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疫情向左,伊情向右

情人节,疫情向左,伊情向右

2020,无心去顾及玫瑰的颜色,无意去体味百合的芬芳,在心底涌动的不是02-14的憧憬,午夜总把0216深深地思念。


除夕夜的钟声,伴着礼花雨飘飘洒洒,我拨打了号码0216,鞭炮的鸣响,也掩盖不了她的莺莺低语,别忘了我,你回家过年了。炫丽的灯火里,仿佛有她若隐若现的倩影,河堤上,两情相依吹着风,皇城里,脉脉含情手牵手,语音刚挂,电话又来,你就陪我说几句吧,真的好孤单,我便成了永不占线的情感疏导者。情在升温,似乎能把人给燃烧,相约在万家灯火里,相诉于夜深人静时。而家,港湾,只是港湾,没了温馨,没了问候,没了相视一笑。更似乎有一种期盼在呼喊,爱,在呼唤。


新年的钟声,没有带来春的气息,开年却以特有的方式。小区封闭,没了人来人往的问候声,年仿佛成了禁固疫情的巨大屏障。 除夕到情人节,没有外出的盼望,只会在家默默的祈祷。惊恐中,没有推杯换盏,灯红酒绿。家人相守,问候,竞成了生活的全部。没有她的微信,没有记下她的号码,偶尔打过电话,也是传来无人的应答,日复一日,她怎么啦,应不会再想我了吧,盼着疫情过去,盼着春的到来,可是一切似乎在潜移默化,好象没了她飘逸的长发,没了她白晰的脚丫,那怕柔如水的腰技,细而长的手儿,摇曳动人的裙摆,全成了过去。许多天爱的相隔,许多天疫的相扰,或许都还能活着,相安无事,竞都成了奢望!

期许疫情向左,早己过去。静待伊情向右,展望春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