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好处哄骗幼女并实施奸淫,属于强奸罪中的加重情形吗?

以好处哄骗幼女并实施奸淫,属于强奸罪中的加重情形吗?

案情简介:

2018年3月,犯罪嫌疑人张铁柱多次将被害同村留守女孩小雪(女,7岁,小学生)哄骗至村后后山小树林内,以“玩游戏”、买零食、给零花钱“为诱饵哄骗小女孩让其躺在地上进行强奸:

2018年3月,张铁柱在村小学附近的广场,发现小女孩小雪(无家长陪同)在广场玩耍,便上前与其搭讪,以带小雪去摘桃子、买糖果的方式进行言语哄骗,随后张铁柱将小雪带至村后后山小树林内,谎称要与小雪“玩游戏”,将小雪裤子脱掉,对小雪实施强奸。

两次作案后,张铁柱又以给小雪买零食、拿零花钱的方式进行哄骗安抚,不让其告知爷爷奶奶。


2018年3月22日中午,张铁柱又来到村小学门口守株待兔,等到小雪从学校出来正准备回家,又以带小雪去买零食为由进行哄骗,待小雪回家出来后,又准备将小雪带到后山小树林进行强奸,当张铁柱将被害人小雪带至镇社会福利院处时,被害人小雪称下午要到学校上课,故张铁柱便将小雪送到学校外,并给其买水以及零食进行哄骗安抚。

2018年3月24日,经XX县人民医院体检,被害人小雪外阴有损伤且处女膜已完全破裂,局部未见新鲜裂痕。

此外,被告人张铁柱在1987年因犯盗窃罪被XX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后因脱逃被加刑二年;1998年因犯抢劫罪、奸淫幼女罪被XX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后因脱逃被加刑二年;2012年7月因犯强奸罪被XX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2017年12月13日刑满释放。


案例评析

本案处理重点主要在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不符合刑法明确列举的加重情形是否能认定为情节恶劣。

关于被告人奸淫幼女,是否属于情节恶劣的情形,有两种看法:

一种看法认为,不宜以强奸罪的加重刑罚量刑,理由在于本案中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并不符合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具体情况。

另一种看法则认为,首先被告人对被害人多次(三次)进行强奸的行为,会对其身心造成严重的创伤,其恶劣性远重于强奸罪的基本形态;其次被告人奸淫农村留守儿童;多次实施强奸;有两次强奸犯罪前科,且均针对未成年人实施强奸犯罪,应当认定为奸淫幼女“情节恶劣”。

司法实践中,实际发生案件具有复杂性、多样性,判断是否属于“情节恶劣”,应结合案件具体事实、情节,社会危害程度,从犯罪主体、犯罪对象、犯罪地点、犯罪后果等诸多方面综合判断。

本案中,被告人的强奸行为虽然不符合“强奸多人”“在公共场所强奸”“两人以上轮奸”等刑法明确列举的加重情形,但是,综合考量,被告人已有两次强奸犯罪前科劣迹,被害人均是幼女,现又多次对同一被害人实施强奸,且被害人系不满十二周岁的农村留守儿童,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体现出较深的主观恶性和较大的社会危害性,总体上与刑法所列的单项加重情节的危害程度相当,故应认定为“情节恶劣”。

本案的公检法三机关考虑到被告人的强奸犯罪前科劣迹、现又多次强奸不满十二周岁的农村留守儿童,均认为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体现出较深的主观恶性和较大的社会危害性,故认定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属于强奸犯罪中“情节恶劣”的情形。

可以说,本案认定为情节恶劣,符合罪刑相当原则的要求,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实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