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山游记|坐拥侧柏半坡绿,吃罢龙虾遍地红

仰山游记|坐拥侧柏半坡绿,吃罢龙虾遍地红

坐拥侧柏半坡绿,吃罢龙虾遍地红

文/姜苗林

本来说好爬小姑山的,车子七拐八拐地来到了山下。丑老人说:“小姑山没什么可爬的,我们还是爬仰山吧。”眼前的山与山都是连着的。看那小姑山在仰山脚下就是个大一点的土包,也许正如丑老人所说呢。丑老人住在山下的红叶林小区,说的话肯定靠谱。

丑老人一手拎着一个塑料袋子,袋子里面分别摞着两个黑色的快餐盒,沉甸甸的样子。“里面装的什么好吃的呀?”

“这不大家说好要来爬山嘛。昨天我赶紧买来了小龙虾和螺蛳,晚上煮了出来,还煮的毛豆和花生,咱们中午吃。”

这是要尽地主之谊呀。丑老人说:“仰山有点陡,我偶尔爬一爬,风景要比小姑山好得多。就是稍微累点,没关系,咱们慢慢爬。从东边上西边下。”怪不得要尽地主之谊呢,丑老人俨然把周围的这几座山当做了自家的后花园了。有向导,又有美味佳肴吊着胃口,爬仰山正中下怀。“那就爬仰山吧。费点力气出点汗,中午正好多吃点儿。”

昨天下了一天一夜的小雨,早上停了,雾气也渐渐地消散。初夏的季节却分外的凉爽。空气湿润,还没有风,又不晒,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心情也好。济南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果,终于可以放心地走出室外了,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山野的气息。浑身上下有一种“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畅快淋漓。

红叶林小区前的中央公园打扮得十分漂亮,仰山小区前是大片的绿茵草坪。从岔出的右边一条路朝着东北方向走去,清爽安静。开始拔高的路新修了台阶,两旁灌木葱茏,把登山的路遮蔽成了甬道。看那树尽是些黄栌。忽然想起了曾经哪年的深秋是从这座山的山梁上走过的,那满山的红叶煞是养眼。还有一年冬天的雪后,又是一番玉树琼枝的景色。这次再来,岂不是把这座山的四季都饱览一遍了吗?

丑老人说:“仰山已经被划入了千佛山景区之内了。”千佛山景区真的是够大的了,山路绵延几十里。其中的许多山是没有名字的,即便是有名字的诸如佛慧山,蚰蜒山,橛山等等,也没有明确的界限。这“仰山”的名字也是刚刚从丑老人的口中才得知的。会不会是山下的居民们时常仰望这座山,时间久了,相看两不厌故而得名呢?

拾级而上,果然如丑老人所说山路有些陡。走走停停,透过茂密的树枝时常仰望山头。此时正是黄栌开花的季节。起先以为是芙蓉花呢,明明是从黄栌的树冠上开出来的花,怎么会是芙蓉呢?仔细看,花色要比芙蓉浅淡,又不似芙蓉一朵朵清晰可辨。毛茸茸纤细处牵丝映带,密匝匝繁茂时瑞雪彤云。登到山顶,回首看那山坡,在松柏的底色中,花连成片,深浅浓淡。这春夏之交的黄栌花同样可以染尽层林,生发出奔腾豪迈的气势。

前些年行走在山脊上的那条乱石路,如今已铺成了青石与水泥打造的平坦道路。一边是“岩图花坡”,另一边是“无暑清凉”。已经没有心思再饱览风光了。就在当道之处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打开快餐盒,张牙舞爪深红色的小龙虾,油光锃亮的酱油螺蛳,看着就迫不及待。其他人也是有“背”而来的。又摆上了咸鸭蛋,煮熟的鸡蛋,还有大块的牛肉。戴好薄膜手套,取来牙签儿,略一谦让,又觉得那塑料薄膜手套戴在手上不够利索,干脆摘了下来,用湿巾把手仔仔细细擦拭了一遍,直接下手了。聚在一起是缘分,此时聚在一起更是难得,坐拥山色那是一个美。还等什么呀?还需要什么呀?

“前些年吃龙虾的时候都是到省府前街去,那龙虾做的好。”“济南的李嫂龙虾做的也很出名呀。”

“记得小的时候吃酱油螺蛳,跑到街口拐角上的小摊儿上,摊主用一张硬一点的纸捲成一个小漏斗,拿在手上,另一只手用小勺把漏斗装满,再给一根大头针,花两分钱就可以解馋了。有一次我拿了家里面的两毛钱,跟姐姐妹妹吃完一包又一包,跑了一趟又一趟,把两毛钱花了个精光,那可是我们家一个星期的菜钱呀。这事印象可深刻了,不光是解了馋还挨了一顿胖揍。”

“你确定吃螺蛳用的是大头针而不是火柴棒吗?”

有路过的驴友,看到这一地丰盛的菜肴添一句嘴:“要是每人再来一杯扎啤就更好了。”

淡云薄雾仰山中,

夏日黄栌别样秾。

未起狂风堆瑞雪,

何来朝露点芙蓉。

坐拥侧柏半坡绿,

吃罢龙虾遍地红。

还忆当年秋赏色,

此番尽染大不同。

5.10

壹点号 畅叙幽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