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绚丽多彩,一生难以忘怀的新兵连生活

怀念绚丽多彩,一生难以忘怀的新兵连生活

我们一九八四年十月同时期入伍的新兵有二百多人,大约用十辆军用卡车,把我们这些新兵从火车站运到了新兵训练基地。

我们到达部队时,已是晚上十点钟,我们坐了差不多有十五个小时的火车,在这十五个小时里,带队的领导只是给每个新兵发了够吃两顿的面包。我们这些从农村出来的娃们,吃惯了馒头煎饼窝窝头,感觉面包吃得再多也填不饱肚子。

晚上十点到达连队时,第一顿饭是面条,吃着白水面条,就着的菜就是几盘咸菜。农村的娃肚子不矫情,就着咸菜吃着面条一样吃得很开心,不一会几桶面条就被吃了个净光。

在我们新兵二连中,其中两个排长五个班长都是参加过八四年建国三十五周年的大阅兵,他们的队列动作非常的标准,一举一动都带着标准军人的姿态,每一个新兵都非常仰慕他们。

新兵入伍第一天就是学着叠内务,班长要求每个新兵必须把被子叠得有棱有角,从农村出来的战士,从来没叠过被子,有很多新战士叠被子不得要领,总是叠不好,班长就一遍一遍示范,实在叠不好,班长就亲自下手。

第二天每人发了一本《军队训练条令》之《队列训练方法概要》。近四十年过去了,现在依稀记得“立正”“齐步走”“正步走”“左右后转”的基本要领。

首先是“立正”,当听到“立正”口令后,两脚迅速靠拢并齐,两脚尖分开约六十度。两腿并拢,上身要直,两臂自然下垂,五指并拢,中指贴于裤缝。头要正,颈要直,下颌微收,两眼平视前方。收臀收腹挺胸,两肩稍向向张。

“立正”说着容易做着难,有的新战士,已养成了头歪肩斜的坏毛病,一时很难改正,班长就得需一个一个的纠正。在练习齐步走时,还有个战士走路顺拐,走起路来身子一扭一扭,像个老娘们,经过五天的不断练习才纠正过来。

训练一天下来,战士们浑身是汗,晚上训练结束后,班长要求每个战士必须洗脚,但宿舍内还是有臭脚丫子味。

新兵训练最后半个月,是由上级领导来考核我们近三个月的训练成果。每个班长也卯着一股劲,希望自己带领的新兵班能取得好成绩。

最后还进行了打耙成绩考核。条令要求,五发子弹,四十环为良好,四十五环以上为优秀,当时我还打了个四十五环。

但我们在投掷实弹课目时,出了点小意外。在我们排投掷时,是由团的作训参谋来监督安全,这个作训参谋也参加过八四年大阅兵,人有点高傲。我们投掷手榴弹的地方是从一处高地往坡下投,在每个战士投掷时,投出去手榴弹后战士会迅速趴下,但作训参谋有个习惯,总是抬头看一看炸点的效果。在投完前二十名战士时,一切都很顺利,第二十一名战士投掷的距离太近,当战士迅速趴下时,而作训练参谋还是习惯性地抬头看向炸点,作训参谋刚一抬头,只听作训参谋“呀”的一声,迅速趴下了,当作训参谋再次抬起头时,已满脸是血。新兵排长看到这种情况,迅速喊来随队卫生员,当时只能看到血是从右眼上部流下来的,卫卫员迅速拿出止血纱布,用力压在出血部位,并迅速用执勤保障车辆送往了三四九医院。以后得知,作训参谋只是被一块小弹片划伤了眼皮,其他器官并无大碍。

在下老连队前,我们又进行了一次一百五十公里的越野拉练。早晨起来出发时,天还好好的,到了下午,天下起了小雨,我们所背的被褥也淋湿了。在这种情况下,一些训练课目还得必须进行。进行防空训练时,有的战士趴在了有雨水的水洼中,鞋子衣服也湿了。在晚上七点钟,我们新兵连到达赞皇县境内,冬季天短已经很黑了,还要埋锅做饭,由于所带木柴已淋湿,很难把火生着。没有其他好办法,随队训练的王参谋要求,从保障车辆中抽了点汽油,才总算点着火,把饭做好了。吃完晚饭已是晚上十点,在炊事班做饭时的工夫,战士利用这个时间,每个班都已支好了自己的帐篷。由于地面太湿,无法铺下褥子。没有其他好办法,连长命令排长们坐着保障车到镇上,给每个班买了一块5x7米的塑料布,铺在每个帐篷的地面上,总算凑合着过了一夜。

在一九八五年元月十日,我们全体新兵被分在了各自的老连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