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研究氢弹,第一个实验体还是日本

美国研究氢弹,第一个实验体还是日本

时间是1954年3月1日,当地时间凌晨4时29分,位置是比基尼环礁所在的马绍尔群岛,夏威夷以西2650英里辽阔的太平洋上的一条小岛链。

向东80英里外,日本拖网渔船“祥龙五号”在美军军事管制区外15英里海面打渔,一场灾难正在降临。

拖网渔船的日本渔民发现一奇特景象,纷纷跑上甲板。太阳从西边出来,一个火球越变越大,直到白垩一样的物质——热核爆炸后具有极强放射性的珊瑚粉末——从空中飘落。


接下来几天,世界其他居民对发生在马绍尔群岛的一切一无所知。原子能委员会发布新闻审查令,要求媒体报道不得涉及大面积放射性沉降、岛礁大规模人员撤离等核爆后果。

6个月后,“祥龙5号”首席无线电操作员爱吉久保山去世。“祥龙五号”渔船上的所有渔民都一直遭受到放射性毒害,直到秘密被揭开才知道真相。


“所有携带护目镜的观测者,请戴好护目镜!”

24岁的核武器工程师的弗里德曼瞬间感到心神不宁,他前一天晚上没有休息好。谁可以在氢弹试验前安然入睡呢?潘多拉魔盒即将被打开。

引爆氢弹的时间已不到两分钟,一名来自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失落啜泣,他忘了带护目镜,现在去拿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弗里德曼把自己的护目镜递给他,由于没有眼部防护,弗里德曼不得不转过身,背对核爆现场。

扩音器里传出最后几秒倒计时的声音,没有一个人说话。“5、4、3、2、1”。

随着“幸运城堡”的引爆,有史以来最大的核火球瞬间点亮了整个天空。整个爆炸火球直径4.5英里、高9英里。


一束热核反应光线,也被称为“泰勒之光”,横空出世,如伽马射线般布满了整个天空。

通过泰勒之光,日常情况下不可见的物质变得肉眼可见,此刻,弗里德曼正背对氢弹爆炸,却面朝那些见证氢弹试验的科学家。在弗里德曼眼里,这些科学家变成一群骷髅。他们的脸看起来不再是人形,只是下颌、眼眶、牙床和颅骨的组合体。

“幸运城堡”按“泰勒—乌拉姆”(Teller-Ulam)构型制造,其命名是为纪念这种构型的共同设计者爱德华·泰勒(Edward Teller)与斯坦尼斯拉夫·乌拉姆(Stanislaw Ulam)。“幸运城堡”的爆炸当量实际达到1500万吨之巨,没有人预计到它的威力如此之大。

短短60秒内,蘑菇云高度就达到5万英尺,是当时民航飞机最高飞行高度的两倍。蘑菇云的盖最终达到惊人的70英里宽。蘑菇云巨大无比的“柄”,将上百万吨珊瑚礁粉末从海中吸走并卷入空气中,随后它们被驱散至高空急流中,成为放射性尘埃。这些放射性珊瑚残骸将随之分布到全世界各个角落,并成为一个秘密。

时间慢慢过去,快速膨胀的蘑菇云终于放慢了扩张速度。弗里德曼看着那些惊恐不安的科学家,他们表情好像在说世界末日到了,脸上充满极度恐惧和绝望。然而,很快那种表情一扫而光,他们脸上从恐惧转为满意。


“幸运城堡”的毁伤规模是史无前例的,它释放的能量是科学家预先计算的2.5倍。此次试验造就了史上最严重的放射性灾难。实验景象看起来远比预想的还要糟,棕榈树不断燃烧,地面上满是死鸟。目之所及,已无生命,而且感觉其他地方也不会有生命。


#历史杂谈##历史有知识##氢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