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茵场」石玫瑰再临:天使在哪里嬉戏?或许是曼彻斯特……

「绿茵场」石玫瑰再临:天使在哪里嬉戏?或许是曼彻斯特……

“曼城拿了联赛冠军,石玫瑰重组了……好事太多了!”( Fucking, I’m shitting my pants, me. City winning the league, Stone Roses getting back together. It’s all too much.)著名的曼城球迷Liam Gallagher是如此评价2012年的。众所周知,绿洲乐队是蓝月亮最忠诚的拥趸,而石玫瑰的曲子则几乎是老特拉福德球场的圣歌了。能够让自诩为列侬的Liam写满最爱歌单的石玫瑰一直以来被认为是Britpop从蛰伏到苏醒的标志,1989年首张同名专辑The Stone Roses一经出版便被视为英国独立摇滚界(Indie Rock)的标志。“石玫瑰当年有多火?”或许,直到今天摇滚乐手还习惯穿着的阔腿牛仔裤和大T恤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有别于Oasis赤裸的桀骜不驯,The Stone Roses的歌则在隐喻和反复吟唱中态度愈发鲜明。"It may go right,but it might go wrong."《This is the one》多年以来一直是曼联的入场歌,到底是对是错,其实开头便给出了答案"We all know her desire."(我们都知道她心中渴望)。石玫瑰就是这样,不呐喊、不控诉,轻描淡写地把想法写在音乐里,明明知道答案且再执着不过,却要摆出一副I don’t care的模样。

这一点与加拉格兄弟大相径庭,起码我相信Noel说不在乎是真的不在乎。在喜欢足球这件事情上也是如此,Noel会直截了当地大骂内维尔一文不值,石玫瑰的三位曼联球迷Ian、Mani和Squire则要低调得多。他们表明支持红魔的立场,可也未曾发表过对同城死敌的什么看法,只不过暗戳戳地把重组演唱会的地点定在了Etihad球场。

当《This is the one》前奏在曼城主场响起时,我想在场歌迷中的蓝月亮球迷看着Mani身上的对手球衣一定啼笑皆非。其实,据传这首歌成为曼联的walk-on song和Gary Neville有关。内维尔声称这是他最喜欢的歌曲之一,请求俱乐部在球队进场时播放。然后,这个小习惯就被保留了下来。

内维尔的退役仪式上,Ian也如约而至献唱了这首渊源颇深的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位红魔名宿在Oasis那里可没有如此礼遇,一把吉他背面被Noel涂鸦“亲爱的加里,你为英格兰出场过几次?你觉得你配得上出场几次?我来告诉你,一场都不配。爱你的,来自曼城的Noel Gallagher。”而吉他的正面,也被“毫不吝啬”地写满了MCFC(曼城)。


乐队鼓手Reni是曼城的球迷,有趣的是,不知是否受到了其他三位成员的影响,Reni在乐队重组后的巡演上遇到Eric Cantona时显得格外兴奋。不仅开心地和后者合影,之后还亲吻了“曼联国王”的脸颊。这一段被纪录片《The Stone Roses: Made of Stone》如实地记录了下来。不过,Reni向来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巡演时因为耳返有问题,常规时间演出后直接乘车回家拒绝了安可。这一行为也惹得Ian大怒,跳上台向歌迷抱怨。

选自纪录片《The Stone Roses: Made of Stone》

摇滚乐队成员间的冲突似乎一点也不令人意外,加拉格兄弟之间的嘴炮,Paul和John的不合传闻都为乐迷们所熟知,The Stone Roses出道即巅峰后的迅速解散也离不开这个原因。2012年重组时,在新闻发布会上,四块二说:“我和Ian回忆了以前又哭又笑和灵光一闪写完一首歌的日子。”关于重组,《太阳报》曾信誓旦旦地表示是贝克汉姆在内维尔退役仪式上与Ian交谈,力助成员破冰,不过这个传闻似乎很难考证。无论如何,那几年短暂的巡演对于所有石玫瑰的歌迷来说已然知足。Warrington Parr Hall的演唱会是十分特别的,被认为是The Stone Roses重新起航前的热身,歌迷凭唱片封皮、周边T恤或者其他场次演唱会票根就可以免费获得一张入场券。

"I am the resurrection and I am the light.I couldn't ever bring myself to hate you as I'd like."

许多年过去了,他们的歌迷有的已经从学生变成了上班族,有的脱去稚气成为了父母,有的从打扮前卫的朋克青年变成了西装革履的社会精英。他们或是装病请假,或是抱着小孩,有的甚至把小孩丢给家人照顾来排队领票。这样的场景就像一群成年人搭上彼得潘的船短暂地回到“永无岛”,石玫瑰就是他们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这样的感情在摇滚和足球的世界里并不罕见,大学时每周五傍晚几乎都会遇见一帮穿着球衣的中年人胳膊上搭着外套、衬衫之类的衣物向学校足球场走去。他们之中,有发际线已经悄悄上移的,也有挺着啤酒肚带球过人的。

虽然我喜欢Oasis和阿Kun,可还是无法拒绝这张图。

石玫瑰的音乐似乎也有这种特质,"Ok,let's fly, she says, this carpet's made for two."和童话情节何其相似,拒绝长大是被默许的权利。除了比刚出道时更适应镜头以外,成员们无论性情还是习惯几乎都没什么改变。Reni还是会对着镜头友善地笑,然后在录音室自顾自地唱歌,Mani提到演唱会还和20多年前一样会激动地讲一些有的没的段子,Squire接受采访依旧会回避记者的目光,跑通告时坐在车上看其他人闹腾……

“上帝在第六天创造了曼彻斯特这座城市,同时也创造了石玫瑰。”(……And on the sixth day, whilst God created Manchester, the lord created The Stone Roses.)前半句改编自圣经《创世纪》——第六日上帝创造了地上的生灵和人。而从这个梗也可以看出对于坐拥无数天才音乐家的曼彻斯特来说,石玫瑰依然是十分特别的存在。这座城市的人自豪于拥有这样的音乐,对于曼联的球迷这支乐队的歌已然“融入了老特拉福德球场的空气”。

他们在迎接主队入场时会听到并大声合唱他们的歌,他们会在告别弗格森爵士的音乐会这样的重要日子里听到Ian的现场演唱。甚至,一些球迷在歌颂或者说调侃卢卡库时唱起的“罗梅卢·卢卡库,他是我们的比利时进球天才……能用所有部位进球……”正是改编自石玫瑰的《Made of Stone》。这首在球迷中风靡一时的改编曲甚至曾被球场歌曲网站收录,直到Kick it out(球场反歧视组织)叫停才作罢。


四位成员中,除了有被洗脑嫌疑的Reni外,其他三位虽然不常把对球队的忠诚挂在嘴边,可毋庸置疑一直是曼联的热血拥趸。去年4月在曼联德比前夕,Mani特地去观看了红魔众将训练给他们加油打气。Ian则拥有著名的老特拉福德球场西看台(斯特雷福德看台)的季票,而2006年获NME大奖时,他还特别提出必须由99年跟随曼联豪取三冠王的Teddy Sheringham亲自为他颁奖。

包括德赫亚、吉格斯在内的许多曼联球员都是他们的歌迷,贝克汉姆曾分享一个有趣的经历,当他遇到绿洲、石玫瑰这两支心爱的乐队时,想聊聊音乐,谈话却总是以对比赛和球队热火朝天的讨论收尾。加拉格兄弟不厌其烦地念叨着曼联有多垃圾,而曼城又是多么出色。Mani则会回忆当年三冠王的美妙时光和92黄金一代。


- 怀念曼联黄金一代 92班吗 -

尽管,在很多场合加拉格兄弟特别是Liam都不吝啬对于石玫瑰的赞美,可在足球这件事上,两支乐队的成员们都丝毫不会让步。06/07赛季,在曼联时隔三个赛季再次问鼎英超冠军的庆功宴上,Mani打通了Noel的电话,让他感受“胜利的喜悦”。其实,Oasis和The Stone Roses经常被拿来比较,石玫瑰第一张专辑至今席卷着许多评价乐队首专的权威榜单,在绿洲崛起时却因种种原因已逐渐没落。相较之下,绿洲的音乐似乎更加洒脱笃定,"I don’t believe that anybody feels,the way I do about you now."(我不认为有人比我,更明白你的意义)。加拉格兄弟的想法直白地写在歌里,他们的歌印证着他们的态度,而石玫瑰则不是这样。

加拉格兄弟有共同点? 有,讨厌曼联!

新专辑发行三周前的一个采访里被问到是否希望所有人都喜欢你们时,Ian和Squire抽着烟,似乎漫不经心的样子,嘴上不停说着“我们就是最好的乐队,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人们需要需要时间来爱上我们,这是必然的。”《石玫瑰再临》保留了这个画面,最后Ian看向记者的眼神透露了真相。两年后,歌迷们听到了《I Wanna Be Adored》"I don't need to sell my soul. He's already in me.I want to be adored."(我不必出卖我的灵魂。他已附身于我。我想要被崇拜。)4句歌词贯穿整首歌,反复吟唱,他们透过音乐诉说出真实的想法。

这么多年,无论是重组时还是成员们单独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他们面对媒体更从容一些了,他们会主动面对镜头打招呼。当年一言不合就大闹唱片公司泼油漆被逮捕的浑小子们似乎真的开始“学会收拾起叛逆,学会隐藏了表情”。但是,当《I am the resurrection》旋律响起时,你会发现他们依旧是他们。一大把年纪的Reni还是常常做出一些出人意料孩子般的举动然后得意地笑着,Mani还是会猴子一般蹦来蹦去讲些垃圾话,比如在重组的新闻会一开始一本正经地说:“我们就是辟谣石玫瑰重组新闻的,再见!”

猴王嘛还是猴王。他们还是不喜欢打领带,总是穿着oversize的T恤,胡乱套着夹克衫或者格子衬衣。相比其他三位成员中中足球发烧友的行为,四块二好像很少在球迷视野里出现。但是,千万别质疑Derek对于曼联的忠诚与狂热。《新音乐快递》某期封面选用了石玫瑰涂满蓝白涂料躺在地上的照片,摄影师卡明斯曾笑称如果这张照片由Squire创作,那么他们身上涂着的就是红白黑了。


“无论怎样我都没兴趣亵渎伟大的曼彻斯特流行天团石玫瑰的坟墓。”(I’ve no desire whatsoever to desecrate the grave of seminal Manchester pop group the Stone Roses.)John曾面对重组传闻如此回应,甚至说:“音乐是年轻人的游戏。”Reni则发誓90岁之前不会再加入石玫瑰。然而,两年后口是心非的他们坐在了一起,据称这次重聚只用了一次对话和两通电话。“当岁月轻飘飘飘地溜走,多年后我们依然是,那一个你,那一个我”,还是当时的少年模样。



"Come with me to a place no eyes have ever seen . A million miles from here where no one's ever been . God-given grace and a holy heaven face." (跟我去一个地方,从来没有人见过的地方。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从来没有人到达过的地方,有与生俱来的优雅和圣洁的脸庞。)《Where angels play》(天使嬉戏的地方)中曾这样唱着,如果确有这样的存在,我想曼彻斯特一定名列其中。

这座城市拥有全世界无与伦比摇滚乐和两支卓越的球队,足球和摇滚的种子在这里被种下,并绽放出娇艳的玫瑰。当然,即使Oasis和The Stone Roses毫不吝啬对彼此的欣赏,但是关于“到底曼联和曼城谁更伟大”这个问题Gallagher兄弟还是有话要说,而Ian Brown也会继续大声宣告:“我们就是全世界最好的乐队!”

>>>The End<<<

IP

文/@斯宾塞啊SpencerA

公众号:斯宾塞的礼物

图片收集整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上文字内容均为作者原创

欲转载请事先联系,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