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南斯拉夫解体,死得最壮烈的将军,被西方审判,当庭服毒身亡

前南斯拉夫解体,死得最壮烈的将军,被西方审判,当庭服毒身亡

因为不服所谓“海牙国际刑事法庭”对自己的有罪判决,一名克罗地亚前军队高官在法庭上高喊:“我不是罪犯,我拒绝你的判决”,随后在法庭上服毒自杀身亡……

斯洛博丹.普拉亚克

2017年11月29日,联合国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对波黑战争时期6名前军队高官进行二审宣判,6名被告之一的P普拉克亚将军在法官宣布判处他20年监禁后高喊“我不是罪犯,我拒绝你的判决”,紧接着他喝下不明液体。其代理律师宣布普拉克亚服下了毒药,裁判被迫中断。随后被送往医院的普拉克亚被宣布因氰化物中毒因抢救无效身亡。

斯洛博丹.普拉亚克1945年,他出生于前南斯拉夫,是克罗地亚族人。父亲是南斯拉夫游击队干部,后来成为铁托政权“国家保卫局”的官僚。普拉亚克,典型的“官二代”,又是属于特别努力的“官二代”。1970年,他以4.0分(满分5.0)的加权平均成绩毕业于萨格勒布电机工程学院,成为一名电机工程师。毕业后到尼古拉.特斯拉职业高中当上一个电子实验室主任。1971年他又从萨格勒布人文与社科学院毕业,拿到了哲学和社会学双学位。1972年,他还从萨格勒布戏剧学院拿到了艺术类学位,随后就辞掉了职高老师工作,成为一名自由艺术家。他先后在萨格勒布、奥西耶克(克罗地亚第四大城市)和莫斯塔尔(波黑克族聚居区首府)当上了剧院导演。1980年代,他先后执导了几部电视剧。

如果不是东欧剧变,社会主义国家阵营发生改变,或许普拉克亚一直做导演或者一个成功的商人,在他退役之后经商,身价达到数亿。或许他的本意不是当兵,不是战争,而是艺术或者经商。但是社会的动荡,国家的解体,民族之间的利益牵扯,让他放弃自己的喜好,走向战争。

1991年,南斯拉夫内战爆发了。6月25日,克罗地亚宣布独立,引发了武装冲突。他志愿参加了新成立的克罗地亚国军,指挥一个由萨格勒布知识分子和艺术家组成的军事单位。尽管没有接受过军事教育,或许是家族基因的遗传因素,他率领这支“杂牌军”在前线成功击退敌军,为克罗地亚的独立做出自己的贡献,从而成为了克罗地亚家喻户晓的传奇英雄。

1992年1月,萨拉热窝协议宣告克罗地亚共和国成立,国内内战暂时停止。随后,普拉亚克被授予克军少将军衔,当选克罗地亚国防委员会(14人)委员、克罗地亚国家联合国维和部队事务委员会成员、克罗地亚国防部高级代表等军队要职。

1992年4月波黑内战爆发。5月13日普拉亚克到波黑克族聚居区,就任克罗地亚国防部驻“黑波克族共和国”国防部和“克族防卫委员会”(即“黑波克族共和国”的军队)的代表。7月24日—9月8日之间,他是“克族防卫委员会”的总参谋长。

因放行联合国难民问题署人道主义车队进入莫斯塔尔受到舆论赞扬,也因大肆破坏莫斯塔尔古迹和所谓“迫害克族聚居区的穆斯林族平民”受到谴责。

普拉亚克在离职退役之后创办了一家公司,在2000年,该公司的利润就达到了大约2000万人民币,据估算身家上亿。然而,因为遭到前南国际刑事法庭的通缉,他最后不得不在2004年4月5日向该法庭自首。

法庭列出了他违反法律的多项罪责,九项严重违反日内瓦公约的行为、九项违反战争法规或习惯的行为、以及八项危害人类罪。其中就包括:驱逐杀害穆族、反人类罪、战争罪等,最终被宣布判处普拉利亚克20年监禁。2013年6月28日,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提出上诉。 2017年11月29日,前南问题国际法庭的审判结果认定他有罪,虽然他的定罪的某些部分被推翻,但法官并没有减少20年的初步判决。由于他已经服刑超过三分之二,他很可能很快就会被释放。

2017年11月29日,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在宣判对他的上诉判决之后,在法庭法官面前喝了毒药后不久在海牙死于医院。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以下简称“前南法庭”)设在荷兰海牙,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附属机构之一。所谓"国际法庭”中、美、俄都没有加入或者退出,但是时常受到“漂亮国”的控制。

加之这一法庭的设立本身就是北约在波黑战争中拉偏架打塞族,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儿。目的是一边扶持反塞势力,一边敲打未来的潜在盟友克罗地亚。因此,尽管克族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名义盟友,但普拉亚克针对穆族的战斗行为,也被视为敌对。

西方霸权的产物。战争双方明明都有战争罪责,大量的塞族与少量的克族战犯被判刑,穆族对塞、克两族的屠杀却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清算,怎能不令人“怨愤”?如:前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死于海牙狱中10年后却被海牙宣布对他的种族屠杀罪名指控不成立;

令人讽刺的是,美国史上进行战争时间最久的总统——奥巴马却在2009年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相关推荐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