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名最“失败”的城市,改名前优雅贵气,改名后土气十足

中国改名最“失败”的城市,改名前优雅贵气,改名后土气十足

中国文明当中,姓名是最具有传承力的,姓氏者,标示家族血缘之符号也,姓氏也是血脉传承之一,不过在古代姓氏是分开的,为了听上去能够雅,古代人的取名都会非常麻烦。


上世纪90年代,还有不少的人用4个字来取名,不过现在基本上都是现代名,很难做到雅,正所谓人如其名,哪怕是地名也有几千年的发展历史,但有些城市的改名确实不尽人意。

例如十三朝的古都长安,长安城的文化历史悠久,影响深远,从周、秦、汉、隋、唐以来,长安就是都城,最为强盛的文明和黄金时代都聚集在长安,作为古都长安与罗马、开罗、雅典并称。


长安也素有:“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也有“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长安充分表明了自己的自信,都说一座城的历史就是一个民族的历史,长安作为中国的古都,妥妥的是中国文化的一张活名片。

不过如今的长安叫西安,“长安”“西安”不管怎么看,怎么听都是长安要更加优美,长安改为西安还算好,像是有一些城市,改完名字感觉实在是土里土气,“九原”想必很多人都没有听过。


但是“九原”现在的名字你绝对听过,那就是包头,“九原”最早的称呼是在赵武灵王时期才有的,公元前306年(武灵王20年)包头修筑九原城,九原因此而得名,虽然包头是中国和全球的轻稀土产业中心,但包头总是给人一种包工头感觉。

淇县这个名字更多人不知道,但是他的历史更加悠久,在商朝时期就是首都,提出首都那就是朝歌了,武丁、武乙、帝乙、帝辛四个帝王以殷为都,大修宫城,商纣王时期,朝歌进入鼎盛时期,在史载当中朝歌非常繁华:“朝歌夜弦五十里,八百诸侯朝灵山”。


以前的苏州也叫姑苏,“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这些诗词也都是在描写苏州的美景,可以说这些城市的改名确实有点差强人意了。

之所以会出现改名,除了帝王改名之外,还有一个雅字,自从《周礼》诞生以来,雅就登上了舞台,《笺》中记载:雅,万舞也。周乐尙武,故谓万舞为雅。雅,正也,西周还有《礼》,以及各种各样的规矩。


正是因为这些礼,取名也要优美,就像是吴语,语感是方言当中最优美的,不少的诗人都以用吴语谱曲作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