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甘薇40亿离婚案,教科书版的技术性离婚和合法逃债?

贾跃亭甘薇40亿离婚案,教科书版的技术性离婚和合法逃债?

2020年,还没回国的老贾,似乎仍旧保持了一句话上热搜的超能力。

昨天,网易财经清流工作室扒出,在一份1月28日贾跃亭方面的披露声明(Disclosure Statement)中,已申请离婚的甘薇向贾跃亭提出了约5.7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9.89亿元)的索偿。

网传披露声明截图

统共就这么一句话,包含两个新的信息点:一是巨大的索偿金额;二是这起离婚诉讼,是甘薇主动提出的。

作为一条带钱的八卦,一不做二不休地上了热搜。

有网友感叹,同林鸟纷飞。

结果被更多网友群嘲,怕是“天真星球来的小公主”。绝大多数评论者,这一次似乎都坚定地选择相信爱情。他们用五花八门的修辞,发出相似的质疑:实乃假离婚,真资产转移。

顺便一提的是,终于有人说出了我的心声:

“技术性离婚”

甘薇是在去年10月11日向四川成都锦江区人民法院提出离婚的。这个操作在当时就被外界普遍认作“技术性离婚”。定性理由除了老贾一贯的财技,还有一些其他因素在旁敲侧击:

首先,是时间点。就在离婚申请提出后三天,2019年10月13日(美国当地时间),贾跃亭在美国递交了基于美国破产法第11章的破产申请,希望进行个人破产重组。

其次,钱都得给小薇。根据当时破产申请时的《资产负债说明》,贾跃亭在破产申请前一年内,曾给甘薇分两次转账共计5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56万元)作家庭赡养费用。

你可能会觉得,这些钱好像也没有很多,尤其是对于甘薇来说。她要抚养三个孩子,还要维持体面的生活。

可是妇女之友鸡汤号经常指出,情愿选有10块而给你9块的,也不要选有100块才给你10块的。前者才是真的爱你的好男人。

有一个细节值得品味:

去年12月18日,老贾的破产重组案举行了第一次正式的法庭听证会。根据当时旁听的媒体《硅星人》报道,贾跃亭在庭上出具了他的四张个人银行账单,上面只剩下6万美元。

质询过程暴露出,贾跃亭存在超出这个额度水平的开销,由他的团队支付,并且未按要求出具在财务文件中。

由此可以做一个合理假设:通过层层亲友团队代持,贾跃亭可能还有不少可支配资产,比如5.71亿美元,然而作为一个破产申请人,账面不能够表现得过于充沛,更别说进行高调的大宗转账交易。

彼时的51万美元,或许已经是老贾能直接调动的最大笔合理现金流了。再多,就要通过其他一些倒手方式了。

当然,理论上,老贾是没钱的。

媒体《野马财经》向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求证,其是否还存在几十亿元(人民币)的资产,得到的回复是:“这是没有的,债委会律师已经做了尽调,可向其咨询,债权人可以放心。”

不过,U.S. Trustee(美国受托人,司法部负责监督破产案件、执行民事破产法的联邦官员)曾在12月17日的意见书中指出,贾跃亭在申请个人破产保护前后,有持续性进行“不诚实的操作”,无法被继续信任,还建议法院指派独立监管人。

所以,对于雾里看花的外围而言,公允点说,贾跃亭还处于薛定谔猫的没钱状体。

其三,债别冲我来,更不能冲小薇去。

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贾跃亭负债37.73亿美元(后来贾跃亭代理律师张淼更正,债务总金额为32亿美元,之前有重复计算了),资产14.17亿美元,严重资不抵债。其中,基于我国《婚姻法》和所签署的债务文件,甘薇作为共同债务人,涉及债权16笔,金额约10.37亿美元。

2018年4月,因为与中泰创展的14亿元(人民币)债务纠纷,甘薇和贾跃亭、乐视控股均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此外,在中国执行信息网上可以查到,甘薇还有其他记录,再比如长江证券超过5亿元(人民币)的借款:

根据老贾方面提出的破产重组方案,如果债权人们“同意重组方案,意味着对贾跃亭、甘薇等放弃追索权利”;而离婚是一个对甘薇的补丁,她无须承担离婚后贾跃亭的任何债务。

老贾对于小薇的清白与自由,是很坚持的。

据悉,在此次1月28日的披露声明中,有较长篇幅提到,相关协议生效后,债权人应在任何司法管辖权下放弃对甘薇的债务的追索,撤回对甘薇的任何诉讼或仲裁,并且向中国法院通知已经和甘薇达成和解,把甘薇从被执行名单中移除出来。

果然还是爱着吧。

合法逃债

基于真爱,再做一个合乎常情的假设:一顿骚操作,最高的目标,应该是全家实现债务自由的同时,保留继续财务自由的实力。

距离过上这样正常的生活,老贾还差一个上天的法拉第未来(下称FF)。在他设计的破产重组方案里,FF成为了一个核心主线。

方案提出,债权人将通过贾跃亭设立的信托对FF进行控股,在FF成功上市之后,债权人才可以套现进行利益分配。如果同意这么干,债权人就不能再向贾跃亭主张债权了,相当于一次性抹干净了。

虽然在很多维度上看,老贾和FF相当于一回事;但是性质上是把个人债务转嫁到FF上,让债权人和FF的成功进行绑定。后者能不能成功,其实是个高风险的小概率事件。

起初,大部分债权人都是不以为意的,第一轮几乎没人支持。老贾又是推迟投票,又是道歉的。在一封道歉信里,他说,“彻底还债、恢复声誉、把FF做成实现梦想,是我下一阶段人生中最重要的目标。”

也不忘贾式发言,“活着是一种责任,活着就有百万种可能,活着你的故事就没有结束,就能还债、就能回国、就能把FF做成、就能实现梦想。”

或许又是受到为梦想窒息的感召。根据野马财经的消息,债务处理小组表示,经过一个月的沟通,大家对破产方案已经达成初步共识,有异议的部分还在讨论。

更可能是因为别无选择。

贾跃亭呼吁重组的一大理由是,如果重组不通过,他就不得不申请破产清算,到时其名下所有资产会被法院处理,后者的处理方式不能体现这些资产的真正价值。比如,直接拍卖掉他手上持有的FF股权,那哪能和上市公司FF的潜力相比,况且还未必够呢。

因为这么孤注一掷,所以绝对有理由相信,贾跃亭是全世界最希望看到FF成功的人。

终极之盖

周鸿祎曾经有段著名的话评价贾跃亭:别人是5个茶杯3个盖子,贾老板是12个茶杯2个盖子。

而FF就是老贾的终极之盖。

但是在“希望看到成功”和“真正做到成功”之间,也是存在微妙的距离。

一边厢,我们看到的是激进的计划和蜜汁自信。

去年10月,新京报采访FF全球CEO毕福康时,后者透露,FF的B轮融资将在3月关闭,并在资金到位的12个月至15个月启动IPO计划。到IPO完成,FF需要的资金缺口为8.5亿美元。

并称,在他加入之后,美国和中国的资本市场都有一些人有兴趣看看。

另一边,则是激烈的竞争环境和微弱的生存机会。

FF91预计在9月实现交付,然而12万~20万美元的定价区间,其本身所在的市场容量就没有大到足以自救。

FF有计划更大众向的产品,什么81、71的,但是由于资金链紧张,甚至很难保证后续的研发生产能有序进行。更不用提竞品,光是特斯拉就够呛,并看不出特别大的赢面。

一时间是很难从表面分辨,FF是只想做个high profile的台面样子尽快引入注资,还是在以小博大认真拼命。对人心的揣测,是不会有定论的。

到今天,没人可以打包票,老贾出道就是为了吸金欠债的。他的梦想曾经波澜壮阔,并且一度十分接近现实,只有老贾自己才知道,那些年吹牛逼的时候,自己到底想干什么。

到底是谁在天真?

破产重组案目前还在推进中。第一次听证会之后,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庭决议,将案子转移至加州中区破产法院处理。据悉,4月30日破产法庭将对披露声明及相关动议举行听审会议。

上周,洛杉矶破产法庭法官文森特·祖尔佐洛(Vincent Zurzolo)已经驳回了贾跃亭方面的披露声明,指出在几个方面缺乏透明度。贾跃亭方面需至少在听审会前42天,再提交修改的声明。这将是第三版。

这个时间点突然被上热搜,显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甘薇在自己的微博中表达了乱受关注的怨气,“全国上下,心系疫情。这个时候,还有人有这个闲心给我做新闻,上热点,真是折煞我。能不能,请你把心思花在疫情上,同心协力,为国家和疫情做出贡献。”

自从2017年12月31日,她独身一人飞回北京,被推到台前,“全权代理”她并不能代理的债务问题时,她就注定不能拥有平静了。

那时《难逃一吸》总结了非著名女星嫁富豪的避雷建议,指出一要做好婚前尽调,二要做好婚后风控。不然就很容易陷入被套牢的尴尬。

如今,甘薇似乎有了一个解套的机会。我们总假设人家是技术性假离婚,40亿元(人民币)是帮老贾囤的。我们是真的相信爱情啊。

真有40亿元(人民币)在手,成年人的世界,天知道又会是什么亚子。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