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之耻:北宋投降派文官是罪魁祸首

靖康之耻:北宋投降派文官是罪魁祸首

在网上有个一个观点,北宋灭亡的祸端是从王安石变法开始埋下的。

其主要观点是王安石变法,附带性的损害了底层人民的利益,同时因为变法的反复,导致北宋运气大伤。先不管这种观点是不是罔顾事实,至少是一个混蛋逻辑。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王安石变法的最后失败,让北宋的文官系统,让一群维护保守利益的文人派系,开始出现了一批不知廉耻的派别,并且演化为最终的投降派。正是这群人毁掉了北宋最后的希望,在金国入侵的关键时期,导致整个指挥系统混乱,错过很多打击金军的机会,最后发生靖康之耻。

其中最为无耻的事件发生第一次开封之围之后,金军围攻无果,在退军之时,种师中率西军精锐秦凤军三万人已经到达开封,种师道即命他率部尾随金军,伺机消灭金国最精锐的东路军,以消后患。但投降派文官最终压到了主战派,在黄河边上树立大旗,严令军队不得绕过大旗赶金军,否则一概处死。这不仅是主和那么简单,这简直就是投敌,彻彻底底的叛国。

在澶渊之盟签订后,宋军也被要求各守本位,不得攻击辽军,已经攻入辽国境内的杨延昭也要撤回国内。这只是要求,并没有出现这么无耻的行为,北宋的满朝文武并没有被吓破胆。

其实,当王安石变法失败,保守派或者主和派们开始攻击熙宁开边的功臣们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变质了。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并不关心国家的利益,只不过那时候,北宋还能压制边疆,保守派也没有被吓破胆变成投降派。但是已经在那时候埋下了灭亡的种子,当艺术家皇帝也开始畏惧,给这些人更多的权力的时候,灭亡的种子就已经发芽了。

靖康之耻不仅是北宋的耻辱,也是整个北宋文人的耻辱,投降派的崛起比主和派还要可怕的多,和战是战与不战,战多少的问题,而投降派则是彻底的卖国和叛国,这种思想也直接影响和腐蚀了整个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