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金钱和孩子》:直升机父母越来越多的底层逻辑

《爱、金钱和孩子》:直升机父母越来越多的底层逻辑

古希腊物理学家阿基米德说过一句家户喻晓的名言:“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整个地球”,我想他绝对想不到这个支点竟然是中年妇女。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孩子一落地,婴儿床、学区房、升级考、兴趣班,哪一样不是无师自通,《声律启蒙》、《三字经》短短几月倒背如流,指导娃背诵唐诗宋词小古文张嘴就来,奥数也是信手拈来,鸡兔同笼牛吃草抽屉原理闭着眼都会做,除了这些应战学校系统的,育儿书籍一摞一摞地看,不仅自学儿童心理学,还对中医小儿推拿熟门熟路。孩子一有风吹草动,我们的雷达便马上开启。

这个宅家上网课的春节,更是让无数父母使出浑身解数,为了孩子,我们也不算是倾尽全力了。

去年,《海淀家长不配有梦想》和《海淀家长对不起,顺义妈妈的生活才叫做“不配有梦想”》刷爆了朋友圈,而类似于这样的文章几乎隔一段时间就会热上一波,不清楚“海淀妈妈”和“顺义妈妈”的,相信对于2015年热播的《虎妈猫爸》也是熟知的。

就像直升机一样,“虎妈”们无论孩子在做什么都时刻关注着,一出校门,立马跟进,带着他们辗转于培训班,带着他们吃,带着他们玩。如今,“虎妈”的队伍更是越来越强大,当然也有大量的“虎爸”。

放眼全国,学区房和各种辅导机构的热门足以证明了我们“推娃”、“鸡娃”背后赤裸裸的育儿焦虑,那是不是只有我们中国才这样呢,并不是,“曼哈顿妈妈”证明了美国与我们同样有着极大的育儿焦虑。

美国耶鲁法学院教授蔡美儿,是一个华裔妈妈,曾经写了一本书叫《虎妈战歌》,她告诉我们:教育孩子就是要死死盯住他,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只有我们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我们盯得越死,将来他就可能越有出息。

同样出身于美国耶鲁大学博士的妈妈,薇妮斯蒂·马丁写了《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描述了上东区的育儿战争。

不过,相比于中美的“虎妈”盛行,北欧的带娃则佛系多了。

中美的虎妈们纷纷“推娃”,难道是更爱孩子?或者更恐惧未来?


一本特别的书或许可以从特别的视角给我们提供答案。


图片来源于网络

《爱、金钱和孩子》是一本育儿经济学书籍,它的作者马赛厄斯·德普克和法布里奇奥·齐利博蒂是两个经济学家,这本书并不教我们实用的育儿方法,而是尝试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了为什么现在的“虎妈”队伍越来越壮大、直升机父母的教养方式会如此普遍。

在我们小的时候,父母经常说:“能读就读,不能读就出去(打工挣钱)”,生活在农村的我们甚至想要做作业必须先干完一些家务活或农活,读书这件事父母从没管过,城里可能会更重视一点,而在我们父母的那一辈,教育这件事则更加不受重视。

人们在那个时候好像并不焦虑,读了多少书对工资收入影响并不是很大,我们接受教育的方式很轻松,父母和老师的压力也不大。慢慢地,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的收入差距开始拉大,生活的差距也随之拉开,父母们渐渐地发现能不能上一个好的大学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孩子将来的工资收入和生活水平,当教育的投资回报率最高的这个秘密被公开后,父母们就开始重视孩子的教育问题,开始和学校、孩子使劲。

当父母们重视教育的程度不断攀升后,直升机父母开始出现,并越来越多,终日盘旋于孩子的头顶之上,整个社会形成了密集型教育。

在书中,作者也从传统视角分析不同地区和国家背后的文化差异,比如不同的宗教观念、中西方价值观的差异等等,得出了影响父母教养方式的关键因素:其一,孩子未来的收入水平在多大程度上取决于教育的成功;其二,教育机会不平等的程度。在收入不平等和教育回报率比较低的国家,父母往往更宽容,反之,在收入不平等和教育回报率比较高的国家,父母可能会更热衷于“推娃”,并更倾向于向孩子灌输出人头地的理念。

所以,改变父母的教养方式的,并不是简单的文化传统和地域的关系,更多的是出于经济学的逻辑。

在众多的教养方式中,总结起来有3种主要的方式。

第一种是专断型。“棍棒底下出孝子”便是这种教养方式的代言,采取专断型的父母时常会对孩子进行体罚,孩子几乎没有发言权,亲子之间也没什么交流,家里充斥着吼叫和打骂。近些年,随着科学育儿观的普及,这种教养方式慢慢地父母地淘汰,但依然还有大量的家庭采取专断型的教养方式。

第二种是放任型。“随他去”是它的代言,放任型的特点是以孩子的意见为主导,父母显得很开明宽容,允许孩子做任何事,就算是错误的事也会一笑置之。不过放任型并不是忽视型,放任型关注孩子,而忽视型则是忽视孩子的存在。

第三种是权威型。这种教养方式从成果上看,即从亲子关系和孩子的身心健康等方面看是最好的,它的特点是通过说理和塑造价值观来跟孩子沟通。权威型的教养方式对父母的要求比较高,它要求父母需要具备比较高的素质,无论是教育观念还是自我控制等。

我们在选择不同的教养方式时,内心有着两种驱动力:一种是“利他主义”,即孩子怎么高兴怎么来;另一种是“父爱主义”,即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对的,这样才能表达出自己对孩子的爱。

作者做了大量的统计和调查,发现影响驱动力的关键主要为经济因素,即收入的差距,收入水平决定了父母们的焦虑,从整个社会上看,蓝领的收入与整个社会的教育焦虑状况紧密相关。

作为一个中国妈妈,我更关心的是我们国内的情况,作者齐利博蒂是清华大学的访问学者,对于中国的教育国情算是比较了解的,他认为中国属于典型的高不平等且受教育水平很大程度影响收入的国家。从高风险考试的每年高考“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就可以看出我们的教育系统加强了父母们选择何种教养方式,我们的教育投资回报率早就了更多的“虎妈”,而“虎妈”就是密集型教育的主力军。

经由此书,我也在反思自己三年多的育儿经历,我想自己在努力地做一个权威型的妈妈,也期望家人采取这种教养方式。这本书的特别之处在于让我更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选择,并启发我如何改进自己的教养方式。

在我们中国的教育系统和不同的经济群体中,高考成绩的差距越来越大,类似“寒门再难出贵子”等这样的论断不断刷屏,因此焦虑的父母在“推娃”的路上越来越不能自已,况且我们自古有着“天道酬勤”的传统,90%的父母认可勤奋很重要,对比之下,被我们认为异常勤奋的日本简直不值一提。

有时我们是被生活推着往前走的,很多我们以为自己能够决定的事情,最后都变成了迫不得已,尽管自己的孩子刚到幼儿园年龄,我同样需要避免自己成为用力过猛的“虎妈”。

要做到如此,我们唯有努力做到让孩子热爱学习、培养良好的学习习惯,让他有自己探索世界的欲望和独立性,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减轻自己的育儿焦虑。

疫情当前,网课开启,“推娃”路上,愿知道了底层逻辑的我们,都能从容淡定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