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士兵对令公的爱妾,一见钟情,本以为性命难保,谁知令公赐良缘

一士兵对令公的爱妾,一见钟情,本以为性命难保,谁知令公赐良缘

唐末五代时期,梁朝有一虎将名叫葛周,此人乃真英雄也,早年跟随朱温一同起事,后来朱温做了大梁皇帝,葛周封了节度使,镇守兖州,人人仰慕他的威名,被人称为葛令公。

葛令公账下有一个手下,复姓申徒,名泰,身材魁梧,武艺高 强,轮刀射箭都是一 流。因此在葛令公身边做了一个亲兵。

一日葛令公去山中围猎,申徒泰一箭射到一头鹿,有三班人前来争抢,申徒泰一手提鹿,一手打赢了三班数人。

申徒泰自幼家贫,至今未娶,独身一人,便住在府厅耳房的一个角落,因此,人们顺嘴叫他“厅长”。

话说两头,葛令公家里姬妾众多,他嫌宅院太小,让人看了一块地形,找了个大点的地皮,盖个新的府 邸,限期一年内完工,每日让申徒泰去查看两次。

清明节那天,葛令公在兖州中蕞 高之处的岳云楼上设宴,家中的所有姬妾们一起登楼游玩。令公有很多姬妾,但是只有一位,生得很是美貌宛如天仙下凡,名叫弄珠儿,令公非常喜欢,日夜专宠,家里人都称她为“珠娘”。

刚好申徒泰前来汇报施工进度,令公赏了他三杯美酒,申徒泰喝完了酒,站到了旁边,一抬头看到了令公身边站了一个美人,心中想道:“这个世上会有这么好看的女子?难道是天上下凡的仙女?”

那申徒泰正值青年,看到如此仙女站在面前,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看,真是忘乎所以,刚好令公有事情要问连喊几声:“厅长”,看的如痴如醉,一个字也没有听到。

自古道:心无二用,申徒泰看那美人太出神了,所以什么也听不到。

葛令公看到申徒泰眼睛不眨地盯着自己的爱妾,已经知道了其中的意思,笑了笑,叫人撤了宴席,没有叫他更没有说破。

申徒泰的同事们看到了那一幕,都替他捏了一把冷汗,过后将事情告诉了申徒泰,听后大吃一惊,心想:‘这下完了,我这条命迟早不保。’担惊受怕了一整夜。

第 二天令公在大厅议事,申徒泰躲得远远的头也不敢抬起来,一连很多天都精神恍惚,心神不定。

葛令公看出了他近日状态不好,担心受到惊吓,便主动安慰了他,还让他前往新府监督工程,感觉自己捡了一条小命,心里才安稳了几分。

忽一日,葛令公让人速传申徒泰前来,申徒泰不知道找自己前去会有什么事情,一路上内心恐惧,来到府衙赶紧道:“令公大人唤小人前来有何吩咐?”

葛令公道:“唐军派李存章领兵侵犯我山东境界,收到皇上告急文书,让我出兵抗敌,你和我一起前去。”

申徒泰领旨,葛令公赏他了一副铜盔甲,申徒泰心里真是一惊一喜,惊的是怕有过错,会和之前的过错一起处罚,喜的是上阵杀敌,可以立功。

葛令公带兵来到了战场,李存璋占领高地,葛令公见失了地形只能后退十里扎营,以防冲突,一连几日的叫阵,那李存璋只守不战,时间长了招架不住。

直到第 七日葛令公拔营起兵,直逼李存璋大营进攻,那李存璋早就做了准备,在山前结成方阵,四面埋伏,葛令公派去冲阵地都被射回。

葛令公亲 自带兵来到阵前,看了一会,感叹道:“人传李存璋柏乡大战,用的就是此阵“九宫八卦阵”,果然是大将之才。”

葛令公看到战士们又累又渴,想退兵又怕唐军乘胜追击,自己一时拿不定主意,转身问申徒泰有何建议。申徒泰道:“给我几名亡命士兵,冲入阵中,他们阵法大乱,到时大军入阵,定会成功取胜。”

葛令公点头同意,申徒泰大喊一声“有志气地跟我前去破阵。”无一人回应,只见申徒泰一人一马一刀直奔敌军阵中杀去。

葛令公赶紧集结众将准备前去接应,之见那申徒泰马不停蹄,刀不停手,拼命而来,遇到他的就如砍瓜切菜一般,直冲阵中,就像入那无人之境,一刀将敌军先锋沈祥的脑袋砍了下来。

跳下马从地上捡起沈祥脑袋,飞身上马,杀了出去,无人敢拦。

葛令公大旗一挥,大军长驱直入,唐军大乱,被打得七零八落,死的死,逃的逃。梁军大获全胜。

葛令公道:“今日之战全靠申徒泰一人之功。”葛令公大喜,写了表扬申徒泰的奏书递与朝廷。

传令犒赏了大军,休整三日班师回兖州。

葛令公回到家中,侍妾们前来恭贺,令公笑道:“为将者出征杀敌乃分内之事,何足为喜?”又说道:“弄珠儿到有一喜,你们应该恭贺她。”众人不知珠娘喜从何来?

令公道:“这次出征,多亏了一人才能大获全胜,我将弄珠儿赠他为妻,我此生不会开玩笑,已经命人备下了60万钱作为嫁妆,今天开始珠娘你在西厢房住下,不敢在让你侍奉身旁了。”

弄珠儿听后大吃一惊,泪如雨下,说什么也不同意。令公道:“今日之事由不得你,那日岳云楼我见他对你一见钟情,此人未娶,又立了大功,将来功名肯定不会低于我,做他的妻,要比做我的妾要好很多。”

再说申徒泰回城后立了大功,却不敢邀功,依旧在新府做监工。

新府 邸盖好前来汇报,恰好库史也来汇报,60万钱的嫁妆已经备齐。

令公命人找了好日子,合家迁往新府 邸居住,只留下了弄珠儿还有十几个侍女和养娘们。

这日申徒泰前来新府 邸祝贺,令公叫申徒泰上前道:“此次大战之功,久未图报,听闻你尚未娶妻,小妾颇有姿色,许你为妻,嫁妆已经备好,都在旧府,今天吉日,你们今日完婚,旧府送给你们夫妻居住。

申徒泰听闻吓得面如土色,一直磕头,口里只说“不敢”二字。令公道:“我主意已定,不要推阻”。

令公命人给他换上了新郎官的衣服,披红戴花,随着奏乐声回到了旧府,只见旧府张灯结彩,丫鬟,养娘引出新人拜堂,锣鼓喧天,送入了洞房。

申徒泰在新房里掀开盖头,定眼一看,很是惊喜,正是之前在岳云楼看到的仙女,当时因为贪恋美色,差点丢了性命,谁知今日有幸成为了自己的妻子。

次日,二人前来拜谢了葛令公,令公却挂了回避牌,不愿相见。

二人刚回到家中,就看到令公亲 自前来,申徒泰赶紧上前跪迎。令公拿出一道告身,提拔申徒泰为参谋。从此再也没有人叫他“厅长”二字了。倍有面子,十分感激。

一日与妻子闲聊,才知岳云楼之事令公记在了心里,没有怪罪反而割爱。感叹道:令公之举重贤轻色,真大丈夫之所为也。

这一事很快在军中传开了,没有一个人不夸奖令公仁德,都愿为令公出生入死,令公在地方安静,百姓安乐。

故事改编自:《三言两拍· 葛令公生遣弄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