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赵王朱高燧的后代,性格敦厚素有贤名,为何会突然自缢

他是赵王朱高燧的后代,性格敦厚素有贤名,为何会突然自缢

朱棣登基以后,将嫡长子朱高炽封为皇太子,嫡次子朱高煦封为汉王,嫡三子朱高燧封为赵王。很多人以为,朱高燧是明朝第一个受封的赵王,其实不是。洪武二年,朱元璋第九子朱杞出生,第二年便被封为赵王。只是可惜,同年朱杞就夭折了,因此未就藩,大家自然对这段历史不太熟悉。

朱高燧被封为赵王之后,也没有立马就藩,而是奉朱棣之命据守北平。朱高燧一直觊觎太子之位,但始终没有得逞。经过几次教训后,他收敛自己,没有参与二哥朱高煦最终的谋反,为自己换来善终。

他去世之后,嫡次子朱瞻塙袭封赵王,之后几任赵王表现一般,没有出现特别贤明的。尤其是第四任赵王朱见灂,他是朱高燧的曾孙,此人多次杀人,还试图杀害其叔父。

但明宪宗知道后,先是夺去其三分之二的禄米,同时褫夺其冠服,让他穿平民衣服读书习礼。然而第二年,明宪宗就准许恢复其冠服。可见明朝皇帝对于这些宗室,实际上是很纵容的,只要不犯威胁到皇权的大罪,一般都没什么问题。就如朱见灂这样的王爷,都能在位三十七年,还得到一个“靖”的谥号。

那么朱高燧这一脉,就没有出现过特别贤德的赵王吗?当然不是。比如朱见灂的孙子,第六任赵王朱厚煜,就是一个百分百的贤王。

正德十三年,朱厚煜的父亲赵王朱祐棌去世,谥号“庄”。朱厚煜并未即刻袭封,直到正德十六年,明武宗朱厚照驾崩,由于武宗无子嗣,所以由他的堂弟朱厚熜继承皇位,即明世宗。这时候通过明世宗下旨,朱厚煜才正式袭封赵王。

据史料记载:“子康王厚煜嗣,事祖母杨妃以孝闻。嘉靖七年六月,玺书褒予。”就是说赵庄王朱祐棌去世后,他的儿子朱厚煜袭封赵王。朱厚煜侍奉祖母杨氏至孝,素有名声。

众所周知,明世宗继承皇位后,曾与大臣展开一场“大礼议”之争,目的就是想尊自己生父为皇考。所以当明世宗听闻赵王朱厚煜也十分孝顺时,就特意褒奖了他。当然,明世宗也是想通过表彰朱厚煜的孝德,来突显自己想尊生父为皇考是正确的。

朱厚煜不仅孝顺,还很仁善。就在袭封赵王的第二年,他的封地彰德府出现大饥荒。在这种情况下,朱厚煜主动上疏,请求辞去禄米一千石用以赈灾。明世宗被朱厚煜的请求所感动,不仅没有答应他的请求,反而嘉奖他,然后命有司发粟。

后来,明世宗南巡经过彰德府,还特意去见了朱厚煜一面。这次见面,令明世宗对朱厚煜很是满意,第二天就下旨表示:“已敕户部岁加禄米三百石并有微物以赐用见朕意。”

可见朱厚煜的的确确是位贤王,而且得到皇帝的肯定。而朱厚煜的贤德,与他从小接受的教育有关,据史料记载:“康王嗜书,积聚充栋,尤通易理,自号枕易道人。”

说明朱厚煜从小就喜欢读书,正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他将书中的道理,作为他人生的准则,这才造就了一位贤王的诞生。朱厚煜喜欢结交文人雅士,从不摆王爷架子,这也是为什么他备受赞誉的重要原因。

为了好好研究学问,晚年的朱厚煜还特地在府中建了一座小楼,取名“思训”。他自己搬到思训楼里吃住,远离妃嫔和孩子,只让一名童仆服侍。有一天童仆起床工作,竟然却见到朱厚煜已经自缢而亡。

朱厚煜是赵王朱高燧的后代,是这一脉的第六任赵王。他性格敦厚、素有贤名,更是受到明世宗的赏识。相信很多人都觉得,像朱厚煜这样的贤王,结局一定会很好才对,那为何他会突然自缢而亡呢?

再完美的人都会有缺点,所以朱厚煜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太过于庇护宗室成员,也就是他们老朱家的人,以至于是非不分。比如当时有个辅国将军朱祐椋犯了法,朱祐椋是“祐”字辈,可见他是朱厚煜叔伯级别的人物。朱厚煜不顾其所作所为,就把朱祐椋藏到自己府中,企图包庇。

后来朝廷知道了这件事,依法处置了朱祐椋,朱厚煜也因包庇朱祐椋受到斥责。有一次,洛川王的家奴和一个通判田时雨因为买瓜起了争执,田时雨就把家奴给抓了。“好心”的朱厚煜不仅维护宗室成员,就连宗室的家奴也要维护,于是就去救这名家奴,但是没有成功,甚至加深田时雨与这帮宗室的矛盾。

到了嘉靖时期,明朝的宗室数量已经相当多,朝廷要养活这些坐吃山空的纨绔子弟愈发艰难,所以就想办法拖延发放俸禄。许多宗室长久拿不到俸禄,就团结起来索要,在索要的过程中和当地官员发生冲突。

田时雨本来就痛恨这些宗室,见到此事,就上告这些宗室无故殴打当地官员,彰德知府傅汝砺随即派人将这些闹事的人抓起来处置。朱厚煜再次去救这些宗室,但仍然没有成功,毕竟傅汝砺抓人合情合理,而且这时候明世宗也在打击宗室成员。

自己身为彰德府的藩王,却救不了府内宗室成员,朱厚煜很是郁闷。他觉得自己实在太没用了,简直愧对列祖列宗。与此同时,朱厚煜还发现儿子朱载垸与自己的妃子私通,当时他就只剩朱载垸这么一个儿子了,因此他也无可奈何。

这些事情压在朱厚煜心上,令他难以释怀。就这样,朱厚煜最终没能过去自己这一关,竟选择自缢结束一生。

童仆发现朱厚煜自缢后,赶紧通知其王妃张氏和儿子朱载垸。赵王自缢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明世宗闻讯震惊不已,他想不到这样一位贤王,为何会突然自缢,想必其中有蹊跷,于是就命人彻查。

朱载垸得知朝廷派人来查,害怕自己与王妃私通的事情败露,就决定将父亲之死,推到通判田时雨和知府傅汝砺身上,声称是他们将父亲气得上吊的。经过调查,田时雨和傅汝砺与朱厚煜的纠葛又被翻出来,二人承担主要责任,田时雨被处死,傅汝砺被流放。

朱载垸其实是朱厚煜庶四子,所以他并非赵王继承人。而朱厚煜长子朱载培、长孙朱翊锱皆已去世,所以赵王之位就由其曾孙朱常清承袭。不过一开始仍由朱载垸署理赵王府事务,直到嘉靖四十四年才还政于朱常清。

(参考文献《明史》《明世宗宝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