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级战犯当上首相,日本经历了什么?

甲级战犯当上首相,日本经历了什么?

1878年5月14日,明治维新的元勋大久保利通在去办公的途中,遭遇六名武士袭击。大久保利通被称为日本的俾斯麦,在当时,权势无人可及。面对刺客,大久保气势凌人,而刺客也毫不手软,一代政坛霸主倒在血泊之中。要变天了,所有人都在猜测,谁刺杀了大久保?


1


1853年之前,日本都是关起门来过小日子。幕府将军、天皇,各地藩主,处于一种默契的平衡。幕府干具体活儿,天皇养尊处优,各地藩主安心当土皇帝,各有各的滋润。

到了1853年7月8日这一天一切都变了。这一天,美国海军少将柏利率东印度舰队开进江户湾,平静的小日子被打破了。

柏利对这个神秘的东方岛国充满好奇。他希望这个国家打开国门,大家搞搞贸易。那么应该找谁谈呢?谁是话事人?是住在京都的天皇,还是江户的幕府将军?

当柏利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幕府将军正躲起来瑟瑟发抖。美国人船坚炮利,可太吓人了,他们要干啥?

柏利敲开了幕府的门,众人陶醉于来自西方的甘美的白兰地,很快,双方勾肩搭背谈起了合作。然后,英国人和法国人也闻讯而来,缔结和睦友善条约,小岛上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2


打开国门,对于幕府、藩主、天皇,并没有实际上的坏处。身居高位者,无论世道如何,总能有全身之道。处境稍微差一点的,就是天皇,幕府作了这么重大的决定,似乎一切与皇家无关。但天皇也习惯了,反正是江户时代嘛,将军说了算。

意见大的是长期被列强盘剥大普通老百姓和一些不得志的下级武士。所谓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就这么放洋人进来,算不算丧权辱国?

不得志的下级武士,则看到了振兴事业的希望。他们化身为激进派,进京聚集,联络朝中不满幕府的皇亲国戚,喊出了尊王攘夷的口号。他们希望与同样失意的天皇结成联盟,驱除洋人,同时打倒幕府。

大久保利通就在此时崭露头角。倒幕运动中,他与西乡隆盛,木户孝允并称维新三杰。

幕府倒下后,组成了维新政府,官员大多出自四强藩:萨摩藩、长州藩、土佐藩和肥前藩。大久保利通、西乡隆盛、木户孝允也在其中担任要职。日本进入藩阀政治时代。


3


在建设国家的思路上,维新政府内部出现了争论,西乡隆盛、木户孝允等主张出兵朝鲜,一是因为丰臣秀吉几次打朝鲜失败,武士阶层一直憋着劲要找回面子;二是为那些在现代化建设中,逐渐落寞的武士们找点活干。

但大久保利通去了趟德国之后,思想上与西乡隆盛等有了偏差。他觉得日本振兴,不应该跟周边挑起战事,而是强大国体。他希望像俾斯麦一样,改革,搞中央集权,由此征韩论争愈演愈烈。

1873年10月,西乡隆盛心灰意冷,辞职回到鹿儿岛。大久保利通独揽大权,尽展政治抱负。在斗争中败下阵来的征韩派,随着西乡隆盛的归隐,成为政府的反对者。维新三杰的另一位,木户孝允则激烈批评大久保的政策。

于是,失意的征韩派与自由民权派结盟,创建了爱国社。征韩派大多是各藩地的士族和武士。刺杀大久保利通的,就是来自爱国社的六名征韩党人。


4


大久保遇刺之后,政府加强了对民间反对者的压力。1877年,政府荡平了反政府军团。但在两年后,爱国社重树大旗,所应者,多为一剑短身,赤诚许国的族。1881年,在爱国社的基础上,自由党诞生了。这个自由党成立了三年之后就解散了。

因为在当时,由萨长土肥轮流话事的藩阀政府还接受不了这个自由党。除了政府打压,自由党自身也存在问题。

藩阀政府与自由党领袖时常拉下帘子商量重要事情,以此离间党众。同时极力打击他们的信念。

自由党初代总理,板垣退助,副总理后藤象二郎,由三井企业出资,去法国旅游。三井支付这笔赞助是有好处的,他们与陆军省的业务承包合同得以延长。这也是财阀的发端。

板垣在法国所见所闻,打破了他的美好幻想,回日本后便向党人提出解散自由党,但遭到了反对。

1883年10月,枥木县令遭遇暗杀,暗杀团遭到追捕后投降,共16人,全部为自由党人。暴力事件让自由党的上层深感不安,担心被激进派带偏,最终,成立仅三年的自由党解散。

但自由民权运动并未熄灭,他将以另一种方式复活。


5


三年又三年。1886年10月200多名前自由党成员再次聚在一起,听一名叫“星亨”的人激情演讲。星亨说:自那以后,人们闭口不言,有如沉睡;我们时常为小事倾轧,这样下去一点好处没有,我们应该去小节,存大同!事业搞起来啊,兄弟们!

这就是自由党解散之后,自由党人活动的延续。

这个活动被称为“大同团结运动”一开始也搞得轰轰烈烈。星亨的提议得到了巨大的回响。

神助攻,来自于1887年4月20日,首相官邸举行了一场舞会。

这是一场化妆舞会,首相伊藤博文扮演威尼斯商人,井上外相说起了相声,以此讨好西方各国要人,联络感情。目的是为了修改《安政五国条约》。1858年,日本安政年间,被迫与美荷俄英法五国签订的五个不平等条约。现在日本正在崛起,已经能够与西方列强勾肩搭背,再保留这样的不平等条约,面子上挂不住。便想办法把这个条约改一改,政府采用的方式是通过社交活动,慢慢谈。

消息一经披露,日本老百姓不干了,旧自由党人趁机搞起大同团结运动。刚开始主要是给各级政府提意见,他们称之为“建白”。提意见谁不会?所以活动越搞越盛大,星亨一看势头不错,决定再加一把火,把前自由党副总理后藤象二郎也拉了进来。作为有资历的前辈,后藤象二郎成为运动的精神领袖,被称为大同团结运动的“眼目”。

这么一来,如虎添翼,意见提得也越来越激烈,从单纯动嘴,发展到围堵政府部门,然后发生冲突,要求面见伊藤博文,在他面前静坐,最后终于发展到动手,一群激进的年轻成员,手持棍棒,放火、杀人、埋地雷……运动失控了。

政府一边武力反击,一边分化内部。后藤象二郎受邀入了内阁。在运动集会上象二郎慷慨陈词,给同伴解释自己的决定,但讲完之后,没有人给他掌声,一个人孤独地离开了会场。他的演讲内容是这样的:

我是为秉承皇上的圣意,也为了贯彻大同精神,这是象二郎对陛下的义务,也是象二郎对诸君的义务。会下众人当然不能接受,去你的啵……热闹的大同团结运动因为象二郎的入阁偃旗息鼓。


6


1948年圣诞夜,一位中年人走出巢鸭监狱的大门,一辆美军吉普早就等在那里。他就是岸信介,二战中的甲级战犯,东条英机时期的商工省大臣,战时负责军需和劳工事务。坐了三年牢,出来了。

与岸信介同一天获释的,是他的狱友,名叫笹川良一。此人曾是一个小型法西斯政党的党魁,战时在中国占领区做敲诈勒索的勾当。

两人走出监狱,开始了新的事业。笹川通过捞偏门,开设大型赌场等,大举敛财。再加上战时积累的人脉和来路不明的资金,成为了战后保守党派幕后资金运作的大佬。

岸信介祖上是长州藩士,藩阀政治的拥护者,也曾是狂热的右翼分子,现在,他将摇身一变,成为政党民主制的捍卫者。

大同团结运动之后,自由党从1890年第一届议会选举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通过多党联合,以及与伊藤博文内阁和山县有朋内阁的合作,成功从“民党”转变为“政党”。这期间,自由党历经联合与重组,先后成为:立宪自由党、宪政党,宪政本党,在二战之前,发展为一个保守政党,奉天皇为中心,与藩阀和军部对立。但随着军部崛起,军国主义控制政府,政党活动进入低潮。

战后政党活动复苏,走保守路线的自由党与民主党联合,成为自民党。在大企业和华盛顿的帮助下,自民党打造了强大的政治机器。建筑公司、黑帮、实业界、中情局和贸易公司的政治献金通过利益网络输入。只要有钱,选举就有搞头,各派系成员便有望终身连任议员。党内手握实权的大佬则轮流坐庄,出任党魁和首相。

1956年出狱8年后,岸信介成为自民党总裁,随后荣登首相宝座。幕后的资金操盘手就是跟他同一天出狱的狱友笹川良一等昔日的投机分子。

岸信介从法西斯战犯摇身变成首相,与美国的支持分不开。在当时的国际形势下,美国希望日本成为对抗苏联的盟友。岸信介的成长经历非常复合美国的需求。战后自民党一直致力于修改和平宪法。前首相安倍晋三是岸信介的外孙。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