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两口排队生孩子差400,公交花两块都冤的抠门同事给人家转500

打工两口排队生孩子差400,公交花两块都冤的抠门同事给人家转500

文/赵主任


女同事的爸爸得了重病,托我医院找熟人看看。

我和同事在大厅挂号排队,挂该医生的号。


医院没有排长龙,稀稀拉拉的,几个人排队。



我们排在第三个,第一个是位老大娘,行动缓慢,口齿不清。

可能是岁数大的原因,一堆票子,什么银行卡和医药卡也分不清。

整整墨迹了2分钟。


不过窗户里的收款员还是耐着性子指导:那张带芯片蓝色的是医保卡,那张最长的收据是取药收据。

可老太太懵懵的,还是分不清。


排在第二的是一对儿小两口。

小伙子搀扶着肚皮隆起的小媳妇,幸福满满。


看模样是来城里打工的,从衣着和手机外壳,就能看出来。

这是我女同事小声告诉我的。

打工仔都愿意给自己媳妇的手机,套上厚厚的彩色手机壳,而且手机屏幕贼大的那种。

我也不知道女同事是咋研究的。



小两口也许是等久了,不耐烦了。

小伙子主动上前,帮老太太整理票据,并指向药房的地方,告诉老太太那里取药。

可老太太走路困难,一步一挪动。

小伙子放开搀扶媳妇的手,搀扶老太太尽量快节奏的走向药房,那速度就像要把老太太带到太空一样,老太太强撵上小伙子的小碎步。

小伙子30秒飞奔回来,不好意思的冲我们摆摆手,意思是耽误我们时间了。

然后在窗口探着脑袋:大夫,我先划一下价,不知道我今天兜里钱带没带够!


窗户里的大夫打印完票据,小伙子一看:哇!2800!

然后一脸愁容,并迅速收回了表情。

怕是被我们发现了。


小媳妇撅着嘴,难为情:要不我们等等再说。

小伙子汗珠子急的滚砸下来,然后和我们回头说:对不起,还是你们先来吧。



我同事扭头,往后瞅了瞅:反正后面也没人,你们慢慢弄,我们不着急。

我也附和着。


还是你们来吧!我们钱好像没带够!小伙子不好意思的解释说。

同事平时冷言冷语的人,话居然多了起来:你们是检查宝宝吗!


对!孩子胎位的问题,大夫说,要住院看看。

差多少!同事说。

差400!


那我先借给你!我没有现金,我给你转手机。同事仗义出手。

我暗暗的推了一下同事(提示她别上当),同事居然固执的没反应。

我兜里也没带现金。我尴尬的说一句。


没事,我手机里有,我给他转。同事坚持说。

小伙子,你把二维码打开,我转给你。


小伙子眼泪哗的下来了:姐,可是,可是我俩一时半会儿还不了你!我们有可能住院一段时间。

我工资也没发呢!


没事!你发工资再还我!

小伙子眼前一亮:姐,那我加你吧,到时候,我还钱直接转给你。

不用!我从来不加陌生人,我给你一个卡号,到时候你汇给我卡里。同事义正言辞。


小媳妇已经眼含热泪了:姐,我家的嘴笨,不会说好听的,谢谢你了,这钱我们一定还给你!

那肯定得还给我!同事义正言辞。



小两口办完手续和我们客套的告别,直奔二楼。小伙子突然又折返回来,低着脑袋,强给我塞了两瓶子冰红茶,就要跑。


同事一脸酸相的念叨:没钱,还浪费!别叫姐看不起你!

小伙子头也没回的跑了。

从他背影,我看到了他的无地自容,以及那幸福的小碎步。



这个镜头,在我脑海里留存了好多年:

同事掏出手机给人家转钱的豪气,告诉人家必须还钱的那种霸气,

以及别人给她买瓶水,还怼人的那股自以为是。

让我懵懵的,有点捉摸不透。


不过一点是肯定的,她是个好女人。

如今,同事她已经离职5年了,离婚也4年了,自己带着孩子,过的并不怎么好。


和我们以前的同事,也不怎么联系。

我不知道,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


前阵子她父亲过世了,前同事她就通知了我。

忙乎完,她在肯德基请我两口子吃东西。



我问她,前几年你借给那小伙子的钱,还给你了吗!


还了!小两口还送给我一袋子蘑菇,说是他们家山上自己采的。

我还训斥他:要不挣钱,以后你俩孩子都养不起!

你猜他咋说?

他说,姐,我能挣!



一个丝毫不信任陌生的女人,可以给陌生人转500。

一个坐公交,有一块的坚决不做两块的抠门,居然能眼睛都不眨一下,给陌生人转500块钱。


朋友圈里,半年之内从不和你打招呼的女人,可以一见面就和你哭鼻子和抹眼泪,而且还是我媳妇在跟前的时候。


这样的朋友,我交定了!

这话不是我说的。

是媳妇坐在副驾上含着眼泪,义正言辞的,和我说的。



我是赵主任,每天和唠唠伤心事。


喜欢我的文章可以订阅我的专栏:



我的更多催泪文章:

离婚当天老婆迟到2小时,离后大哭,蹭wifi玩游戏,还点了份外卖

“他不用填写,他妈没了!”为了这一句口误,班主任后悔2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