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S蓝牙芯片的新变局

TWS蓝牙芯片的新变局

TWS蓝牙耳机是2019年当之无愧的爆款。


根据Strategy Analytics的统计显示,TWS蓝牙耳机在过去的几年里出货量飙升。统计2019,TWS蓝牙耳机出货量超过一亿台,当中苹果AirPods系列以5870万台的出货量拿下了54.4%的市场。紧随其后的是小米,但他们在2019年的出货量仅为910万台,市场占有率也只有8.5%。热闹的市场也吸引了微软、谷歌等厂商入局,但这种势头却丝毫没有放缓的迹象。


2019年的tws蓝牙耳机出货量(source:Strategy Analytics)


市调机构 Counterpoint Research 表示,TWS蓝牙耳机今年的全球出货量将达 到2.3 亿副,比 2019 年增长 91.6%,其在2019~2022 年的年复合成长率也将保持八成,将重现 2009~2012 年手机的爆发性成长。


在TWS耳机火热的背后,众多芯片厂商也从中受益,尤其是蓝牙主控领域,多个企业更是成为其中的大赢家。这在半导体行业观察去年题为《单价跌破两元,TWS耳机蓝牙芯片杀进血海》的文章里也有提及。在终端方面,如上图所示,出货量领先的主要是手机厂商和耳机厂商。但其实除此之外,华强北不少白牌厂商也在这波热潮中挣到盘满钵满。


但从去年年底开始,有从业者告诉笔者,安卓手机厂商有意在其出售的手机中原装搭配TWS蓝牙耳机。按照原来的计划,今年上半年会有厂商进行试水,但因为疫情的原因,这个进度被推后。不过多个消息源表示,这基本上是个必然发展趋势。


对TWS耳机蓝牙芯片供应商来说,这又是一个新的挑战。


为何手机厂商青睐TWS蓝牙耳机


从上图我们可以看到,2019年前十四家TWS蓝牙耳机供应商中,有六家是手机厂商。其中排名前三的无一例外都是手机厂商,他们的市占加起来高达69.8%。而探究他们做TWS耳机的原因,归根到底就是两个字——挣钱。


以苹果为例,据分析师统计数据显示,苹果AriPods的出货量和营收在过去三年实现了三级跳。2017年出货量约为1500万对,取得的营收为22.5亿美金;2018年的出货量提升到3800万对,营收也去增长到52.5亿美金;到了2019年,苹果卖出了接近六千万对AirPods,这给他们带来了约120亿美元的营收,相当于iPhone收入的4.5%。从这组数据可以看到苹果TWS蓝牙耳机带给苹果的巨大动能。


如果你还是不能理解苹果AirPods这个120亿美元是个多震撼的数字,那么分析师提供的一个营收对比可以带给你一个更直观的理解。如下图所示,苹果光是AirPods带来的营收就比Nvidia和AMD这些芯片公司的整体营收都高,这足以见到AirPods的“可怕”。这也是华为、小米、OPPO、VIVO和三星等一众安卓厂商加入这个阵线的原因,但他们依然不满足。


苹果AirPods的营收与相关企业的营收对比。


和苹果拥有一个完整封闭的生态不一样,安卓系手机厂商在TWS耳机上并不能提供如苹果一直的体验,而且对TWS耳机的兼容度高,那就意味着消费者对TWS耳机有很多的选择。这就是过去的2019年TWS蓝牙耳机爆发的原因之一。华强北TWS耳机的繁荣也与这有密切的关系(当然,低价的高仿AirPods也是华强北的另一股活力,在本文我们按下不提)。这也是类似QCY这样之前名不见经传的厂商,能在这波TWS潮流中迅速崛起的一个重要因素。


对这些手机厂商来说,如果想在TWS耳机领域上演当年他们用品牌碾压白牌手机的戏码,除了低价高品质这条路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在出售手机的时候,将TWS耳机变成一个标配。依仗于他们庞大的手机出货量,也许很多竞争对手,就被他们推在沙滩上。与此同时,TWS蓝牙芯片主控厂商的现有格局有可能会被改变。


牵动TWS蓝牙芯片市场的连锁反应


从过往的经验来看,手机厂商在手机中搭配的配件,一般都是中低档价格的产品。如果手机厂商走上这条路,一些现在表现很好的TWS耳机供应商会受到当头棒喝,尤其是那些做中低端档位产品的,更将遭受迎面痛击。与此同时,华强北的那些白牌厂商或许也会被洗牌。


这就是我在前面说TWS蓝牙芯片格局会被改写的原因。


在具体谈这个之前,我们先看一下现在手机厂商的TWS耳机的芯片采用情况。


苹果是基于自有芯片的H系列芯片做AirPods;华为早期的TWS耳机用的则是本土厂商恒玄的方案,从Freebuds 3开始,他们也开始用了自研的A1芯片。如果他们在手机上的供应链选择,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应该会采用恒玄和自身芯片这种双供应商策略;小米在其高端的方案用的是恒玄方案,而在99元这个档位的产品,则采用了瑞昱的方案;OPPO 和vivo则是高通的坚定支持者;至于韩国手机巨头三星,他们的Galaxy Buds采用的则是少有人用的博通方案。


至于手机厂商外的其他TWS耳机供应商,则有了更多的选择。除了上述的厂商外(排除苹果和华为),国内还有杰理、中科蓝讯和炬力等供选择,中国台湾也有原相和络达,国外还有Dialog这个深耕蓝牙音频多年的厂商。他们一起撑起了整个TWS市场的繁荣。


但手机厂商一旦开始卖手机,“送”TWS耳机之后,蓝牙芯片的连锁反应就开始。


正如前文所说,先看安卓阵型做周边最厉害的两个厂商华为和小米。但看中低端TWS蓝牙耳机这个市场,如果恒玄能够做100块钱以下价格的方案,相信恒玄会是他们的首选。毕竟作为国内在这个领域有最深积累的厂商,否则中国台湾的瑞昱、络达,甚至国内的杰理都能从中找到切入的机会;至于OPPO和VIVO,在中低端的产品的选择上,以上厂商都会是他们的选择。特别是联发科旗下的络达,因为联发科跟他们的关系,他们与OV合作的机会很大;在三星方面,他们最新发布的Galaxy Buds + 供应商未明。但作为一个在全球出货量巨大的厂商,他的选择,对任何一个芯片公司来说,都是一个超级利好,也会是影响这个市场的一个重大X因素。


此外,我们应该看到,高通、紫光展锐、MTK和汇顶,也有可能在TWS耳机市场迸发新的力量。


首先看高通、紫光展锐和联发科,他们是全球前三大的手机SoC供应商,除了华为iPhone、苹果和三星的部分机型外,其他所有的手机都是采用这三者的方案。随着新一代蓝牙音频标准LE Audio的面世,他们在卖其SoC的同时,搭售其TWS蓝牙芯片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况且相对一个手机SoC,TWS蓝牙主控的价格就不值一提。所以如果他们在新标准下,搭售其TWS蓝牙耳机主控芯片,很多厂商是无还手之力的,何况他们本来就已经有相关的芯片攻击。当然,事情会怎样发展,要看手机厂商和以上三家厂商是怎么想的。


至于汇顶,作为一家占领九成光学屏下指纹识别芯片方案的厂商,他们也打进了华米OV的供应链,如果他们能够说服这些厂商用上他们的TWS蓝牙主控方案。其实在今年一月份的CES大会上,汇顶和一加在这方面的合作已经浮出水面。这是否是汇顶又一款爆品的开始,则看张帆和他的团队在后面如何运筹帷幄。


写在最后


近年来,半导体行业的的兼并俨然成为一个不可逆的趋势。以刚过去的2019年为例,据ICinsights统计,去年全球发生了三十多起并购,总金额高达317亿美元,比去年的259亿美元增长了22%。在巅峰的2015年,并购金额更是高达1077亿美元。这些并购发生之后的一个重要影响就是大企业越来越强,他们的产品线也越来越宽,这让他们可以基于其龙头产品积累的客户,做更多的拓展。这样的话就让那些拥有单一产品的厂商的生存变得更具不确定性。因为你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大厂商集成进去了。


这些年高通的发展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


过去几年的半导体并购金额(source:IC insights)


最初高通只是一个做手机SoC的厂商,后来他们斥巨资收购了Atheros和CSR,使得他们拥有了WiFi和蓝牙的能力。之后,高通又收购了Blacksand和他们与TDK的合资公司的全部股权,增强他们在PA和滤波器方面的实力。从现在看来,他们的这些收购给他们带来了不错的协同收益,TWS蓝牙主控和5G射频前端就是最近的一个佐证。


几十年前,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曾经提出过一个“一代拳王”理论。他指出,一家刚起步的芯片公司,如果能够顺利推出一款新品,满足市场需求,那就很容易后发先至,一下子就成为市场中的“拳王”。但是,因为成功太快、太容易,这些芯片公司很容易就被新一代“拳王”推下宝座。


从现在看来,这个“拳王”也许会是那些巨无霸。对于某些TWS芯片从业者的一些参与者来说,如何跳出这个桎梏,是他们首要考虑的问题。


转自 半导体行业观察,如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