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中有天意,皇帝掉一滴墨竟让他一步登天

冥冥中有天意,皇帝掉一滴墨竟让他一步登天


人们常说:无巧不成书。

在现实生活中,确实会发生巧合之事,令人思量:这巧合的背后到底潜藏着哪些难以说清楚的事情。

人们也不免怀疑,究竟是天意,还是巧合?近代著名书法家、金石收藏家张祖翼在《清代野记》“意外总兵”篇中,就记载了相关事件

张祖翼载说,这件事情是他自己从一位名叫范啸云的军官那儿听来的。

清朝同治年间,湘军和淮军兴起,平定了太平军、捻军及回部叛乱等,有功人员很多,光是交吏部或军机处记名,以备提升推荐做提督的人数,就高达八千,总兵人数则有两万,副将以下的人数,更是数不胜数。

不过,这些人基本上都只是挂个名号而已,大些的官职要想到实缺,必须督抚在皇帝面前秘密保奏才行得通。

安徽桐城有一位名叫陈春万的人,他原来是位农夫,由于力气大,且有胆量,他在同治初年选择加入湘军,并跟随大军转战到关陇,立下了不少功劳,进而被左宗棠保举为“记名提督”,还获得了“巴图鲁”的称号及赐给黄马褂。(“巴图鲁”是指“英雄”、“勇士”,属于满洲传统封号之一,后来演变为清代时期赏赐给有战功者的封号。)

虽然左宗棠喜欢陈春万的勇敢,但考虑到他缺乏智谋,又不认识字,十多年来就让他一直做个下级营官。

因此,陈春万不但没有得到提督一职,甚至连数营统领都得不到,他也因为不得志而郁郁寡欢。

左宗棠出关后,陈春万的军营又遭到裁撤,缺乏赖以为生的技能的陈春万,贫困到连家乡都回不去了。

陈春万等到左宗棠班师回来,前往求见,希望对方能看在老部下的份上,给予一个差事干。

谁知,左宗棠一见到陈春万,竟对他道喜。

陈春万觉得奇怪,便说:“属下是来求中堂大人赏口饭吃,哪来的喜事呢?”

左宗棠说:“你还不知道呢?你的官印都赶上我的大了。”

这样的回话,更搞得陈春万一头雾水。

左宗棠让人摆下香案,宣读圣旨,陈春万跪下听旨后,这才知道自己被御批肃州镇(今甘肃酒泉)挂印总兵。

而且,圣旨已经到达好几天了,官员正在派人到处找他,只是都没有找到。

按照清朝制度,挂印总兵权力是非常大的,跟普通的总兵完全不相同。

挂印总兵不受总督节制,可以越级上奏,如宣化镇总兵,使用的是定边左副将军印。

当时左宗棠怀疑陈春万是托李鸿章秘密保奏而获得挂印总兵一职,因此内心很是嫉妒。

因为肃州镇总兵出现空缺,按照惯例应该是要由左宗棠密保奏的,但左宗棠密保奏过的两个人,居然都没有获得皇帝任用。

后来左宗棠听宫廷里的人说,军机处当天把名单送到皇帝那儿等御笔批示。

结果,皇上因为毛笔蘸红墨水太多了,还没有看到左宗棠保举的人时,红墨水就滴在了陈春万的名字上,而且还好大一滴。

皇上接着说:“就用这个人吧!”

总结来说,陈春万得到这个职位实在是一场意外。

不过,陈春万在任上不到两年,就因为生病而辞职归乡,最终还是没有长久担任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