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结交佞臣的投机,还是忍辱负重的济世,大明重臣——王琼

是结交佞臣的投机,还是忍辱负重的济世,大明重臣——王琼

正德二年,青州府府衙大堂,一群农户跪瘫在地,正嚎啕痛哭。就在刚刚,这群农户被判抄没田产,充军戍边。而这一审判,在当时无疑是宣布了这些农户的家破人亡。在衙门外听审的百姓一时窃窃私语,面露悲愤之色,人群中不时传出对衡王府和朝廷官员的咒骂之声。

户部侍郎王琼,有些疲惫地靠坐在太师椅上。作为在场品级最高的官员,刚刚对这群农户的判决无疑是他的授意。衡王府的管家在一侧向他点头致意,嘴角挂着满意的笑容。王琼举手揉了揉眉间,心里一阵烦躁。他知道自己的判罚并不公允,官声以后势必会受到影响,朝中那些自诩为“清流”的同僚也一定会拿此大做文章,但他别无选择。

故宫一景

他还不够强大,好不容易开始平顺的仕途绝对不能因为得罪皇族而戛然而止,他想有朝一日能真正地进入帝国的最高决策层,为天下,为君王做更多的事情,为此哪怕要牺牲掉眼前的这些农户。于是,当他的手重新放下的时候,一抹毫无作伪真诚无比的媚笑出现在脸上,向衡王府的管家展露着自己的皓齿,如果有人细看,能够发现在王琼眼中,隐约闪着几分坚毅之色。

务实精干,能力出众

王琼,字德华,号晋溪,山西太原人氏,历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朝,是明代中期名臣。

对于王琼,现在对其的评价有两个极端。喜欢他的人,着重宣扬其为官的政绩,如改革军功,治理漕河,改良税制,剿除民变盗匪,平定宁王叛乱,稳定与少数民族关系等;而厌恶他的人,则大肆渲染其媚主谗上,勾结近侍,与内阁首辅杨廷和等人的不睦,指责其品性的不端。于朝史暮想看来,其实大可不必如此。任何一个历史人物,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复杂体,不可一味褒贬而论。屁股决定脑袋,这是朝史暮想一直奉行的读史思路,历史人物所做出的所有抉择,其实都可以结合他的所处的境遇和客观环境,得出一个合理的解读。

王琼 像

朝史暮想抛开那些枯燥的功过是非,避开繁杂的政绩影响,我们来谈谈王琼这个人。

文章的开头,讲的是王琼的一次断案。事情本身不复杂,一起简单的地主和租户关于租子的矛盾。但因为涉及到皇族藩王,所以朝廷还是派了一个三品大员来处理。地主就是衡王府,因为土地贫瘠,无法足额交租,所以这些租户被衡王府告了。很显然,王琼最后是站在了衡王府这一边,以近乎颠倒黑白的判决,赢得了衡王府的支持。

朝史暮想并不想用这个例子,来告诉大家王琼为官品行如何,而是想和大家一起来探讨,王琼为什么会这么做。

王琼出身在一个官宦世家。其先祖从元代开始便入朝为官,祖父最高做到了工部尚书,大伯是湖广巡抚,父亲是隆庆知州。一般来说,像这样跨朝代,历经乱世依旧能混得风生水起的家族,都有一套独特的家学。这其实是一种家族内的文化传承,保障了家族的延续昌盛。当然,朝史暮想不知道王氏家学精义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王家的人一定非常务实。

明代官员

这个很好理解,乱世之中,务实是第一位的,不然放到电视剧里绝对活不过三集就要领盒饭了。王琼的父亲王永亨的老师是薛瑄。很偏僻的人名是吧,但大家可以查一下,薛瑄其实是明代非常有名的理学大家,创建了河东学派。而河东学派有一条重要的精髓,就是提倡“实学”。

所以毫无疑问,王永亨是一个非常务实的人。做事务实,为官务实,为人务实。从后来王琼为官任上的一系列举动来看,王琼小时候应该没少受父亲这种务实风格的熏陶。

出治漕河三年,胪其事为志。继者按稽之,不爽毫发....../边帅请刍糗,则屈指计某仓、某场庤粮草几何;诸郡岁输、边卒岁采秋青几何,曰:足矣。——《明史·王琼传》

这是明史里的两个事例。第一个是说,王琼在治理漕河的时候, 总结前人的经验,罗列相关数据,编写了《漕河图志》,把漕河所有事项都整理其中,后来的继任者居然找不出一个错误;第二个是说,王琼做户部尚书的时候,对于各地的兵事粮草,仓储情况,运力计算了如指掌,当有人请求拨付粮草的时候,王琼心中稍微计算,便知道对方的真实需求,从而避免了多余的拨付,节约了国家财政,也约束了官员的贪污。

明代官员

这两个例子其实很有代表型。

其一,王琼能够跨领域管理。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一个是治河,一个是钱粮,虽然都涉及后勤保障,但在具体操作上千差万别。王琼都是第一次接受相关的工作,就能在任上做出不俗的政绩,其工作能力之强,叹为观止。这是一位合格的政治型官僚

第二,王琼非常善于用数据进行精细化管理。他治河,编了一本《漕河图志》;他在户部,参与了《大明会典》中关于户口,钱粮的编撰;主持兵部的时候,有《王晋溪本兵敷奏》;出任陕甘三边总制的时候,又出了《西番事迹》......以上著述,朝史暮想还只是说出了一部分,而其中任何一本著述在所应对的领域里,都极其得专业和有见地。如此看来,王琼似乎又是一名多领域的技术型官僚

一个身兼两种官僚类型长处的王琼,其最大的特点就是战略眼光的独到和数据细节的把控,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满嘴口号,空泛虚无的主?王琼的务实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曲意迎合,依附皇权

我们再看王琼的志向。

还是从其祖辈说起。虽然王氏家族累代为官,但其实大多徘徊在中层官僚队伍中。比如祖父的尚书之职,是后来追封的;比如做到巡抚的伯父,虽然也有尚书的官职,但其前缀是南京工部尚书,我们知道明代南京的官僚系统,绝大多数都是给待遇养老和荣誉称号。

故宫一景

所以王家肯定是憋着一股气,想要在后代子孙中有人能够真正站到帝国的最高权力层中。很显然,王琼承担起了这份责任。

王琼于成化二十年中进士,27岁授工部屯田主事,35岁任水都郎中,38岁户部郎中,41岁山东参政,47岁河南布政使,48岁都察院副都御使,49岁户部侍郎......

户部侍郎,朝廷正三品大员,再往前一步就是从二品的高官,尚书之位指日可待。文章开头的事例,说王琼讨好衡王,这个肯定有。到了明代中期,虽然对藩王的藩禁政策已经非常成熟,但是皇帝对于藩王享有的经济利益,一向都是尽可能去满足的。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失去实权的各地藩王的一种补偿。

王琼非常明白,在藩王与几个百姓争利这件事情上,刚刚上台的明武宗朱厚照,绝对会站到衡王府这一边,既是一种不成文的惯例,也是一种拉拢人心的表态,要知道,单纯从经济利益上讲,土地兼并的最大受益者,是这个帝国的最高统治者——皇帝。所以,王琼选择跟随皇帝的态度。

明武宗朱厚照 像

琼才高,善结纳。厚事钱宁、江彬等,因得自展,所奏请辄行。——《明史·王琼传》

史书说,王琼善于结交明武宗朱厚照的近侍,如钱宁,江彬之流。而因为有这些人在皇帝面前说话,王琼的很多政治主张能够得以顺利实施。

我们不讲钱宁,江彬如何,只是从一名传统的文人角度来说,王琼走这种“曲线救国”路线,频繁接触讨好这些在史书里所谓的“佞臣”,其实应该是经历过心理挣扎的。而本质上,当时已经贵为尚书的王琼,接近的不是这些看似受到明武宗宠幸近侍,而是在用这种方式去接近明武宗,去接近大明的皇权。

在明代集权已经做到登峰造极的时代,皇权,也只能是皇权,才能给予最大的行事便利,给予最大限度的包容,让王琼去做事,去担当,去行使一名高级官员应尽的责任。这一点,朝史暮想是真的懂王琼。

龙椅

于是,为了个人的发展,家族的期许,文人的担当,官员的义务,国家的福祉,王琼选了一条最便捷的方式,虽然这条路充满争议,饱受歧义。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可以不赞同王琼的做法,但是的确没有什么权力去过渡地苛责于他,毕竟我们谁也不能重新站在当时王琼的境遇,去替他做出决定,以我们的是非标准来评价当时的他。

恩怨情仇,权力游戏

我们聊到王琼,就避不开权斗这个话题,而关于王琼的政敌,那就不得不提到杨廷和了。

了解明史的朋友都知道,杨廷和是明代一个顶级流量人物。在王琼进入朝廷中央的时候,杨廷和已经是内阁首辅大臣了,权倾朝野,并且在朝中有很高的个人威望。其实一开始二人关系还是挺不错的,只是随着时局的走向,才慢慢开始不对付。从当时几件具体的事情,我们可以看出二人的恩怨。

杨廷和 像

第一,王琼在得到兵部尚书的任命上,是抢了杨廷和的资源。

正德十年,王琼从户部尚书转到兵部尚书。按照明代的传统,重要人事的变动,是需要朝臣们廷推的。自然的,王琼从财政口转到国防口,也逃不过这个流程。实际上,当时王琼有一个非常强力的竞争对手——彭泽。

不了解彭泽没有关系,只要知道这个哥们对军事也比较精通,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是杨廷和的门生。正德十年关于兵部尚书人选的那次廷推,杨廷和因为在乡丁忧,并没有参与。而到正德十一年杨廷和回到中枢的时候,王琼已经在兵部尚书任上做了一年时间了。

之后,还是彭泽,在吐鲁番问题上,有过一次战略性的错误,以致边境军民有损,以杨廷和为首的内阁当时把事情压了下去,却被王琼给捅出来。

这也许是二人产生矛盾的一个重要起因。

明代官员

第二,王琼在兵部尚书任上,成绩斐然,遭人妒忌。

四方捷奏上,多推功琼,数受荫赉,累加至少师兼太子太师,子锦衣世千户。——《明史·王琼传》

各地捷报频传,奏章里多推攻于兵部,特别感谢兵部尚书王琼的总体调度指挥。于是王琼得到了封赏,其子嗣亦得以荫封。

朝史暮想不是要说杨廷和心眼小,看不得别人立功,而实在是当一个人大权在握的时候,看到一颗政治新星冉冉升起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些危机感。且即使杨廷和对这些政绩看不上眼,难道就能保证杨廷和利益集团的成员不会眼红?

明军 图卷

第三,王琼和“佞臣”走得太近,招惹非议。

这个我们上文讲过,王琼和钱宁,江彬关系搞得很好,自然会被许多朝臣视为文人的败类嗤之以鼻。而当时朝中,杨廷和就是最大一伙利益集团的代言人。

第四,王琼在对于宁王的态度。

相对当时其他朝臣,王琼还算是清廉的。这个怎么说呢?朝史暮想用的是“相对”这个词,主要指与宁王有关。我们知道宁王朱宸濠最后是谋反了,而王琼一直是主张对宁王采取强硬打压手段的代表人物,事实上,包括后来王守仁能够平叛,也多亏了兵部尚书王琼的洞察先机和后来的居中调度。

而宁王在起兵反叛之前,一直大肆贿赂朝廷要员,借以不断获取自己政治经济利益。江彬,钱宁等人,肯定在宁王行贿名单中排名居前,而杨廷和这样的内阁首辅,自然也是重中之重。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杨廷和是收过宁王的好处的,而且数额不会小。反而是王琼,不但拒绝了宁王的“示好”,还屡次与宁王针锋相对。

明代藩王 剧照

比如在出现大量检举宁王有谋反迹象的上疏后,杨廷和就表示用比较温和的手法,去训诫宁王,稍加惩治;而王琼则直接打算进行军事部署,按照宁王已反的状态去应对,要剥夺宁王的护卫力量,降低宁王的政治待遇,切断宁王的经济收益,这和杨廷和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甚至在宁王起兵反叛后,王琼和杨廷和在平叛将领的人选上,都存在着巨大的争议。

朝史暮想以上所举的事例,都是一些直接的事例,来阐述王杨二人矛盾的发生,但这些其实都是表象,真正的问题是,以王琼为代表的行政六部与以杨廷和为代表的内阁班子,在大明最高话语权的争夺

明太祖朱元璋裁撤相位,到明成祖朱棣创建内阁,再经过几代的发展,在明代中期,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政府运作流程。即,内阁提议——皇帝朱批——六部执行——御史监督的模式。但问题是,同样是位高权重的六部官长,非常希望绕开内阁,直接参与到政务议案里去,甚至是降低内阁的权重,扩大六部的权势,而不是作为一个单纯的执行机构。

从这个角度来说,做过户部,兵部,吏部三部尚书的王琼,和内阁首辅杨廷和在先天上,就存在着必然的冲突。

明代官员

正德十六年初,丙寅,上崩于豹房。初司礼监官以太后命至内阁,与大学士杨廷和等议所当立者。......顷之,吏部尚书王琼排掖门入,厉声曰:‘此岂小事,而我九卿顾不预闻耶!——《明武宗实录》

明武宗朱厚照驾崩后,因无子嗣,内阁首辅杨廷和与太后商议,立兴献王朱厚熜为帝,即嘉靖皇帝。说白来,这是杨廷和的独断,而选择新帝如此大事,身为尚书的王琼竟然毫不知情,闯门见到杨廷和,质问他为什么不与众朝臣商议。

事实上,从明武宗朱厚照驾崩,到明世宗朱厚熜抵京,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整个朝政大权几乎都由杨廷和一个人说了算。由此可见杨廷和作为内阁首辅大臣权势之盛,也侧面可窥王琼等朝臣对内阁的不满。

封建王朝一切的人事争夺都是表象,权力斗争才是实质,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但其实,王琼和杨廷和的恩怨,并没有最后的胜利者。表面上,明世宗朱厚熜登基后,王琼因为和前朝皇帝的那些“佞臣”走的太近,被拉下马,甚至是判刑充军。虽然史书里没有说是杨廷和动的手脚,但王琼在自己的回忆录里是认定自己的失势,杨廷和是幕后黑手;但在经过那场沸沸扬扬的“大礼议”之后,杨廷和也被排挤出中央,桂萼等议礼新贵上台后,重新保举了王琼的复出。

故宫一景

哪里有什么真正的胜出者,不过是一场此消彼长的权力游戏罢了。

泉声似泣还似诉,仿佛公子遭谗奸。昔人已矣恨未已,无情却作有情比。

王琼,字德华,号晋溪,别署双溪老人,山西太原人氏。天顺三年出生,成化二十年进士及第,历仕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朝,历任工部屯田主事,水都郎中,户部陕西司郎中,山东右参政,河南右布政使,都察院右副都御使,户部右侍郎,吏部右侍郎,南京吏部右侍郎,户部侍郎兼佥都御史,户部尚书,兵部尚书,吏部尚书,陕甘三边总制,再转吏部尚书,进少保,少傅,少师,太子太保,太子太傅,太子太师。他几乎参与了明代中期所有的重大政治事件,且在军政诸多领域颇有建树,可得良臣之誉。

而就王琼本身而言,不论后世给他怎么样的评价,其抱负已得施展,其才学已得肯定,已不负此生矣

朝史暮想,总有些干货可以在历史中挖掘。

参考资料:《明史》,《明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