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寡头被制裁每月2900欧不够花,哭诉:我以为我是西方好朋友…

俄寡头被制裁每月2900欧不够花,哭诉:我以为我是西方好朋友…


01


我不知道如何生活,我真的不知道。”


被西方制裁的俄罗斯寡头弗里德曼对彭博社的记者说,他最后一张可以使用的英国银行卡也被冻结了。


弗里德曼于2月28日被欧盟制裁,3月15日被英国制裁。从那时起,他的财富缩水了40亿美元


根据彭博的亿万富翁指数,弗里德曼目前名义上的资产为101亿美元,但实际上他一分钱可以动用的现金都没有。


他现居住在英国,每月仅可以从英国政府处领取2,500英镑(约2,900欧元)的生活津贴。就这点钱,还必须向政府申请许可才能支取。


“也许我应该自己打扫房子”,弗里德曼有点自嘲地说。


“那也好,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曾经和四个男人住在一个小宿舍里,没想到过了35年又回到了原点。”



02


讽刺的是,弗里德曼是俄罗斯最早批评乌克兰战争的寡头之一。


2月25日,弗里德曼曾致信他公司LetterOne的工作人员,谴责这场冲突是“悲剧”,并称“战争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答案。“


2月28日,弗里德曼名下的慈善组织Genesis Philanthropy Group宣布向支持乌克兰难民的犹太组织捐赠1000万美元。



而且,过去20年,他一直致力于构建美国人与俄罗斯人之间的“建设性关系”,每年都会去华盛顿拜会一些国会议员和智库机构。


2004年的时候,弗里德曼还设立了阿尔法奖学金计划,专门资助美国、英国和德国公民在俄罗斯游学或工作,以努力“使西方更全面地认识俄罗斯”。


但是这些都没能帮助弗里德曼躲过一些俄罗斯寡头的命运,他在美国和欧洲经营多年的关系网也没起到作用。



03


当最开始关于西方要制裁俄罗斯的寡头的传言刚出现时,弗里德曼信心满满,觉得多年来苦心经营的关系网能保护好自己。


然而,2月28日,弗里德曼的律师突然将他拉出会议室,告诉他欧盟已经对他和他的长期商业伙伴彼得·阿文实施制裁,包括:旅行禁令冻结账户等。


弗里德曼当场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我一直以为我是西方世界的好朋友,我不会受到惩罚。”



尽管如此,在被欧盟制裁的一天后,弗里德曼还是立刻辞去了阿尔法银行董事会的职务及其所在的投资公司LetterOne的董事会职务。


但他也感到很愤怒,”这种制裁是毫无根据和不公平的”。


“虽然我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但这根本不会奏效。”弗里德曼说。


“如果欧盟的负责人认为,因为制裁,我可以接近普京,并告诉他停止战争,还认为这会奏效的话,那恐怕我们都有大麻烦了。这意味着做出此决定的人,对俄罗斯的运作方式一无所知,这对未来很危险。”


欧盟:说得很好,下次不要再说了。


英国:你现在也被制裁了



04


弗里德曼绝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被制裁的俄罗斯寡头。


很快,你就会觉得没收游艇、私人飞机、豪宅都不算什么了。


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在4月20日的采访中称:


虽然俄罗斯人在波兰没有游艇,但有一些“不动产、金融资产和公司股票”,但波兰宪法的相关条例强调对私人财产的保护,限制了政府的行为。


波兰政府希望修改相关法律,以便没收俄罗斯寡头的财产。


他本人的态度是,所有财产应该尽数没收



此前,波兰已经没收了俄罗斯大使馆下属的学校建筑和一座外交官公寓。


可能是自己也知道这种强盗行为不光彩,莫拉维茨基把这口锅甩到了波兰人民的头上。


“据我所知,越来越多的波兰人不明白,既然意大利人能没收俄寡头的游艇,为什么我们不能在自己的国家采取这样的行为。”


波兰人:???没收的钱是发给我们买油吗?




嗯,西方所谓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就是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