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尔柱帝国成立:雇佣兵的崛起

塞尔柱帝国成立:雇佣兵的崛起


前因:突厥人西迁;后果:曼齐克特决战。

人西迁:657年,游牧民族突厥人遭到唐将苏定方征讨,可汗阿史那贺鲁被俘,西突厥灭亡。突厥十族余部举族西迁,最终到达小亚细亚地区,这才有了后来突厥塞尔柱人的崛起。


1055年,在首领图格里勒·贝格的率领下,突厥塞尔柱人攻陷了阿拉伯帝国的都城巴格达。随后,图格里勒获得了伊斯兰国家君主“苏丹”的称号,一个由古突厥部落联盟建立的塞尔柱帝国正式崛起。


自十八年前,图格里勒继任部落首领至今,一路进阶,不断壮大。他从依附于阿拉伯帝国的底层雇佣兵开始,晋升为中国古书中的“黑衣大食”阿拔斯王朝所有权力的掌握者。图格里勒的崛起之路带有明显的游牧民族的痕迹。

因为他主要策略就是先作为阿拉伯帝国的雇佣军出现,进而成为军事精英,以掌握的军权控制古老的王朝。

身为雇佣军,首先就是要建立战功。十年前,在阿拉伯帝国对抗波斯人建立的加兹尼王朝之时,图格里勒通过丹丹坎战役大破波斯大军。


这场战役最关键的就是双方争夺“呼罗珊”这个地方,它就像中国的河套地区一样,是波斯人和阿拉伯人互相防范的第一道防线,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而图格鲁克伯克之所以参与这场争夺之战,也是被波斯人压榨的无路可走了。

毕竟当时加兹尼王朝称雄整个中亚,控制了大半个伊朗高原。连图格鲁克伯克自己的塞尔柱部落也沦为加兹尼国王的附庸。


此时,图格鲁克伯克正好有一个绝佳的机会,因为他负责为国王马赫穆德戍守呼罗珊以北的草原,于是这对于夺取呼罗珊有了地理优势。

那么,以武力跟宗主争夺呼罗珊就需要一个借口。他向国王请求,允许塞尔柱人在尼萨等地游牧,因为现在的地盘已经干旱缺水严重,无法生存。

这显然是图格鲁克伯克要将自己的势力伸向伊朗高原的腹地。因为尼萨是波斯人养马基地,更是连贯东西的贸易城镇。如此重要的地方,加兹尼国王怎么肯轻易松口。

国王的冷酷拒绝直接导致了图格鲁克伯克与宗主国的决裂。


双方既已开战,但图格鲁克伯克知道自己的兵力不足,于是他充分发挥了游牧民族的机动能力。每当加兹尼的大军到来之时,塞尔柱的骑兵马上溜之大吉;等走了之后,又进军骚扰。

反复循环这样的游击战术,就这样为塞尔柱人的集团吸引了更多的突厥同族投靠,队伍就像滚雪球一样越积越多。

事情的关键转机还在加兹尼王朝内部的分崩离析。就在图格鲁克伯克亲自率领大军赶到的时候,加兹尼军队连停留小镇丹丹坎休整补给都困难。因为城里的居民不堪忍受加兹尼王朝的常年盘剥,统统闭城不纳,投靠了塞尔柱人。

图格鲁克伯克终于征服了波斯东部,接下来他将目标锁定在了阿拉伯帝国的元首“哈里发”身上。身为阿拉伯帝国的附庸,他就像中国古代那些篡夺王位的夺权者一样,对自己曾经的主人拔刀总要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那就是“勤王”。

他声称现在哈里发正在受波斯人埃米尔的威胁,需要发兵救援阿拉伯世界的宗教领袖。有了这个幌子,图格鲁克伯克的侵夺行动就变成了正义之战。


1055年,图格鲁克伯克领兵攻入首都巴格达,吓得波斯人埃米尔急忙发布退位诏书。可图格鲁克伯克为了自己的“勤王”形象,不允许埃米尔主动退位,非要亲自废黜他。

就这样,曾经的底层雇佣军图格鲁克伯克成为哈里发口中的“救星和保护人”。其实,哈里发也知道图格鲁克伯克的野心,他并非真心要救自己,而只是需要哈里发这样一个阿拉伯世界里的宗教领袖而已。

迫于塞尔柱人的兵力,哈里发无奈之下赐予图格鲁克伯克“苏丹”的称号,还封他为“东方和西方之王”。这就相当于承认了图格鲁克伯克的摄政王地位。



从此,阿拉伯帝国的第二个王朝——阿巴斯王朝所有权力尽归素丹图格鲁克伯克控制,哈里发沦为象征性的傀儡。


后果

曼齐克特决战:塞尔柱帝国建立之后,素丹阿尔普·阿尔斯兰为了争夺小亚细亚地区,于1071年率领1.5万人与拜占庭帝国展开了曼齐克特决战。结果,拜占庭帝国军队大败。


结论:突厥塞尔柱人从底层的雇佣军、强国的附庸做起,不断强大,踩着曾经宗主的血,建立了游牧民族自己的国家。它的崛起也将突厥人的基因浸入了后世的土耳其人血液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