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这个国家是如何产生的呢?

日本这个国家是如何产生的呢?

日本国家的产生跟中国有什么关系吗?

由倭王到天皇,日本称谓步步高升,竟然因中国官员的一次疏忽!

日本起初没有自己的正式国名,君主的正式称呼也只是简单地称呼“大王”,在晋朝陈寿所著的《三国志·魏书·倭人传》中用了约两千字的篇幅介绍了三国时代倭国的情况。这篇文章里提到了当时在日本有一个很大的女王国叫作“邪马台国”,下属30多个小国。统治该国的女王就是“卑弥呼”。书中记载道,邪马台国虽然历代也以男人为王,但是在连续六七十年的战乱之后,他们拥立了卑弥呼担任女王。卑弥呼擅长用鬼神之事迷惑百姓,年纪虽然很大却没有结婚,只有弟弟辅佐朝政。卑弥呼为王以来从来没有外人能够见到她的面,只有千名仕女以及一名送伙食的男人出入宫闱。

公元二三八年,卑弥呼派遣使者难升米来到中国,觐见中国皇帝,当时的中国统治者是魏帝曹睿。魏帝赐予卑弥呼以刻有“亲魏倭王”的紫绶金印一枚,包括铜镜百枚在内的礼物若干。

“魏”字去右边的“鬼”字舍去“魂魄”之意,加上左边“亻”加上往来的“友人”的意思,于是亲魏倭王的所在国家也叫做“倭国”,当时,日本全国都很高兴,终于有了国名了,而且,还是中国的皇帝亲封的。


后来,倭国逐步的发展,变得野心勃勃,不再甘心自己的藩属地位,想和中国平起平坐,绞尽脑汁想办法获得中国的承认,到了隋炀帝大业三年(607年),终于有机会了,《隋书》记载,当时倭王多利思比孤派遣大臣小野妹子到中国朝贡,小野妹子带来的国书中称:“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无恙”等语句,隋炀帝看到国书后很不高兴,帝览对主管外交事务的鸿胪寺官员说:“蛮夷书有无礼者,勿复以闻。”

隋炀帝敏锐地看清了日本方面想在国书上做文章,抬高自己的意图,拒绝收下日本的国书。

后来,隋炀帝派遣了鸿胪卿寺掌客裴世清跟随小野妹子回访日本,这也是中国第一次派遣使者出使日本。

在日本皇室的隆重欢迎下进京(今奈良)。《隋书·东夷传》记下了当年的盛况:倭王遣小德河辈台,从数百人设仪仗,鸣鼓角来迎。后十日,又遣天礼哥多毗,从200余骑效劳。8月12日,裴世清晋见倭王,献上方物及国书。其时,圣德太子和诸王、诸大臣,都头戴金髻华,身着锦紫绣织及五色绫罗参加会见仪式,足见日方的重视程度。倭王谦虚地对裴世清说:“我听说大隋在我国之西,乃礼义文明之邦;我则区区岛国,偏居海隅,不识礼仪,孤陋寡闻,以至久不相见。今贵客远来,特意清扫道路,装饰馆会,以待大使,希望听到来自泱泱大国的文明教化。”

倭国全国上下对裴世清一行人热情招待,没想到裴世清根本没有政治眼光,或者是在日本被日本的歌姬搞昏了头脑,对日本使用的语言竟然是:“皇帝问倭皇”。

日本人听到中国人称呼他们的倭王为倭皇,欣喜若狂,立刻改制,将倭王改成了倭国皇帝。到了第二年,小野妹子再次出使隋朝时,国书就改为了“东天皇敬白西皇帝”。

到了唐朝时期,因为倭字不好听,又将倭国的国号修正为日本。规定以“和”字替代“倭”字,并以开头附以“大”字,而始称“大和”民族。其实,大和和倭国的读音在日本的发音中是一样的,都发音为“yamato”。

可是,历朝历代,中国都没有承认日本的皇帝称呼,日本皇帝的得名不正,也很心虚,在对外的文书中一直不敢使用皇帝称谓。直到清朝末年的同治时期,中国国力衰败,才承认了日本元首为皇帝。

得到中国的正式承认后,在1868年后,日本致外国首脑信件、国际条约批准书、宣战诏书中,才开始使用日本皇帝称号。

从1936年以后,日本军国主义抬头,开始对外大肆侵略,对外就完全使用天皇称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