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森林》:王家卫独特的风格影像,解析都市情感的孤独、游离

《重庆森林》:王家卫独特的风格影像,解析都市情感的孤独、游离

没想到,这部电影竟把我看哭了,不是因为它有多么伤感,我一向都是把悲剧当笑话看的男人。我哭的原因是因为这部电影怎么这么好,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电影。

这段话是《低俗小说》的导演昆汀·塔伦迪诺看了王家卫的《重庆森林》

之后有感而发的。让昆汀如此感叹的电影的魅力到底在哪里呢?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重庆森林》并不是一部完整意义上的电影,可以说是一部电影中的两个故事,独立成章都没有问题,两个故事的交集很少,拆开也不影响一个故事的完整性,但在王家卫的风格化的影像中却是神奇的合二为一,最终讲述的是一个不是故事的精神内核,那就是都市情感整体图鉴:孤独、游离与不安。

随着现代文明的进步,都市人发现他们不仅仅是都市文明的受益人,同时要面对许多意想不到的问题,过度的生活、工作压力、情感的压抑、消费至死的引诱,使许多都市人游离了正常人的心理状态,成为一群困惑、浮躁、孤独、焦虑、不安、压抑的轻度心理障碍者。

北上广作为大都市的代名词,不至一次的谈起逃离北上广的话题,然而最终发现什么也跑不掉,都市一直存在着,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你跑不掉那么只能默默承受其中的痛,而这种迷茫和痛在王家卫的电影中展现出来,这也是为什么《重庆森林》被许多人当作经典,每一次观看都不过时。


1994年的《重庆森林》

1994年是个奇怪之年,这一年诞生了影史上许多经典之作,有霸占IMDB榜首的《肖申克的救赎》,其他经典的如《阿甘正传》、《低俗小说》、《这个杀手不太冷》、《蓝白红三部曲:红》、《饮食男女》、《活着》、《阳光灿烂的日子》、《东邪西毒》、《重庆森林》等。

这些电影如同游离态一样在各个导演的倾力打造之下,各自呈现着不同的经典形态,而这些合在一起,则是1994年这个被影迷们津津乐道的年份,为什么这么多经典电影会在这一年诞生,没有人知道原因,可能只是历史的巧合罢了。

在王家卫成长的地方,有一座大厦-重庆大厦,据说里面有超过100家招待所,招待着来自全世界不同地区来的人,便宜而杂乱,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会形成一个小小的社会,所以香港的日和夜也就在这座大厦中发生着,这就是《重庆森林》的由来。


同样,这部电影也有上海弄堂的影子在内,王家卫出生在上海,五岁随父母来到香港,虽然他是现代化的香港人,但是父母身上可是有很多老上海人的传统,所以也有关于那个时代上海的记忆在内。如同他说的:我那个时候看见的父母基本上都是离开了上海,但是他们的生活是,他们的传统,他们的习惯还是旧的上海,那个空间让你感觉是唯一的空间,是一个借来的空间.......本身这个空间就是主角,这个亭子间的结构,两个人在两边,上上下下,晚上还有小贩在外面卖宵夜。

而94年的香港同样充满着各种传统和现代交替的错觉,最终我们看到一个看不上不那么香港的香港,这是一个多重空间折叠在一起的杂合体,终于成就了电影中的背景色,一个王家卫镜头下的迷离都市。


一、王家卫个性化风格的拍摄手法,喧嚣中的孤独

在这部电影中,王家卫拍摄的风格一直被许多影迷喜爱并研究着,网络也有不少王家卫式风格的拍摄方法的短片,但是能够把这种原生味道拍出来一看就是王家卫式的,只有王家卫。

影片一开始,我们就跟随着警察阿武一路狂奔,路边的景色和人物都处于模糊化状态,而阿武的人物像也在清晰和模糊中变幻着,在摇晃中反映了角色内心的暴躁及烦恼。

而当阿武停下来时,就是不停止的打电话和独白,打电话给前女友的各个亲戚,试图去了解前女友的情况,虽然分手了,但是他自己却拒绝相信已经分手,本来失恋在都市中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然而在阿武的执着中,却呈现着一种自我的牢笼及想象的虚幻。

阿武与金发女子探肩而过,却不知道对方是一名杀手加毒犯,这两个看上却十分矛盾的人却意外的在后续有交集,而此时的金发女子则在喧闹之中安排一群印度人开始乔装打扮,准备运送毒品。

远景、特写加上手摇综合在一起,呈现出来的则是一番热闹的景象,这里有一段是一个镜头到底的片段,看着一群印度在吃饭,好似一个好奇的人不断的从东看到西,从西看到东,再看着金发女子在一片热闹中好像指挥若定,然而有一种热闹中的孤独感却存在于她的身上,她只是个旁观者。

金发女子在寻人与被追杀的过程中,同样是大量的镜头及虚拟化快速流转的背景,呈现出炫目恍惚的视觉效果,配上光怪陆离的色彩和独特的布光,加上构图的不规则性,整体呈现出后现代的感观体验,在这种体验中却是喧嚣和孤独的奇妙组合。

当最终两个人,一个失恋四处想找人聊天,一个是被印度人放鸽子等着她的可能是无法承担的后果,结果却在56个小时后在酒吧相遇并共处一晚。这一晚两个孤独的没有发生任何我们想象中的故事,金发女子脸上的墨镜至始至终都没有摘下来,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她却是封闭了所有,如何能够给阿武安慰的,有的只是阿武独白般的喋喋不休,只是如同刺猬般的相互温暖了一回。

在阿武预感情感过期的早上,收到了金发女子的生日祝福:“这一刻是永远不会过期的。如果要加一个期限的话,我想是:一万年。”但是他们两人依旧在不同的空间中孤独着,不知道未来在何处,所以有人说,王家卫电影中的人物大多是这样的:被过去困住,看不到未来,也抓不住现在。


如果说阿武的孤独看上去在自救,毕竟他还想着试图挽回前女友的心,找金发女子聊天,买凤梨罐头来给自己一个爱情到期的约定,那么警员663的孤独则呈现出病态出来,他呈现出来的则是完全的游离状态了。


但是他和空姐前女友的矛盾并不是一天就呈现的,在两人热门的打斗中,诗意般的调情中,却有一种孤独感在内,王家卫在表现这一段感情时,使用的镜头语言就是割裂。

两人虽然处在同一个空间中,却是各自做着自己的动作,663一直在玩模型飞机,处在摄像镜头的最前方却是模糊的,而镜子中显露的是他一个人的在玩,而镜子边上是空姐在做着引诱人的动作,然尔镜里镜外他都没注意到,离空姐最近的镜子中的影像,然后却是两个空间的人。

王家卫的镜头语言是如此丰富,即使在同一个空间中,每个人都是零落的孤岛,人与人之间的鸿沟无法填补,越用力反而将隔阂拉得越深,两个孤独的人凑在一起只会得到双倍的孤独。也喻意着都市的快节奏让男男女女只来得及关注自己,他们尝试贴近,但进不了彼此的内心,带来的依旧是孤独和不安。

所以空姐的航班调整后,就不会再飞回来了,除了对着越洗越小的肥皂,还有破旧的毛巾、孤独的玩具熊说话之外,他是把自己封闭起来,并没有积极去寻找什么有意义或者主动沟通的,当阿菲后面天天去他家更换各种摆设、肥皂、毛巾之后,他依旧不知道家中的这些东西统统变了样,却依旧渲染在自我的心理预设中。

当他遇到阿菲后,阿菲已经在一点点的改变他的生活时,他依旧不自觉,直到把阿菲堵在家中后,才明白原来还有一个女孩喜欢自己,所以他开始试着想去改变,命运却给他开了一个玩笑,阿菲和他的前女友一样,再一次飞走了,但是却给他留下一张手写的纸登机票。

这两个失恋的故事并没有多少交集,但却反映了都市情感中的无力、孤独不安,若是不安的话,那么解决的办法就是逃离或是去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王家卫镜头下的孤独、游离和不安多数是用镜头语言来表达的,如663在酒吧等阿菲时,身边的人匆匆而过全部是模糊的影像,而只有他一个人默默的听着悲伤的音乐。

这样的场景在电影中有很多次展示,曾经面对媒体采访,王家卫说在《重庆森林》这部电影里设计了很多这样的细节,或将一秒钟拉得很长,或将1cm拉得很近或者很远,表示生活节奏太快,导致身边发生了很多事,虽然很重要,但未曾被人们留意。


二、乐为心声,更能映射都市的情感体验

一部电影缺少了音乐,它的艺术感染力就会黯然失色。1990年版的《笑傲江湖》中一曲《沧海一声笑》让电影增色不少,许多人说这部电影之所以经典,这首歌曲是在其中占据着一半的功劳。

现代电影中,对于音乐在影片中的作用已经是达成共识了,除了渲染背景、烘托气氛,更有衬托人物心理的作用,《重庆森林》同样不例外,不同的故事应用不同的音乐,为电影增色,同时也让主角们的心理体现在音乐声中。

BGM-《Things in Life》在金发女子在酒吧和最终对于喜欢的毒贩痛下杀手时都是这首歌曲,这首轻快明亮并带着点萨克斯风的音乐,明亮又忧郁,即营造了一种迷离飘零的气氛,也有一种无名的冲动在内,这也是在这首音乐声中,金发女子在酒吧中买醉及老外在酒吧中欢乐并行串起的原因。

而警员663与阿菲的故事中,重点是两首歌曲:《梦中人》、《加州之梦》。

《梦中人》反映的是阿菲对于警员663萌动的情感::梦中人,一分钟抱紧,接十分钟的吻。但是这首梦中人也展现了她个性的捉摸不透、自由奔放的性格,对于爱情而言,来就来了,如同做梦一样,当然希望美梦成真,但是当梦真的来了之时,心中却响起了另一首《加州之梦》。

因为阿菲知道警员663对于前女友的情感一直存在心中,所以并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前女友的替代品呢还是真正的是警员663爱上了自己,她也有所迷茫。

这也反应了都市中的男男女女的困惑,在都市这个大环境之下,人来人往,情感虽然相对孤独,但是总会发生点什么,然后再回去疗伤,这个伤到底会留下多少阴影呢?

所以经常有前男友、前女友即使真的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也会存在矛盾的一个导火索,与其天天想着要问对方:你是不是真的爱我呢?还不如把这个答案交给时间来判断。

而加州是阿菲心中的梦想之地,那就去看一看,把感情先寄存在一张画的机票上,看这个机票会不会被保留下来。

当阿菲再回来时,其实警员663已经准备好登机了,所以这一次是主动的问:如果有人给了你这样一张登机证,你会不会让他上机?

阿菲:你想上哪儿啊?

663:随便,你说去哪就去哪。


两个爱情故事,一个是略有温暖的情结,一个是失而复得的爱情,虽然都市情感是那么的游离、孤单与不安,但是只要积极努力去争取,也许就会有一个不错的开始。

所以,多年以后,面对媒体采访,王家卫也说:《重庆森林》是一部教你怎么去消遣的电影:你很孤立,你一个人生活,但是你也可以用很多方法让自己拥有乐趣。我开始觉得,自己的沉重感是因为自己不够成熟,到现在很多事都可以放开了。

当我们都愿意放开时,也许在都市的丛林中可以感受到一点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