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周列国故事225之晋惠公薨,太子圉即位为晋怀公

东周列国故事225之晋惠公薨,太子圉即位为晋怀公



秦穆公平时一直也敬重晋公子的品德,现在又加上了甥舅的关系(怀赢是秦穆公的侄女),所以情谊就更加深厚了。三天一个宴席,五日送一次美食,对重耳照顾有加。

秦世子罃也是敬重重耳,常常慰问,时时送东西过来。

赵衰、狐偃等与秦国的蹇叔、百里奚、公孙枝也熟悉,互相敬重,一起商议复国的事情。一来公子新婚,二来晋国也没有挑衅秦国,所以也没有轻举妄动。

自古道:运到时来,铁树开花。天生公子重耳又晋国君主的名分,有名的霸主,自然会生出机会。

再说太子圉逃回晋国,见到了父亲晋惠公。惠公大喜曰:“吾抱病已久,正在担心没有人可以托付。现在吾子逃脱樊笼,回来继承储位,吾心安矣。”

这年秋天九月,惠公的病更加重了。于是托付给吕省、郤芮二人,让他们辅佐公子圉,曰:“其他各位公子不用担心,只要提防重耳。”



吕、郤二人顿首受命。

当夜,惠公薨。太子圉主持丧礼后即位,是为晋怀公。

怀公担心重耳在外有变,于是下令:“凡是晋国跟随重耳一起出逃的,本人和亲属都要限定在三个月内回来。如期回来的,仍旧恢复原职,既往不咎。如果过期不回来的,就要除名籍贯,丹书(古代罪人名册,用红笔写,所以称为丹书)注死。父子兄弟也要连同一起处死。”

老国舅狐突的二个儿子狐偃和狐毛都跟着重耳在秦国,郤芮私下劝狐突写书信,让他儿子儿子回来。狐突再三不从。



郤芮于是对晋怀公曰:“二狐有将相之才,现在跟随重耳,如虎添翼。狐突不愿意召回二个儿子,他的心意不可测啊。主公应该自己和他说明白。”

怀公马上派人去召狐突。狐突知道此去凶险,和家人诀别了才来见怀公。上奏曰:“老臣久病废在家里,不知道宣召老臣有什么事情?”

怀公曰:“狐毛和狐偃都在外,老国舅是否写了家信去召他们回来?”

狐突曰:“未曾。”

怀公曰:“寡人有令,过期不回来的,要连罪亲属。老国舅难道没有听闻吗?”

狐突曰:“老臣二子跟随重耳已经不是一天二天了,忠臣事君,有死无二。二子忠于重耳,如同在朝的各位大臣忠于君也。即使逃回来,老臣也会数落他们的不忠,杀戮于家庙中。怎么会召他们回来呢?”

怀公大怒,下令二力士把刀架在狐突的脖子上,曰:“二子如果来了,就免去汝一死。”于是把竹简放在狐突面前,郤芮抓狐突的手,让他写信。

狐突曰:“不要抓我手,我自己写。”于是写了很大的字“子无二父,臣无二君”八个大字。

怀公大怒曰:“汝不惧怕吗?”

狐突曰:“为子不孝,为臣不忠,这才是老臣惧怕的。死亡,是臣子常有的侍寝,有什么好害怕的?”伸出脖子等待砍头。

怀公下令拉到集市去砍了。


狐突庙




太卜郭偃看到了狐突的尸体,叹曰:“新君即位,恩德还没有施于匹夫,却诛杀老臣,败不久矣!”当日就称病,闭门不出了。



狐氏家族,急忙逃奔去秦国,报告给狐毛狐偃。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