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返京女子身份曝光背景强大?返京女子最新进展 黄女士武汉回京事件回顾

武汉返京女子身份曝光背景强大?返京女子最新进展 黄女士武汉回京事件回顾

2月26日,北京东城崇外街道辖区的新怡家园社区居委会一则“小区有从武汉返京确诊病例的温馨提示”在网上热传。武汉因疫情从1月23日封城至今,此人何以能从武汉来京?谁为其一路绿灯放行?

围绕黄登英为何能一路畅通抵京、封城期间监狱服刑期满等特殊人群的处理方式等疑问,也将一一被解开。

寻找H女士

H女士所在的新怡家园小区7号楼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刘春山 摄

2月26日下午,北京市东城区崇外街道新怡家园社区居委会发布消息称,新怡家园小区7号楼3单元出现一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H女士于2月22日从武汉来京,目前其本人已被收入定点医院治疗,3名家属已集中隔离进行医学观察。

看似普通的一份疫情通报却引发了一出“全民破案”的悬疑剧。

通报显示,H女士从武汉来京的时间为2月22日,而武汉自1月23日就已经封城,目前滞留在武汉的外地人以及当地市民连小区大门都难出,H女士是如何一路直通北京的?

对该病例引发的热议,北京市疾控中心也确认,该病例是自武汉回北京,且该患者18日在武汉曾有发热症状。

有关H女士的碎片信息逐渐增多。

据新怡家园的邻居透露,H女士实为武汉当地监狱刑满释放人员,姓黄。而据湖北省监狱管理局信息,其下辖沙洋监狱管理局和31个监狱,其中有5个监狱在武汉。因该确诊病例为女性,其是否为武汉女子监狱刑满释放人员则多被猜测。据了解,武汉女子监狱是武汉市唯一一所关押女性服刑人员的监狱,目前关押着2000余名女性服刑人员。

武汉女子监狱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岳琦 摄

2月26日,武汉女子监狱工作人员回应媒体称,该监狱近期未释放犯人,目前犯人都处于滞留状态。

当天深夜,司法部发布通报,经中央政法委批准,司法部牵头,由分管副部长刘志强带队,会同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组成联合调查组,赴湖北就武汉女子监狱一名刑满释放人员感染新冠肺炎到京事件进行调查。

这也意味着H女士系武汉女子监狱刑满释放人员已被相关方证实。

2月27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一份由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一份刑事裁定书显示,1959年出生的黄登英因在武汉市女子监狱服刑期间表现较好,获得减刑7个月,其刑期期满时间为2020年2月17日。

随后,记者再通过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减刑假释栏,查阅到其2019年7月16日公布的“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2019年第三批报请减刑公示表”中,也有一例性别、年龄、出狱日期等信息与通报中的“H女士”相符,姓名也叫黄登英。

图片来源: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2019年第三批报请减刑公示表截图

那么H女士是否就是黄登英?

知情人士确认身份

据裁判文书网信息,黄登英涉及湖北省恩施州宣恩县水利水产局的“窝案”。黄登英等多次与同事合谋套取项目工程款,包括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管材采购款、椒园镇水田坝河堤恢复工程款、小型农田水利项目工程款等。

黄登英伙同他人共同贪污公款3起共计72.172万元,分得赃款36.512万元。一审法院认定,其构成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6万元。

2013年在一审判决后,黄登英等提起上诉,2014年湖北省恩施州中院二审,依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此案曾经引起广泛关注,被称为宣恩县水利水产局“窝案”。据法院通报,单位一把手董某在担任宣恩县水利水产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违规设立“小金库”,指使单位相关人员将涉及“小金库”资金的相关账据资料损毁,导致单位“小金库”资金管理混乱。涉案单位则为了部门利益,肆意套取国家专项资金,违规设立“小金库”,客观上为涉案人员贪污犯罪创造了条件。

2月27日中午,湖北省司法厅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对于武汉女子监狱一名刑满释放人员感染新冠肺炎到京事件,湖北省已成立由湖北省纪委监委和司法厅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该人员是不是叫黄登英,我们还不清楚,中间隔了很多层,我们厅也是参与配合,到时候以调查组调查结果为准。

而黄登英原单位宣恩县水利水产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则对记者表示,对该事情并不知情,(黄登英)服刑后就与原单位没有联系了。

“我们现在也在等调查组的结果,具体还要等通知。”27日下午,武汉市女子监狱一人士对此表示。

2月27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辗转联系到了一位黄登英贪腐案的知情人士。对方表示,黄登英是湖北省恩施州建始县人,嫁到了宣恩县,老公姓覃,二人有一名在北京工作的独生女,没有儿子。近几年,黄登英老公在老家一直生病,身体不好。

“她19岁就在跑武汉,一直从事财务工作,钱非常多的,在宣恩县水利水产局和几任领导关系都很好。”上述知情人士说,看到网上的信息,我原来没注意是她(黄登英),后来看到一些细节才想到,最后问了她在宣恩的亲戚,家里人说就是她。

一位黄登英的亲戚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黄登英女儿今年38岁,定居北京,在北京某单位工作。黄登英的丈夫覃某早年在电力公司工作,目前身体不好、不能行走,在恩施养病,由保姆照看。“看到她(黄登英)出狱后没有回恩施,而是去了北京,也很奇怪。”

如何绕过重重关卡?

H女士之所以引起舆论关注,源于一个最大的疑问:在武汉封城状态下,她是如何一路畅通抵达北京,且在发烧的情况下顺利进入小区的?

今日(2月27日)下午3点40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武汉市硚口区宝丰路81号的武汉女子监狱,监狱大门口并无明显标识牌,大门一侧,多辆司法系统车辆和政府公务用车依次停放。

值得注意的是,湖北省女子监狱与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仅隔着一条宝丰路,距离不超过100米。

而当天黄登英要从武汉去北京,必须要走高速公路。记者实地查探发现,距离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最近的出城通道收费站,是径河收费站,路程仅为12公里,正常行车时间约为20分钟。

不过,一名在径河收费站执勤的交警表示,此前女子监狱刑满释放人员并非从径河出口驶上高速,而是从武汉北收费站上高速。“我们晓得的东西基本上跟网上是差不多的,监狱是用警车把她送过来的。”记者注意到,武汉北收费站距离武汉女子监狱约23公里,行车时间在40分钟以内。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联系了武汉北执勤交警所属的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东西湖大队。值班民警表示,采访要经过东西湖分局的统一安排。记者再次通过电话向东西湖分局核实,对方则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武汉北出入城通道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岳琦 摄

从武汉到北京,走高速大约有1100多公里路程,开车需要13个小时以上。而从1月23日武汉封,至今已经1月有余,唯一的一次松动就是2月24日的那3.5小时。

另一个关注点在于,据披露信息,黄登英在2月18日就已发烧,其是如何绕过高速路口及北京小区的测温关卡?

今日(2月27日)下午4时,记者在径河收费站看到,交警对出城的每一辆车都会认真核实通行证信息,对车辆人员进行体温检测,包括警车和军车在内,一律加强检查。而在武汉北收费站处,记者也看到了同样严苛的通行检查。武汉北出城通道一位值班交警则表示,其今天接班,并不清楚相关情况。据入城通道值班民警介绍,私家车如果办理了两地防疫指挥部的通行许可等证明可以入城。

“这里有漏洞我肯定要把漏洞堵死,我不管你什么车过来,车上人我都要看清楚,登记身份证。”上述径河收费站值班交警表示。

此外,今日下午,记者还来到北京新怡家园实探求证。“虽然黄已经被隔离了,但是上面还是开始管得严了。”小区门口一家较大型的水果店营业员告诉记者,从昨天中午开始,所有进入水果店的人员都需要登记姓名联系方式和体温,并派发一次性手套。

而新怡家园人员的进出管理也在加强。物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人员如果要出去须测量体温并出示出入证,访客须朋友接待并押下身份证。保安人员则称,这几日开始加强检查,仅保留小区北门供出入,地下车库入口也至少有两人值守。

彻查

司法部牵头联合调查,规格之高非常罕见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就在新怡家园社区居委会通报的当日,一则官方消息尤为引人关注。经中央政法委批准,司法部牵头,由分管副部长刘志强带队,会同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组成联合调查组,赴湖北就武汉女子监狱一名刑满释放人员感染新冠肺炎到京事件进行调查。调查组的组成规格之高,非常罕见。

27日,湖北省司法厅工作人员向媒体证实,这名黄姓女子系武汉女子监狱刑满释放人员。目前湖北省司法厅正在配合联合调查组就此事进行调查。同日,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公开辟谣,否认网传黄女士系国美电器创办人黄光裕的二妹黄燕虹。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月23日,湖北监狱系统有罪犯确诊病例323人,其中武汉女子监狱279人。华商报记者从监狱管理局获悉,因监狱防控工作不力,武汉女子监狱监狱长周裕坤已被免职。

武汉女子监狱内部疫情防控画面

因疫情防控不力,武汉女子监狱监狱长已被免职

27日,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在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强调,按照北京市防控工作要求,当前湖北没有返京人员一律不得返京,其他地区人员返京后需进行居家或集中医学观察14天。陈蓓明确表示:“请中央各机关企事业单位严格按照要求落实防控工作措施,配合街道落实人员信息报告和管理责任。”(综合每日经济新闻、华商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