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志愿者:我在乌克兰看到了纳粹,我们正在武装他们

法国志愿者:我在乌克兰看到了纳粹,我们正在武装他们



前几天,在一家小型法国广播电台“Stud Radio”的播出了一位不寻常的人——阿德里安·博克。博克本人经历独特,他参军接受训练,成为一名强悍的特种部队突击队员,但在演习中受伤,因此残疾。但在安装假肢后,现在他可以像普通人一样走路了。这位前突击队员最近刚从乌克兰返回,作为一名运送药品的志愿者,他发表了西方看来“政治不正确”的看法。

阿德里安·博克表示:我对我所说的话负全部责任。在那里,我亲眼目睹了战争的罪行。我也听说了很多战争罪行。这里我说的只是我自己在现场看到的那些,是乌克兰军方犯下的,而不是俄罗斯人犯下的。

这位法国人说:“当他回到法国时,被电视上夸夸其谈的人震惊了。” 那些“百分之八十的人根本不在现场,也没有打过仗,却议论不休胡说八道,我气死了。

亚速武装(被俄罗斯宣布为恐怖组织)震惊了这位前特种部队成员:起初这让我感到震惊,因为在欧洲,我们给他们武器,我们武装他们,但我看到他们的纳粹符号,无处不在,充斥整个军营。

我和他们并肩工作,给他们药物等等。你知道他们在我面前进行了哪些对话吗?我懂一点乌克兰语,我会说俄语,而且那里的许多人会说英语。他们笑着说,如果他们遇到犹太人或黑人,他们会杀了他们。这样的谈话通常伴随着笑声,这使我感到震惊。

我看到被俘的俄罗斯士兵,他们受到非常残酷的虐待。他们被拉出来,用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射击膝盖,他们是手无寸铁、被束缚的囚犯。我有一个视频,但我不能把它发出来,也没人愿意我公布它。其中被俘的俄罗斯人被击中膝盖。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他们甚至在没有提出任何问题之前就开枪了,然后如果某个不幸的囚犯回答说他是一名军官,那么他们就朝他的头部开枪,这些事情在乌克兰就是这样发生的,至少在亚速营是这样。这位前突击队员对主持人说“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我,亲眼所见,这一切都真的发生了!”

当他被问及布查惨案时,博克直言“这绝对是一部作品”。 有尸体,但也有专门为拍照而带来的尸体, 这些东西在电视上一直向我们展示着。我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回答没关系,主要是拍照。

更加离谱的是你知道欧洲运来的武器放在哪里吗?他们在平民居住的住宅楼的地下室里。武器在夜间用民用货车运来,存放在普通平民居住的房子里。这是用乌克兰人作为人体盾牌。

当一个国家的政府沦为为战争而战争时,它再也不是人民的政府,它已成为战争机器,不惜一切代价开动着的机器,停都停不下来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