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战争来临,中国是否做好了准备?

如果战争来临,中国是否做好了准备?


假如战争真的来临,我们到底有没有准备?这个问题似乎显得格外突兀。

如果国际环境还​如前些年那样和平稳定,考虑这些问题有些杞人忧天;但俄乌战争爆发以后,政府与国人是否突然意识到,战争离我们似乎并不是那么遥远。

美国四处挑事,对我们处处挤压,把军舰都开到了我们东海海域。可以说如今的亚太地区,已经拨云诡谲,暗藏玄机。

台海问题、钓鱼岛问题、南海问题,都是容易被借题发挥、挑拨离间的外交冲突导火索。

邻邦的中印关系、中日关系,中韩关系,背后都有美国人和西方社会在暗中操纵,煽风点火。

俄乌战争引发的不仅仅是一次地缘冲突,更是一场全球范围内的能源危机、粮食危机、通货膨胀危机和经济大衰退隐患。

而往往出现这种危机情况,都会有很高的概率爆发新的、更大范围战争和冲突。

面对风云变幻的国际外交环境,我们是否意识到,战争或许就在不远的将来出现。

对此,我们各级政府,是否做过充分的思考和应急准备?对此,我们的民众又有多少的思想准备?

根据上海这一次疫情防控出现的问题,我们更需要反思自身的社会体系,民众的行为与意识状况,有没有足够的能力应对极端社会情况出现。

那么什么是极端社会情况?除了战争以外,还有高致死率的流行病、大面积的自然灾害、极端天气灾害、彗星撞地球等等.......

在这些情况出现以后,市场一定是无效失灵的,需要政府去全面担当,也需要民众有能力进行自我救赎与相互保护。

未雨绸缪的备战备荒,应对极端情况,这其实是政府计划与调控的重点所在。现在我们需要直面一种残酷的潜在挑战,假如战争与大灾大难真的来临,现有应急管理能力是否可以去承接应对?

上海这一次出现的各种问题,包括各种混乱与摆烂现象,已经给了相对清晰回答,那就是我们在应急方面的准备可能有欠缺。

幸亏上海发生的,只是一场奥秘克绒引发的疫情,如果真的是战争或损毁程度更大的灾难,以目前的应急处置能力而言,上海显然是难以应对的。

而且也可以推测出,绝大多数的城市,在应对极端情况的时候,应该准备都是不足的。

换句话来,真的出现市场失灵的时候,反而会缺少强有力的计划手段和万能政府能力,去最大限度全面接管社会治理和民众需求的事无巨细。

基于现实的客观的观察和评价。出现这种不足,是有客观原因,因为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和平安康的日子太久了。

曾经发生的地震也好,洪水也好,非典也好,在现有的经济能力和举国体制之下,都是可以得到很好的抵御和解决的。

但是我们毕竟很多年没有经历过战争,在和平环境之下,不可能自发形成应对极端境况的治理能力。不管哪个政府都不是超级机构,能整天无中生有的研究设计如何应对战争。

所以居安思危,未雨绸缪这样的事情,说起来似乎很容易,但是现实操作起来并不容易。

就连号称社会治理能力极强的美国,当年因为911事件对本土的打击,也都一度陷入举国混乱状态,历经很长时期才恢复正轨常态,

这些年各地政府也都组织群众,参加过消防演习、空袭警报演习等。但是大家都认为这只是逢场作戏,人人都嘻嘻哈哈,快乐轻松,如同参加娱乐活动和团队游戏。

今天相信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了解战争状态下的应急知识,也没有多少人熟悉应急环境和应急措施,包括我们的基层公务员。

而如何应对极端情况,包括提高公民的应急常识和能力,恰恰是政府的重点工作,也才是计划体制该大显身手的地方。


所以,社会和民众不是不需要计划体制,而是在特殊的时期,恰恰更需要完全依靠计划手段。

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一直引以为豪的计划手段,是否可以在特殊时期担当应有的重任。

上海疫情防控,也给我们敲响了一次警钟,告诉我们居安思危不能是句空话,不能因为和平时间太久,忽视了对潜在世界风险的关注与评估。

面对上海这一次的问题,最高决策层和各地政府其实都需要反思,假如极端情况发生,假如战争真的来临,假如市场届时完全失效,政府那只看的见的手,能不能保证民众所需要的生存条件,能不能最大限度的稳定社会运行。


上海的问题,也告诉我们民众,需要提高危机意识,培养更高的心智水平,去面对可能出现的社会极端情况。我们需要相信和依靠政府,但是任何时候,民众都不能成为躺在政府身上的巨婴。


关键时期的作用,加平时的积累和专注。所以在和平时期,有形的手和无形的手,还是要做好各自的分工,管好各自该管的。


只有这样,有形的手才能聚精会神,做好积蓄,在特殊时期,才能发挥自己该有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