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车祸失去双臂的印度花季少女,移植他人手臂后,皮肤慢慢变白

因车祸失去双臂的印度花季少女,移植他人手臂后,皮肤慢慢变白

每个人都希望拥有自己平安健康而幸福的人生,但意外总在最措不及防的时候砸下重重的一击。所谓天有不测风云,许多人都因为沉痛的意外而丧失了自己原本健全的肢体。

随着如今医疗技术的高速发展,不光是各种义肢的出现,肢体移植也成为了可实现的医疗目标。随着移植手术的成功,新的肢体会逐渐适应躯体,慢慢融合成主人的一部分。

在发生各种难以预料的无妄之灾后,这项技术已经给越来越多坠入绝望低谷的人们带去了新的希望。有时,甚至还会带去一些现代医学难以解释的巨大惊喜。

什利亚(Shreya Siddanagowder)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印度少女。18岁的时候,她和所有怀抱着梦想与抱负的同龄人一样,就读于自己心仪的大学:麻省理工学院马尼帕尔分校。

2016年9月28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大意外改变了她的一生。

这天结束与父母的度假后,什利亚坐上一辆大巴车准备返回学校。正当她回味着假期的美好时,大巴车却措不及防地发生了侧翻,并滑行了大约100米的距离。

在这次严重的交通事故中,什利亚受了重伤。她的右前臂被完全压碎,左前臂折断,仅剩一些皮肤和肌肉连接着,全身到处都是深深的伤口。

什利亚被送往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后,医生进行了紧急抢救。她幸运的保住了生命,但因为前臂受损过于严重,不得不进行双臂截肢。

听到这个消息后,什利亚感觉自己的全身仿佛被电击了一般,意识陷入了茫然。失去双臂,是她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事,这是一种怎样的毁灭性打击!

几天后,什利亚第一次看到了自己解开纱布之后的残肢。那一刻,她简直无法想象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光景:失去双手意味着连一个人最基本的生活需求都无法独立完成,哪怕是擦鼻子和上厕所,都不得不依靠其他人的帮助。

她感觉非常的绝望,前途的渺茫使什利亚极度的悲观与不安。她经常一遍遍的问她的母亲“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会遭遇这么不幸的事?”

“你经历了这么巨大的不幸,可你是如此勇敢。如果这件事连你都不能面对,我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母亲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一遍遍的鼓励着。

什利亚无比感激自己拥有一个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的母亲,因为母亲的鼓励,她知道自己不能就这样消沉下去,绝对不可以放弃自己,至少她还拥有健全的双腿。

幸运的是,虽然失去了双臂,但什利亚的其他伤势都逐渐康复了。出院回家后,她开始积极练习用脚趾操作手机、 电脑甚至电视遥控器,并且在几天内就可以熟练进行这些操作了。

她试着适应这样的生活,一点一滴的在日常的进步中寻找微小的快乐,并且也真的开始逐渐觉得自己可以接受这场不幸的意外给生活带来的转变了。

但是几个月后,义肢的出现让她再次烦躁了起来。

当残肢可以佩戴义肢后,她发现这些笨重的假肢十分不便,而且非常丑陋,什利亚简直无法想象在未来的50年人生中都要依靠这样的义肢生活。

看到女儿的低落,什利亚的父母开始四处咨询其他的治疗方案。很快,他们打听到了手部移植手术:这样的高难度外科手术在全球已经有200件成功案例,印度也已经有三次成功的先例。

什利亚立刻对手部移植手术充满了期待。但是当时许多医生都劝告她,这是一场极其复杂的高难度手术,失败的可能性很高。

无论如何,什利亚也不想将自己的后半生牢牢束缚在丑陋且不便的假肢上,对于她而言,没有什么比手部移植更好的选择了,什么样的劝告都阻止不了她的决定。

她渴望再次拥有双手。

什利亚清楚的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怎样的难关,在自己的身体上“安装”别人的双臂,无论是心理上还是实际操作上,都是有着巨大难度的挑战,其结果将伴随一生。

医生告诉她,就算移植手术成功,她也需要终身服用免疫抑制药物,这将有一定的概率伴随不良副作用。而且在移植后,她需要面对漫长的康健训练,用来恢复新手臂的功能。

对于拥有新手臂的渴望,战胜了面对一切未知的恐惧。

2017年,带着坚定的决心,什利亚前往了科钦,那里有最顶级的移植手术专家,也是当时亚洲唯一的手部移植手术中心。

接受手臂移植手术前,需要经过长达数月的评估和咨询。专家需要评估患者整体的健康状况,还需要进行血液检查、X光检查等等,并评估截肢肢体的神经功能。

科钦的专家在全面检查了什利亚的情况后,接受了她的移植申请。合格的申请者会在网站上登记注册,并且进入排队等待供体的名单上,在确定供体前会根据肤色、尺寸和血型等等因素来与患者进行匹配。

专家给什利亚打了预防针:在印度这种宗教国度,很少有人愿意捐赠手臂。

再过去的很多年里,人们逐渐有了捐赠器官的意识,也有越来越多人愿意捐赠内脏,但是几乎没多少人愿意捐赠双手,因为完整的双臂涉及到他们的文化信仰。

这意味着即使专家愿意为什利亚进行手部移植手术,也很难找到合适的供体,甚至有其他患者已经为此等待了数年之久。

带着失落的心情,什利亚回到了酒店,并且在心里暗暗做好了等待供体长期抗战的准备,她知道也许需要为此等待一年,但决不会放弃。

然而在遭遇了最大的不幸之后,突然又迎来了意外的转机。仅仅一个多小时后,什利亚就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刚好到了一个血型匹配的捐赠手臂,她可以立刻去进行配型。

大喜过望的什利亚立刻奔赴医院,医生看着她激动的表情,有些欲言又止的问:供体手臂是来自于一个男性,肤色和尺寸与你并不匹配,你可以接受吗?

什利亚毫不犹豫的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对于再次拥有极度稀缺的健全双臂而言,来自异性的手臂实在不是什么问题。

在手术室外,什利亚见到了这双手臂。它来自于一个经历了自行车事故后脑死亡的年轻男性,他的父母带着巨大的悲伤,心甘情愿而坚定的捐献了儿子身上所有可以使用的器官与肢体。

这是一双粗壮的男性手臂,有着黑褐色的皮肤与健壮的骨骼,在外形上与小麦肤色体型娇小的什利亚完全不匹配。

但她义无反顾的走进了手术室。

整场手术一共由20位外科医生和16位麻醉师协力完成,医生们首先固定住骨骼,然后一点点连接动脉、静脉与肌腱肌肉,最后将皮肤缝合在一起。

经过14个小时超高精度的手术操作,什利亚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完整。

看着眼前这双黝黑健壮的大手,什利亚开心极了。她告诉捐赠者的父母:你们的儿子还活在我的身上,我会一生为他和你们祈祷!

她成为了全世界第一位接受男性手部移植的女性,也是全亚洲第一位接受双侧上手肘移植的人。

即便手术获得了巨大成功,要像正常人一样使用自己的新手臂却是一件任重而道远的难事。

移植完成后,什利亚需要进行大量的复健训练,与普通的受伤康复不同,这种移植后的适应训练将是以年甚至十年为单位,直至贯穿她未来的整个人生。

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里,什利亚在科钦接受了密集的物理治疗。周围神经的连接发育需要漫长的时间,每天只有不到1mm的增长。

在最开始时候,什利亚觉得这双新手臂沉重极了,她完全无法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自己抬起手臂,但随着治疗与复健,似乎新手臂开始逐渐与她真正融合了。

这种融合不光是感知上的,什利亚和医生们惊讶的发现新的双臂在视觉外表上也产生了变化。

最初的变化是手臂的重量下降,新手臂上的脂肪开始慢慢溶解,肢体似乎在自动的适应什利亚瘦削的上肢。

医生们对这种变化进行了解释,认为是肌肉在对新的宿主进行自我调节,逐渐连接的神经开始发送信号,肌肉将因为这种再生信号来调整自己的实际功能。

什利亚的新手臂开始逐渐适应女性的身体。

不仅仅是重量的减轻,随着时间的推移,什利亚的母亲发现她的手指变得更细更长了,原本关节粗壮的男性手指变得越来越像女人,手腕也开始变细。

最最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原本皮肤黝黑的新手臂,竟然慢慢变浅了!在一两年后,原本巨大的肤色差异在逐渐缩小,新的手臂越来越接近什利亚原本的小麦肤色。

医生们感到诧异极了,他们从未预料到这样的变化。由于先例太少,甚至无从考证其他患者的相似情况。

尽管如此,还是有人试图解释这种变化,他们认为什利亚在手术后经历过一次感染,虽然最后安全度过难关,但她因此暴瘦了12斤,这也让新的手臂一起失去了脂肪,手指也更细了。

但对于肤色的变化,就让所有医生犯了难。他们对什利亚进行了全身检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原本这项手术在全球范围内就仅仅只有200个先例,而且没有任何科学资料记载过皮肤或手臂的形状会发生变化,更何况跨性别手部移植的研究更加有限。

医生们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开始了各种各样的科学猜想。有医生认为,是因为女性荷尔蒙的分泌让新的手臂产生了形状与肤色上的变化,以便更加匹配女性宿主。

也有医生认为,在一年多的恢复时间里,供体的手臂与宿主的身体之间的淋巴通道已经完全打开,允许体液的流动循环,从而产生了新的黑色素细胞取代了供体手臂原本的细胞。

由于肤色的深浅是由黑色素产生的,什利亚本身的黑色素并没有那么多,不足以让供体的手臂维持原本的肤色,所以手臂的颜色变得越来越白,并且逐渐接近什利亚自己的肤色。

但无论哪一种说法,都无法得到确切的科学验证,一切都是医生们的猜测。

对于什利亚而言,这就是命运最好的安排。她并不关心新手臂发生变化的原因,只是深深的认为这双手臂已经真正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

在手术的几年后,什利亚拿起笔,在笔记本上写下这样一句话。

“有时候美好的事情会分崩离析,但正因如此,更好的事情才会聚合在一起。”(Sometimes good things fall apart so that better things can fall together)

到了今天,她的笔迹几乎已经与她失去双手前的原稿一致,这意味着什利亚的手臂功能已经有了一个较大的恢复。

2022年,什利亚的复查结果也十分乐观,她的理疗师说,新手臂只剩下三个神经,以及手指肌肉中的一个还没有完全恢复作用,但这些都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善。

对于移植手臂,无论多么积极的复健训练,都很难达到原生手臂那样的运用自如,很多微小动作的练习都需要用漫长的一生去反复锻炼,才会变得越来越熟练自然。

什利亚永远不会放弃锻炼自己的手臂功能,对她来说,珍惜这双失而复得的手,将是未来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在手臂的肤色变得与自己的肤色几乎完全一致后,她开始涂起鲜艳的指甲油。变得纤细的手臂与手指配上美丽的指甲油,已经可以让她无差别的进行正常女性的社交活动了。

虽然因为手术导致了数年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逐渐康复后,什利亚认为自己应该回归年轻女孩应有的生活,尤其是学业。

由于意外的发生,什利亚遗憾的退出了自己原本在麻省理工学院马尼帕尔分校的工程学学业。随后重新进入了弗格森学院攻读经济学学士学位。

在上一次的学期考试中,什利亚顺利的完成了试卷答题——用自己新的双手。

Indian Transplant Newsletter.Vol.18 Issue No.56; ITN NEWSLETTER

Woman’s transplanted ‘man hands’ became lighter and more feminine over tine; LIVE SCIENCE

Hand-made tale:Indian amputee’s new lower limbs adapt to her body; MEDICAL XPRESS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