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男子深夜上坟,好心扫孤坟,老者托梦千万别进红喜事家

民间故事:男子深夜上坟,好心扫孤坟,老者托梦千万别进红喜事家


清朝康熙年间,淄川城外蒲家庄有一卖豆腐货郎,姓宋名大力,为人老实勤恳,时常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宋大力所做的豆腐,堪称一绝,正所谓“宋大郎出品,必属精品”,蒲家庄就没有人不爱吃他做的豆腐的。

尤其是李翰文李员外的女儿李晓芸更是喜爱,几乎天天让宋大力给她送豆腐。

只是最近却不见李晓芸让他送来了。

兴许是吃腻了吧。

宋大力也没多想。

这日,宋大力照例出摊,收拾停当后,准备出门,这时,母亲杨氏恰巧看见,便叮嘱他说“过几日便是清明节,记得买点香烛、黄纸钱,好给你父亲烧去。”

宋大力一拍大腿,笑着对母亲说:您不说,我还差点忘了。说完,便挑着货担出了门。

宋大力早早地卖完了豆腐,回家途中买了香烛、黄纸钱,还买了一些酒水,他知道父亲生前爱喝酒。

天公不作美,清明节当天,下起了倾盆大雨,直至黄昏时分才停止。

见雨过天晴,母亲赶紧吩咐让宋大力准备好赶快去,别误了时辰。

宋大力准备停当后,便朝着坟山走去。

一路上遇见不少前去上坟的街坊四邻,寒暄叮嘱一番后,就匆匆离开了坟山。

夜幕降临,此时整座坟山寂静得可怕,偶有几声鸣叫。

此时,方圆几里的坟冢堆里只剩下宋大力一人,他环顾四周,不禁打起寒颤,倒不是害怕,而是雨后有些湿气,显得寒冷。

穿过杂草,宋大力来到一处坟冢前,看着父亲坟冢四周全是荒草,宋大力弯腰开始收拾,耗时半个时辰才将四周的杂草清理完。

这时,宋大力发现几步之距的一座老坟杂草丛生,他迟疑了一下,随后弯腰收拾。

“老人家,后生来给您除除草”

想着这座无人祭奠的孤坟,宋大力不禁长叹一声。

收拾完后,宋大力开始给两座坟添新土。

没多久,父亲的坟冢添完了土,可那座孤坟因长期无人打理,加之白天的倾盆大雨的冲刷,棺椁的一角竟然露了出来。

宋大力又忙活了一阵,才将那座孤坟填上了新土,接着用铁锹在坟上结结实实地拍了几下,擦着额头上的汗珠说道,“老人家,这下不用担心晚上灌风了。”

忙完一切后,宋大力将香烛、黄纸钱放在了坟前,接着又将带来的酒水洒在了两座坟前。

此时,已是半夜。

宋大力打了一连串哈欠,竟迷迷糊糊睡着了。

良久,一阵阴风吹来,宋大力身体猛然间一颤,似醒非醒间,看见不远处升起一阵白烟,一位仙风道骨、衣着素雅的老者,脚下生风似的眨眼功夫就到了宋大力跟前。

老者面带微笑,在白烟的笼罩着,倒是有些缥缈虚无。

宋大力恭敬地作了个揖,说道“老人家为何深夜到此?”

老者捋了捋花白的胡须,笑着说道“老朽前来正是要感激你的,十多年来没有一个后辈前来祭拜我。多亏了你,老朽才免受风霜侵蚀之苦。

宋大力听得云里雾里,一脸懵圈,老者见宋大力疑惑,便将事情原委一一道来。

原来,老者正是那座孤坟里的亡者,自从他死后,几个儿子就搬离了蒲家庄,说到此处,看着哀叹一声,“不肖子孙,不要也罢!”

说完,老者脸色变得肃穆,严厉说道“明日有红喜事央你送豆腐,千万不要进院,否则性命堪忧啊!”

宋大力正要开口问,一阵阴风吹过,只见那老者脚底似乎踩着滑板,身形渐渐消失。随后那团白烟猛然吹向宋大力面门,宋大力身形一颤,坐了起来。

环顾四周,哪里还有白胡子老者,只有一座座坟冢,宋大力只觉得寒风刺骨,起身便往家里赶。

次日,宋大力照例挑着货担,走街串巷叫卖豆腐。平日里,晌午时分,货担里的豆腐就卖出了十分之六七,可此时,接近黄昏,也只卖出了一半。

宋大力决定再碰碰运气,他挑着货担去了临近的一个县城,可一路上也没有几个人前来买豆腐。

绕了一圈后,宋大力准备返回蒲家庄,就在他路过一座宅院后,“吱”的一声门打开了,一个老头四下张望一番后,朝着宋大力挥手“宋大郎,快进来!”

宋大力闻言望去,才发现是李翰文的管家,他走上前去问道“李管家,有何时吩咐?”

老头笑着说:“我家小姐前段时间生了病,没能吃上宋大郎香醇的豆腐,如今病愈,今日又出闺,便想着以后怕是吃不到,便想让老朽去招呼宋大郎前来,却没想到宋大郎恰巧出现了”

老头说完,又问宋大力还剩多少豆腐,宋大力揭开货担上的湿布,说道“只剩下四分之一”

“行!全要了!还请宋大郎进院!”老头作了个请的姿势,宋大力见状也不好拒绝。

他挑着货担进了李府,只见李府上下张灯结彩,红红火火甚是热闹,宋大力环顾四周,却发现有些蹊跷。

为何办红喜事却只见府内热闹,府外冷清?似乎这是一场不可告人的红喜事。

当宋大力看到每个圆桌上放着五牲时,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时,只听得几个下人在树下窃窃私语。

“李老爷花重金请名医,也没能留住小姐的命啊”

“是啊,可惜小姐生在富贵家却没富贵命,年纪轻轻就染病而逝”

“老爷爱子心切,花了重金举办冥婚!”

“你说小姐的冥婚配偶是哪个倒霉蛋?”

“听说是个卖货郎!对,是卖豆腐的!叫宋什么来着?

“宋大力!听说小姐生前可喜欢他做的豆腐”

“刚看到李管家领着一个卖货郎进了院子,八成就是那宋大力。”

“哎,怕是凶多吉少喽”

几人说完,便一哄而上。

若是他们此时遇见宋大力怕是会被吓得半死,宋大力听后脸色惨白,身体僵硬着,双脚像是被灌了铅一般,根本迈不动。

良久,宋大力才回过神来,那老者所说的话竟然是真的,我还当是梦呢!

此时,管家正笑眯眯地前来说李员外有请。

宋大力闻言,一惊,心想不好,但表面还是故作镇定地说道,“李管家,我肚子突然翻江倒海,怕是得去趟茅房,您稍等,我去去就来!”

说完,宋大力撂下挑子就朝着茅房飞奔而去,管家并未阻拦。宋大力并不是真的内急,他躲在茅房,思考着如何逃脱升天。

“宋大郎”忽然管家的声音响起,“李老爷有请。”

“宋大郎……”见无人回应,管家一把推开茅房门,里面早已空无一人。

正当管家转身离开时,无意间发现一处仅容一人通过的狗洞。

宋大力趁着夜色一路跑回家,此时,已经汗流浃背如同从水中被打捞上来一般。

次日,宋大力一大早就是那座孤坟前拜了拜,拱手说道“多谢老人家提醒,在下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说完,又虔诚地叩了三个响头,才下山回了家。

宋大力如豆腐一般心软,见孤坟无人打理,便亲自动手收拾一番,正是这个举动救了他一命。

白胡子老者知恩图报,看在宋大力给他上坟的份上,善意提醒了他一下,恰巧救了他一命。

正所谓“善有善报”,种善因得善果!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