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讨喜的《我的团长我的团》,但仍是中国最好最真实的抗日电视剧

不讨喜的《我的团长我的团》,但仍是中国最好最真实的抗日电视剧

2009年《我的团长我的团》刚刚上映的时候,小编的内心是抗拒的。

因为军旅题材的电视剧本就是小众,尤其还打着《士兵突击》原班人马的噱头,小编曾一度认为这又是一部蹭热度的话题剧。


但仅看到第二集,小编立刻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云南边陲的小镇,灰蒙蒙的天空弥漫着压抑和沉重的气息,一群脏兮兮的残兵败将早已丢失了希望,只为活着而活着。为一口吃的便抛弃了尊严,眼中没有自信只剩颓丧。

就算是大杂烩的东北猪肉炖粉条依旧唤不醒这群装睡的人,只剩下空喊口号无能狂怒的阿译。这就是最真实的战争,这就是最真实的炮灰团。

没有《亮剑》中李云龙的狭路相逢勇者胜,也没有《远征军》里面对困难展现的艰苦卓绝,只剩下这些抱头鼠窜,蓬头愧面的行尸走肉。


直到虞啸卿的自信,亦或者是自负,给了这群溃兵重新站起的希望,但很快又被现实中三个鬼子追得只剩裤衩。他们把勇气在听天由命和漫不经心中被遗忘在了某处,一个很容易被发现却不想主动见到的地方。

幸好,龙文章叫醒了杂碎们的侥幸心理。龙文章用子弹打在脚底下找回了他们的勇气。也是凭着这股勇气,他们才能打败竹内联山,以勇气坚守了树堡三十八天。

整部剧描写战争的部分不算太多,但只要出现就是残酷的。残酷的战争中,炮灰依旧是炮灰,没有飞檐走壁,没有主角光环。一声“布谷”换回一颗子弹的不辣,自我了断的张立宪,被烧死的何书光,无一不像我们展示了什么叫真实什么叫残忍。

面对这种残酷的现实,每个人都是一个鲜明的个体。没有所谓大公无私,只有最现实的人性。

逃亡中对死人的视而不见,让迷龙白捡个媳妇。

为了治腿才混入队伍的烦啦。

空有自负又败给现实的虞啸卿。

自扫屋檐雪的烦啦父亲。

《我的团长我的团》没有喜闻乐见的随了乐观者的意愿,也没有直白平铺的介绍。它只是圈了一个炮兵团的框架,然后用一个个有血有肉的灵魂来丰富了整个层次。


有人说这就是一群痞子,也有人说看着太过压抑,还有人说……

是的,它看起来确实不痛快,甚至连对错在这里也变得扑朔迷离。但更多的是它带给我们的是一种体会,一种领悟。

是希望,是包容,是人性,还是活着。

如果你看懂了,那它绝对是你心中当之无愧的NO.1。

恍惚间,又看到迷龙又贱兮兮的在唱着,“你要让我来啊,谁TM不愿意来啊,那个瘪犊子才不愿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