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母亲|李景伟画地图寻亲成功后:过往创伤仍影响着他和母亲

致母亲|李景伟画地图寻亲成功后:过往创伤仍影响着他和母亲

澎湃新闻记者 朱轩

对于4岁时被拐、33年后画地图找到亲生母亲的李景伟(原名黎方富)来说,“找到母亲”并不意味着故事画上了完美句号,而是和母亲一起面对新生活的开端。

李景伟手绘的家乡地图。

今年1月,李景伟和生母在河南开封重聚,过了热闹的团圆年后,接踵而至的是现实问题:对于拐卖者的追责困境、经济上的窘迫,以及过去的悲惨经历仍在影响着他和母亲,创伤无法很快消弭。

母亲节前,李景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为了离母亲更近,也为了养家,他辞去了广东的销售工作,在郑州的工地打工,需要高空作业,这遭到家人反对,担忧他的安全,但他说,这是目前收入相对好点、也更能照顾到家庭的工作了。

今年3月,他为母亲过了第一个生日,他说,离开老妈34年,也是出生到现在第一次对妈说“生日快乐”。记忆中母亲的风华已不在,但还好娘亲还是他的娘亲,还好富娃还是当初的富娃,还好一切都来得及,还好一切温暖依旧......

李景伟说,在温馨开心的生日背后总有一种忧伤,母亲时常回忆起因拐卖事件受到影响后死亡的丈夫,以及意外死亡的孩子们,一想起便会流泪。

近期,李景伟也和被拐的小姑、堂姐取得了联系。小姑14岁时被拐至安徽,被嫁给了大她二三十岁的男子,男子死后,小姑才得以脱身,跑回家中。

李景伟说,目前,警方仍在对前述情况进行调查,他和小姑都希望能追责当年的拐卖者,也能了却母亲的一桩心愿。

目前,李景伟在郑州找了一份高空作业的工作。

辞职后回到郑州工地干活

“再见母亲之际,她已不是记忆中的风华正茂。”

李景伟说,母亲受过太多苦,眼睛不好,记忆力也很差了。他把照顾母亲和家庭视为最重要的任务,他珍视陪伴的时光,但也面临着一系列现实问题。

李景伟回忆,从4岁被拐那天起,他时常拿棍子在地上画老家的样子,生怕自己忘了。

33年后,看到郭刚堂、孙海洋寻子成功,他更坚定了寻亲的念头,花10分钟画了一幅老家的手绘图并发布在网上寻亲,以为要用上好几年,没想到不久后便找到了云南昭通疑似生母的信息。

去年12月29日,李景伟告诉澎湃新闻,他和生母的DNA比对成功。得知这个消息时,他平静了一分钟,此后便再也坐不住,“嘴在动,但却说不出话来。”

“我在电话接通那一刻是最最激动的,我妈一接通电话就哭了,我听得出她的声音。视频通话了以后,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她,我跟我妈嘴唇是一模一样的,连牙齿都一样。”他说。

此后,他与母亲一起在兰考生活了一阵子,并在周口过了母子相聚后的第一个团圆年;但同时他也发现,他已没办法很好地兼顾在广东的工作。

他原先的销售工作以业绩为导向,在疫情期间,行业并不景气,他因为寻亲也请了不少假,工作衔接不上;公司把他调到了电商部门,但他对于“卖货”那一套玩得不是很转,无法兼顾。

另一方面,前段时间养父住院,岳父家也出了事情。“一下子把钱包掏空了。”他说,这些事情都是不能不管的,只能找一份工资高一点的工作,也离家更近点,苦点累点无所谓。

于是,李景伟辞去了广东的工作,回到河南。

在做销售之前,他曾在国家电网干过七八年架线工人,当时的他需要在百米高空作业,还为此摔断过骨头。这次回河南,他又重操就业,在郑州干起了架设电缆的活儿。

他说,虽然母亲和家人都十分反对,怕他不安全,也怕他不年轻了身体吃不消,但他还是坚持要干。

“以前坐办公室不用力气,但要玩数据、动脑子,我玩不来,如果业绩不够,对老板也没有交代。”李景伟说,进工地收入高一些,就是每天风吹日晒,也危险一点。“这个只是出力气,不用动脑子,我可以静下心来。”

同时,他仍在抖音平台发布视频,帮其他被拐家庭寻亲,见证了多个家庭找到孩子或父母,他由衷地感到高兴。

目前,李景伟的短视频账号已经有12万多的粉丝,不过,他表示网络的热度不会一直持续,在流量高峰后,短视频能起到的作用有限,他不会用这个账号带货,也不是搞专业运营的。“我在工地干还是更靠谱点,先得把家养了。”他说。

李景伟和母亲

母亲回忆当年仍会泪流,希望追责拐卖者

今年3月,李景伟陪着母亲过了重聚后的第一个生日。

他在抖音中写道:离开老妈34年,也是出生到现在,第一次对妈说“生日快乐”。还好娘亲还是我的娘亲,还好富娃还是当初的富娃,还好一切都来得及,还好一切温暖依旧......

同时,他也说,本应是温馨开心的生日,但仍有忧伤。当年的拐卖事件对李景伟父母伤害很大,尤其生母,至今仍有余悸。

李景伟说,没认亲之前,母亲逐渐把当年的一系列事儿放下了。“以前别人看我妈找得辛苦,就骗她说,我可能被车子压了,或者是被挖器官了,想让她放弃算了。”李景伟说,母亲遍寻不得,以为李景伟已不在,念头慢慢淡了。

但现在他回来了,又重新勾起了母亲对当年的种种回忆,经常哭泣。

李景伟的母亲在接收媒体采访时曾说,她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李景伟,但根本没有头绪。她背着李景伟的弟弟去云南、四川等地找,后来跑到了河南周口,当时口袋里没钱了,就在当地的羊厂当厨师。

此后,她在河南定居、再婚,她的大女儿、二儿子、二儿媳接连因为意外去世,有次小女儿也差点被人贩子拐跑,好在被同事及时发现,抢了回来。去年,她11岁的孙子,也因意外身亡。李景伟说,这些遗憾成了母亲抹不去的心结,尤其父亲是在找他的过程中被打受伤,后来去世。

近期,李景伟和被拐至安徽的堂姐、小姑建立了联系。他说,堂姐、小姑分别于14岁和13岁时被拐,当时已经记事。小姑回来后,看到李景伟试图追责当年的人贩子,也起了追责的念头,把自己被拐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李景伟说,当年14岁的小姑被拐去嫁给了一个大她二三十岁的男子,等男的死了,小姑才有自由,跑回了家。“她说,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非人待遇,只有她自己知道。”

其间,李景伟提出希望回一趟云南老家看看,但这个计划因为疫情缘故一拖再拖。另一方面,家人不怎么提起这事,不愿意他回云南老家。“他们对当年发生的事情心有余悸,仍然害怕遭受报复。”

李景伟说,当年家里太穷,母亲和家人受了太多委屈,他在被拐离家后也受到了很多欺负,但他们都不会欺负别人,但被拐这个事情,他一定要追责。他坚信,人贩子会得到严惩,更多寻亲家庭会团聚。

责任编辑:崔烜 图片编辑:胡梦埼

校对:栾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