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哭,我是好人(上)

别哭,我是好人(上)

1.

我双手紧紧地抱住树干,看着天空一层层暗下来,周围的树木仿佛都睁开了眼睛,默默望着惊惧的我。我瞄了一眼山崖下面,它就像一只巨大的黑狗张开了大嘴,正等着我掉下去。

我再看他,他还站在那块大石头上,望着山下。我说,求求你,救救我。我真的快掉下去了。他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会救你的,你别再哭了。他说完继续望着山下。

我想现在村庄里的姥姥应该很着急吧,她一定在到处找我吧。我开始恨自己为什么不听姥姥的话,为什么要一个人跑到山上玩。

我的胳膊已经麻了,手里抓着的草蟋蟀掉下了山崖,无声地消失了,这还是他送给我的。

当时我正走在山路上,路边熟透的野果散落在地上,发出白酒一样的浓香。日头正热,我踩着路上细碎的尘土,偶尔踢飞一块土坷垃。

我发现了一条小溪,水很清澈,我蹲下看的时候,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我立刻站起来,回头,然后看见了站在高处的他。

他很瘦,头发乱蓬蓬的,胡子拉碴,身上破旧的上衣已经油腻得看不出颜色。他朝我走了过来,我看到他裤子上的拉链是开着的,露出了里面的红色裤头。

我很害怕,转头就往大路上跑。我想起了姥姥说的疯子。她说疯子整天在山上转来转去,专门找小孩子吃。我当时还不信,以为姥姥在骗我。她越是不让我来,我就越对这里感到好奇。

我常常在村庄里望着这片葱郁的山,我想这里一定有野兔子,还有胖胖的刺猬,而且在山上一定能看到火车。


2.

我跑得太急,脚下一滑,从一个斜坡上滚了下去。然后一只大手使劲拽住了我。他的手很有力,就像一把钳子紧紧箍住了我的胳膊。

他抓住我,说,你跑什么?我又不是坏人。他的声音像风一样轻,只听声音的话,我甚至感觉是一个少年嫁接到了一个中年人的身上。

我挣脱开他的手,说,你是疯子吗?他笑了,没说话,变戏法一样张开另一只手,他手心里有一块糖。他说,给你糖吃。

我摇头。他的手太脏了,连手掌里的纹路都是黑色,长长的指甲里也都是黑色的污垢。他见我不要,就说,来,我剥给你吃。

他把糖纸撕下来,糖已经化了,糖纸粘在了糖上,他把上面的纸仔细地抠干净,又递给我,说,吃吧,吃吧。

我再次摇头,他把糖放到嘴里,说,你看,没毒,很甜的。他笑了。

他的笑容让我有些恍惚,可能他不是疯子,不会吃我。

我说,你家在山上吗?

他含着糖,咕噜着说,不是,我家在下面的村子里。呶,就在那儿。他用手指了指山下。

我问,那你为什么在这里?

他把糖嚼得嘎嘣响,说,我还不能回去,我得证明我是个好人,不会害人。

我没听懂他说的话,只觉得有些口渴,我说,我想喝水。他说,这里的水不干净,上边有泉水,我带你去。


3.

我跟在他后面,一路上,他在树林里穿梭,看到一棵矮树,他三两下就爬上去,摘下一些我不认识的野果子,用衣角兜着,让我拿着吃。我尝了一颗,又酸又涩。他看着我往外吐的样子嘎嘎大笑。

他指给我看雨后刚露出头儿的蘑菇,他摸着它们的头说,说,你看它们多可爱。我说,它们能吃吗?他说,不能啊,它们是我的弟弟,是我的亲人,人怎么可以吃自己的亲人呢?

我们又遇到一棵两抱粗的大树,他走过去,轻拍了下树干,说,嘿,老妖精,你还好吗?他说这棵老槐树已经长了一千多年了,现在还在长。

我就没长大,我还是原来的样子。他笑着说。

我看着他说话的样子,笑的样子,跟我的小伙伴没什么分别,就彻底放松了警惕,我想他应该是个好人。

走到半山腰,前面的荒野上出现了一座砖红色的房子。他说,那是我住的地方,你去我家喝水吧。

我随他进了屋,屋子昏暗,里面只有一张破床,床下堆放着一些蔫巴巴的野菜。床边是一口水缸,水缸旁边是炉子,上面的烧水壶正冒着热气。

他找了一只带着缺口的碗,从烧水壶里倒了一点水给我。我看到炉子里烧着的不是煤球,而是木头。炉子所在的整面墙壁已经被烟熏得乌黑。水烧开了,发出尖叫声。

他从上面拿下水壶,说,真是好孩子,真乖。

他把水壶放在地上,顺手从一个塑料盆里捞出两根萝卜。他递给我一根,说,我洗干净了,你吃,你吃。我接过萝卜,他走到床边坐下,开始两只手捧着萝卜啃,就像一只松鼠。

我说,我想去山顶看看,听说那里可以看见火车。他站起来,眼睛一下子亮了。他说,我知道哪儿能看到火车,我最喜欢那里了,你跟我来。


4.

吃完萝卜的他似乎有了更多的力气。他不走大路,除了揪着毛棵子往上爬,就是抠着石头缝往上走。

一路上他跟植物说话,对着荒野唱歌,唱完了,他还对着前面的空地鞠躬,说谢谢。

山路越来越陡,我爬不上去的地方,他先上去,然后伸出手来拉我。他的手很粗糙,就像带着锯齿的野草,划得我的手生疼。

我们终于到达了山顶。那是我第一次站到那么高的地方,感觉就像是到了天上,云彩似乎就飘在我的头顶。

我看着山下变小的村庄,有些兴奋。他指着远处让我仔细看,果然我看到了一条铁轨,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铁轨,竟莫名地感到很亲切,我知道我爸妈的火车就是沿着那条铁轨回来的。

我问他,你知道火车什么时候来吗?他看看天空,说,要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才会来。

我说,我爸妈在外面打工,他们每次都是坐这个火车回来。

他说,那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呢?

我说,不知道,一般都是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

他叹了一口气,说,我也有好长好长时间没看见我爸妈了。

我说,那你为什么不回家,你不是说你家就在山下的村里吗?他说,我跟你说了,我现在还不能回去,还不能……

我刚想问为什么,他的眼睛忽然又亮了,他说,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就一个小忙。我说,好啊。

他看看天空,又看看山下,说,你晚回去的话,你家里人会不会来找你?

我说,会啊,我今天就是偷跑上山的,我姥姥要是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会到处找我的。

他说,那就好。

我说,好什么?

他说,没事儿。你想不想看得更清楚,来,跟我来。

他说着走向了山崖边。我有些害怕,慢悠悠地跟了过去。

前面的山崖上长着一棵歪倒的树,就像是一个少女躺在那里,散落着头发。

他双腿骑在树干上,用手往前一步一挪,很快爬到了树的前面。然后他抓着树枝,慢慢地站了起来。接着他回转身,说,这里离火车更近,你来。

我看了一眼山崖下面,手紧张地冒出了汗。我往后倒退了两步,说,不要,我害怕。

他又伸出了手,说,没事儿的,我会抓住你的。我看看山崖,又看看他,一个劲儿地摇头。

他说,你刚才不是答应帮我了吗?我咬着嘴唇,害怕得两腿直发抖。

但我答应了他就不能反悔。我姥姥说过,人要是说话不算数就会长出猪鼻子。

比起眼前的危险,我更担心自己长出难看的猪鼻子。我看着他粗壮有力的胳膊,相信他不会骗我的,我小心地蹲下,然后紧紧地抱住树干,坐了上去,像他一样一点点挪了过去。

我挪到了树枝茂密的地方,他拉住我,我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然后看到了从未看过的景象。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