这个畜生再来捡便宜,有他好看的!”

一晃到了年底,制刷厂彻底扭亏增盈,利润10万元,全厂上下喜气洋洋。年初,厂里召开了扭亏增盈大会,会上主管部门领导奖给贾厂长2万元。贾厂长又喜又忧,喜的是带领全厂走出了困境,忧的是朱勇胜采购的材料价格明显偏高……

过了年以后,工厂真的发生亏损了。经查,原因确实是朱勇胜采购的材料价高影响了成本。原来贾厂长采购的材料用完了,现在是用朱勇胜采购的材料。贾厂长思考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与潘美玲商量:“小潘呀,看来我为了自己的名声让朱勇胜当副厂长是大错特错了,他采购的材料价高,这里面一定有猫腻,我不得不撤他的职了。小潘,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厂长,都是我不好,为了自己的名声,害得工厂亏损,如再亏下去,主管部门仍要拍卖工厂,职工还是要下岗,我咋对得起全厂职工?厂长,你大胆办吧。他要跳出来我自有办法!”

贾厂长毅然撤了朱副厂长的职,并组织人马查他采购的材料账。这一下好似捅了马蜂窝,厂里到处流传着贾厂长与潘美玲在仓库风流快活的事,主管部门也收到了检举信……没等主管部门领导找贾厂长,贾厂长主动向主管部门领导坦白了一切,并递交了辞职报告……

这天,主管部门领导召集制刷厂全体职工开会,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对贾厂长进行信任与否的投票。每个职工发的纸上印着两项内容,一项是信任,一项是不信任。80%以上的职工投了信任票,结果出来后,主管部门领导宣布:“现在厂里议论纷纷,贾志清同志要求辞职,但根据民意调查的结果,贾志清同志的辞职请求不能批准,签订的承包合同继续有效。”

贾厂长热泪盈眶,即席发言:“同志们,兄弟姐妹们,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厂里流传的我生活作风上的问题,有部分是事实,我不该为了自己的名声而丧失原则……我对不住大家,我向大家道歉。”贾厂长向职工们深深地鞠了一躬,“我一定不辜负大家的信任,和大家一道将厂子办好。痛定思痛,身边的野花采不得。”

下面传来了哄笑声:“不对不对,除了自己的老婆这朵家花,任何野花不能乱采……”

会场上响起了阵阵掌声。

结果,贾志清继续当厂长,带领全厂职工使工厂走出困境;潘美玲调离了工厂,到另外一个单位工作;至于朱勇胜,被查出采购材料受贿的事实,还有在潘美玲这里捡了便宜后,又多次去捡便宜,他的威胁、敲诈让潘美玲录了音,因此,他因敲诈、强奸、受贿罪到牢房里去过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