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中一枝花

军中一枝花

#青春不一样#

文/王民官

参军入伍,是多少青年时代少男少女们的一个美好梦想。穿上崭新的军装,是人生中一道最为亮丽的风景线。而进入军校,实现自己的理想,在这梦幻般的场景中,居然还能遇到如花似玉的军中美女,真的是会让年轻人怦然心动,激动得体内的荷尔蒙瞬间飘升,给人留下美好而永久难忘的记忆。

能当上人民海军已经感觉是非常地幸运,而入伍后直接进入海军航空机务学校学习,对于我们这些新兵来讲,真的很是意外。原来以为当兵就是站岗放哨,摸爬滚打,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冬天冰天雪地,夏天骄阳似火。结果是新兵训练完一个月后,就直接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开始由教员上航空机务基础理论课程了,你说意外不意外?

更为惊喜的是,不论是在课前集合去教室,还是课后回到宿舍楼,总是会在不经意间,看到一位身着合体军服,头戴无沿软布海军帽,着一身蓝色小翻领军装,身材修长,玲珑秀气,面容皎好,轻盈地走进隔壁一楼医务室年轻貌美的军医。她有时甚至会穿着一身白大褂外套,更显得如若天仙,翩翩下凡。每当此时此刻,年轻战友的目光,总是会齐刷刷地聚焦在她的身上,如果说此刻没有注意到的,旁边的人也会拿胳膊肘捅一下,示意快看看美女军医。总之,感觉大家都屏住了呼吸,贪婪地看着美女军医从身边飘然而过。你说心跳加速不加速、惊喜不惊喜?

记不清是学校集体组织打什么防疫针了,待轮到我们区队去打针时,大家在那小小的医务室门外自觉地排成两行。在门口的桌子后面,安排两名打针的医生,一名男军医,一名女军医。有调皮的战友本来排在男军医的前面,看到女军医在这一边,便要挤进来想排在女军医的前面,为的是能让女军医给自己打上一针。但也有好事者,偏不让换行的人插队,一齐动手将此君推了出去。因为做得太过明显,也就成了大家课后业余时间谈话的笑料。走近了女军医,才看得更清楚了一点。女军医的确长得五官端正,明眸皓齿,粉嫩洁净的脸庞,白里透红,仿佛是成熟了的蜜桃一样。水汪汪的眼睛,透着清澈的光茫,秋波涟涟,仪态万方,看人一眼,绝对会让人浮想联翩,不能自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撸起了袖子,什么时候打完了针,总感觉来得是那么快,都不容你想些什么的时候,后面便很快挤上人来打针了。当依依不舍地离开医务室时,脑子里还是女军医那白白净净,满脸笑意,和蔼可亲的印象。尽管过去多少年了,但每每回想起那一刻来,感觉还是记忆犹新,总是难以忘怀。

在军校学习期间,由于学习紧张,在长达9个月的时间当中,还真没有遇到过头痛脑热感冒之类的事。而有些个别有用心的学员,则是有事没事,总要找个身体上的小毛病,为的就是能去医务室看看女军医,并且能够聊上几句话。多少年后,和一个久别重逢的战友聊起新兵期间的往事来。他就眉飞色舞地讲,我们那时住一个楼,总是找个由头往医务室跑,今天说头痛了,明天说胃口不好,后天又说腰疼腿疼的,和医生都混的很熟了。实际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想想在军校时正值青春少年,“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如果什么想法都没有,那都是假的。但有的人只是想想,而有的人则去实践,在经历了青春年少时的我们,大抵都是如此。没有梦想,视作清高,那才是极不正常的青年。

再后来,我们部分优秀的学员留校去接1979年的兵,也就离开了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军校,离开了让人心心念想的军医,奔赴到新的岗位了。

当然,在后来军旅生涯中,也曾遇到过许许多多女兵,有精致漂亮的,也有长相一般的,但那时征兵的条件也比较严格,能够参军入伍,尤其是女兵,最基本的身高体重,五官相貌,还是有严格而高于常人标准的。至于那些个凭着关系,高矮胖瘦也能走后门入伍,那也是极其个别的现象,就另当别论了。林林总总下来,总觉得还是在二航校时见到的那位女军医最为漂亮,最为动心,印象也最为深刻。甚至于现在回想起来,那简直就是仙女下凡,是身材相貌长得最好看的一个美女军官。如果说以前或现在与时下的一些个美女佳人比起来,真的是差了好大一截,那真的是天然去雕琢,貌美如花,女人中的女人,美女中的极品。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也不管别人的审美观是如何,但在我的心目中,她就是一位让人看着心动,看着让人仰慕,看着就会让人难以忘怀的女神!

想想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匆匆忙忙的过客,在人生的经历中,也都会遇到一些动人的事,动心的人,有的可能只是短短的接触,或只是见过一面,却会让人上记上一辈子。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军校时所遇到的女军医,就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光彩熠熠,鲜艳夺目,让人心动,并深深地埋藏在脑海中,久久难忘。

2022年5月12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