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靠劳动挣钱,自力更生的老年人应该得到的是尊敬而不是同情吧

同样靠劳动挣钱,自力更生的老年人应该得到的是尊敬而不是同情吧

那是个初冬的日子,些微的风已经让人情不自禁的寒颤。

中午的时候,突然发现鞋帮脱了点胶。正好午休时间,便匆匆下了电梯去街口的修鞋摊。

鞋摊离公司不远,转角就到。不过今天好像换了一个人坐在那里,头发有点白了,是个老头。

见我过去,老头放下手中的活儿,请我坐下。我不经意地扫了他一眼,发现他的年龄与他的花白的头发很相称。像大多数鞋匠穿着都很朴旧一样,他也穿了一件蓝色的劳保服,老式的,像工厂的车、铣工人穿的那种,衣服面上也围了一条人造革的围裙,围裙上兜着零碎的皮屑。

我把鞋脱给他,请他给粘粘。他接过我的鞋,非常熟练地放在大腿上,然后用一把小刀清理粘缝的脏东西。这时我注意到他的手。

他的手应该跟平常的鞋匠没有两样。很脏,很粗糙。但是也许是因为年老的缘故,他的手又比一般的鞋匠多了些什么。虽然只是皱纹一样的东西,却分明让人感觉到什么叫沧桑。那些纵横交错、纠缠不休的纹理,默默地写着岁月,幽幽地述说着他们那一代人的磨砺。

然而还不止这个,我更注意到他的指甲。他握着鞋帮的左手的大拇指指甲好像是刻意留了长度,黄黄的,和他的手一样脏。但是触目的是,那指甲不知什么原因断了一半。露出旁边若隐若现的颜色已经变暗很像农村灶台上吊着的烟熏过的肉。显然那是一道旧伤,并且已经相当有时日,不会让人觉得疼了。但是我还是不由得闭了闭眼,转过头去不忍再看。

不知怎么,对于上了年纪的人还在外头摆着小摊,不管是修鞋也好,卖小百货也好,甚至是假扮叫化子也好,我都有说不出的同情和心酸。人老了能做事固然是好的,但是能做上自己喜欢做的事,和儿孙在一起共享天伦才是他们最初的愿望吧?他们这样出来做那些事,一定有不得不那样做的理由。

我没有问这个老鞋匠有没有子女,是不是迫不得已才坐在寒风里等待萧条的生意。我觉得我得尊重他,不该去挑起他或许有的苦衷和忧伤。即使他是安然的,我也不想要去打扰他这一份安然。

鞋很快粘好了。我故意看看鞋底,想再找点活儿给老鞋匠做。鞋底没有要修的地方,只有鞋跟略略有了磨损。我想干脆换块胶皮吧,老头却说,现在还不用,你还可以继续穿的——他有他的尊严,他并不以任何手段来博取人们的同情,或者他并不觉得自己需要同情。我甚至有点惭愧了,我是这样地自以为优越呵!同样是靠劳动挣钱,自力更生的老年人应该得到的是更多的尊敬而不是同情吧!

我照老头说的价付了钱,借口要赶着上班,匆匆走了。这次修鞋,给我的人生又上了一堂深刻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