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在风暴之眼的东风汽车,有多强抵抗力?

处在风暴之眼的东风汽车,有多强抵抗力?

前几日,网传一个聊天记录的截屏,文字内容主题被称为 “灭风”战役,这里的“风”,指的是东风汽车;具体来看,似乎是某商用车企或区域针对东风汽车旗下的轻型车业务展开的一些竞争思路。疫情当下,这一行为被一些媒体视作“捅刀”——众所周知,东风汽车的大本营处在本次疫情的风暴之眼:武汉。

01

“我们的工作在春节期间,一天都没耽误”

笔者联系到东风股份一位客户联络中心的负责人,想通过她了解到东风股份目前的状况,她很快把宣传口的负责人联系方式给了我;但随后,她追来电话“不好意思,你这些天最好不要联系他,因为他正在对接十堰那边的疫情防控,暂时没空回答业务方面的问题,希望媒体多体谅。”

这位负责人还告诉我,她在老家,暂时无法回武汉总部集中办公,但她所在的400指挥中心在春节期间一天工作都没耽误。“我们意识到疫情升级了,大年三十那天就紧急对接了客服系统的供应商,请他们加班加点,将呼叫坐席转接到家中,保证我们的几十个坐席都能在家远程协同。”

当九州大地都在喊“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时候,东风汽车相比而言,无论是渡人,还是救己,都必须做出更多应对和调整,公开的宣传相对低调、简洁——实在太忙,忙得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没空搞包装。



东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所涵盖的轻型车业务并非大众所熟悉,却一直是东风汽车自主板块的重要担当。2019年,在汽车整体行情下滑、细分市场下滑2%的局势下,东风股份完成了年度销售16万台的目标,逆势增长4%,市占率提升0.5%——这一切来得并不轻松。曾在东风股份工作的朋友告诉我:“这是非常难得的一次回归,虽然还是行业第二。“

笔者联系到一位东风股份在河北的经销商老总,对于开头所提到的“灭风“之事,他对笔者直言“这种搞法,不是很有智商,情商显然也不够“。



根据他的描述大概可以了解到,2008年—2010年应该是东风股份最光辉的时候。在他入网经营的十年间,因为组织机构调整以及市场、竞品变化等内外因素,中间几年确实有些低迷,有一些经销商撑不下去退网或转行。“但这两年,是大家一起在使劲奔着一个方向干;加上总部实行聘用制,各个板块信心倍增,同时,产品的不断改进是最重要的。“

具体谈到厂商关系这块,这位老总感受明显的是:商务政策比之前更简单、更合理;面对激烈市场竞争,相应政策和车源都很有保障。可以说,是“抓住了一切能抓住的机遇。”

疫情对于东风汽车的复产必然会造成很大影响,笔者问及为何会觉得“灭风”行动是幼稚的?这位老总笑言:选择一个厂家做汽车生意,能够磨合相处下来,可不容易,哪里会遇到一点事就换厂子再去折腾?

2月10日,东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彬、党委书记郭涛代表公司向客户、经销商、供应商发出了一封信,除了表达感谢和鼓励,也如实告知了公司现状及近期工作安排,末尾只有八个字:“ 东风徐来,信赖不变”。



商业合作,讲究利益互惠,并不靠感情维系,何况是灾祸来临。经销商的忠诚与乐观,来自他对这个体系的信任和预期,这份信任又来自成本和收益的平衡感、获得感。笔者接触到的这位老总未必能代表股份旗下所有商家的坚定,但至少能看出,东风股份前几年的改革都落到了实处,为整个体系的免疫力打下了一定基础。

按照东风股份发布的“163倍增计划”,他们将2023年的销量目标锁定为30万台,力争市占率达到16%,达成轻型商用车行业质量第一。

02

处在风暴之眼的东风人,越抱越紧

2019年,不仅是东风股份的荣耀回归,是整个东风汽车的喜悦之年。这一年,东风汽车迎来了50岁生日,东风自主品牌第1800万辆、东风商用车第600万辆汽车迎来下线。

东风汽车的总部位于武汉沌口经济开发区。“沌”这个字,连很多武汉市的老人都念不出来,但大家都知道:汉阳靠近郊区蔡甸那一片,都是东风的地盘,是个很大的单位。有意思的是,拥有16万员工的东风汽车公司,不少人更认同自己属于沌口的“车城”,是东风人,并非是武汉人。



作为曾经的“二汽“,东风汽车公司的老基地位于十堰,“举省建市”背景下搬到武汉,前前后后用了近10年——沌口这个地方,不少员工是东风二代,来自襄阳或十堰;还有更早的一辈人来自北方的长春一汽。

有资料显示,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一汽从内部划转了三分之一的人到“二汽项目”,很多人拖家带口进山搞建设,从此扎根湖北——由北到南的故事,并未停留在东风汽车公司的建厂老照片里。



2015年,三大央企“换防“。一汽集团前掌门人竺延风调任东风汽车公司担任董事长、党委书记。今年1月23日,在武汉“封城”最后时刻,家在长春的竺延风留在了武汉。拥有长达七年政府工作经验的他,比谁都更清楚,此刻的武汉正在经历什么,此刻的湖北面临什么,整个东风集团将迎来怎样的考验。

疫情关乎生命,这一次东风人以最快速度、最实在的行动和武汉人、湖北人抱到了一起,调动资金和物流、物资、救护车辆、出行服务、进出口公司的一切力量,以体系之力给湖北的战疫防控工作输出保障。

至此,东风汽车公司已累计向湖北省捐赠款物共计6118万元。

东风出行应急车队承包了武汉市汉阳、硚口、江岸三区共280个社区的出行服务,占全市四分之一。



东风轻型车向湖北省内车主发出“英雄帖“,凡是今年一季度内协助政府部门、医疗卫生机构运输医疗物资的轻卡车主均可领取500元/日的费用补贴。

根据东风的车联网大数据统计,至少超过6万位东风商用车司机,连续17日战斗在疫情前线,为封城百姓运送瓜果蔬菜或抗击疫情所需的医疗物资。东风商用车从营销总部到全国各地的终端经销商,正协力开展车辆消毒、车辆检验、紧急救援等保障工作。



处在风暴之眼的东风人,正在越抱越紧。

03

东风效率不仅关乎湖北速度

汽车行业以外的人,恐怕很难想象这次疫情会引发怎样的连锁反应。

仅武汉沌口,就聚集了东风乘用车、东风新能源、东风本田、东风雷诺、东风风神、神龙等整车工厂,整车产销规模达200万辆,差不多每天就有五千多辆汽车在武汉下线。另外,十堰主要以中、重型商用车、零部件、汽车装备事业为主;襄樊以轻型商用车、乘用车为主。



如开头所言,东风汽车公司不仅要抗击疫情,还要稳定销售经营。“双线“工作模式下,东风旗下每个品牌也都拿出了应对方案,既要保证员工健康,还要稳住商家,从而稳住客户。

东风风神第一时间推出“一降二升三延四松”政策,全面下调2月份销量目标,并对商务政策进行最大限度松绑,面向一网、二网提高各种津贴及补贴额度,并设立各种奖励机制,帮助经销商伙伴恢复信心;同时面向客户提供更多线上看车、选车的营销支持。有消息称,在保证防疫安全的基础上,东风风神或争取2月14日复工。



东风日产目前拥有广州、襄阳、郑州和大连四大生产基地。目前,《车业杂谈》了解到,日产还能满足一到两个月的车源。虽然2月10日根据政府相关部门要求正式复工,但考虑疫情防控仍要求员工在家办公,各地工厂的复工时间则根据供应链和当地政府要求安排。



东风本田的产能向来“不太够“,其三座工厂均位于湖北武汉市,这次无疑受伤最深。目前,东风本田已取消对经销商1-2月的销售目标考核,且按销售实际的110%给予返利支持。笔者联系到一位东风本田经销商老总,她坦言,已做好无车可卖的心理准备,但仍会执行总部各项要求,积极采取各种措施稳住客源,并做好各种服务保障。



疫情不仅影响东风汽车及其上下游,也冲击着全国乃至全球产业链。

目前,日产汽车位于日本九州的工厂宣布停产;韩国现代、起亚汽车以及雷诺子公司RSM均宣布停产,原因均是来自中国的零部件供应中断。此外,FCA也发布警告称,零部件供应中断可能会在两到四周内威胁其欧洲工厂的生产。

据统计,汽车工业总资产贡献率约占湖北省工业总资产比重的15%;上汽通用、比亚迪、吉利汽车亦均有工厂在武汉所布局,另有4家客车企业、31家专用车企业在湖北设司建厂,并聚集了博世、电装、李尔、法雷奥、康明斯、佛吉亚等知名零部件供应商。除了武汉,十堰、襄阳,随州、黄冈、黄石、宜昌、荆州等城市也是重要的汽车制造基地或零部件基地——可以说,在东风汽车发展的五十年间,它所辐射的产业布局孵化了整个湖北的产业集群规模。



这是一场东风汽车必须面临的战疫,其所有努力换来的复苏却不仅仅是救活自身。这段时间以来,“突如其来“的疫情牵连出铺天盖地的各样信息,滋生各种慌乱与焦躁,但笔者近日联系到的每个东风人,都忙碌而充实,并充满斗志和希望。“我感觉,我们这次比任何时候都团结。”开头提及的股份公司骨干员工这样描述。

写在最后:即便没有疫情,2020年的汽车产业已足矣艰难。假如需要抱团取暖才能走过寒冬,那么正在经历 “生死劫”的东风人或许早已紧紧抱在一起。春暖花开之后,必将迎来一个体质更强的东风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