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眠江底的千年古镇——剥隘,还有谁记得曾经的古韵余香「散文」

长眠江底的千年古镇——剥隘,还有谁记得曾经的古韵余香「散文」


长眠江底的千年古镇——剥隘

文/中书君

每当矗立在叉路口,总得做出选择。往左还是往右,因为无法回头,所以每一次选择都显得那么沉重。

记得在大学的时候,读过一篇写富宁剥隘古镇的文章。生在富宁的我,竟然没有踏足过那边古老的土地。文章中那个古色古香的剥隘古镇便成了我憧憬的去所。于是,那踏得光滑的青石板,那深深地透着神秘的古巷,还有那在山谷回响着的叮咚的马铃,便成了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影像。


剥隘古镇石阶


后来,深入了解得知。古镇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这里处于驮娘江与右江的交界,在依靠水路的古代,这里成了交通要塞。起初这里只有一户人家,住着父女两人。女儿叫“隘”,在壮语里“剥”是父亲的意思。因为父女两的热情好客,招待来往的客人,于是就用“剥隘”来称呼这个地方。因为是交通要塞,有商业头脑的人就会来此经商,慢慢地人多起来,变成了一个小镇。于是这里便有了来来往往的船队,和帮忙驮运货物的马帮。马脖子上的铃铛声和船哨,在这里历经几个朝代,响彻了上千年。直到近代工业革命,公路,铁路各种交通方式兴起,古镇才开始衰落。然而千年的繁华,给它留下多少的痕迹,如今已不复存在。


剥隘古镇旧貌


百色右江水利枢纽工程浩浩荡荡地开工了,而我心系的不是这项工程能带来多大的收益,而是工程上游的剥隘古镇,将会永远沉睡在水底。剥隘古镇,在你千年的残躯还在熠熠生辉之时,我无缘投身你沧桑的怀抱。如今你已把千年的厚重隐藏于碧波之下。我再也无法淡然忘记你的存在,于是我只能选择来到你新建的移居,我想,在这里也许能找到你的一缕残烟。


剥隘古镇旧貌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新的剥隘镇已经改变了模样,这里有的是砖石的高楼,有的是贯穿东西的柏油马路,有的是嘈杂的汽车轰鸣。我曾经脑海中的青石板,幽深的古巷,叮咚的马铃声,再也找不到一点点蛛丝马迹。或许从那个还未建成的码头上的那一行字——“云南从这里走向大海”,还能想像出千年繁华景像。 如今的镇子,充满了现代化。那林立的高楼,那横垮峡谷的大桥,那巍峨的训练馆。我不知道如何去评价,这究竟是文化的遗失,还是时代的进步。


剥隘古镇旧貌


在历史的叉路上,剥隘古镇选择了自我牺牲。他把千年的心血付诸茫茫碧波,为的是他的子孙能够跟上时代的步伐,生生不息。 而此时的我,也正处于人生的岔路口,徘徊不前,踌躇不前。我是否能拥有像剥隘古镇那样的胸怀,去做一个沉重而意义深远的选择呢。

或许,今夜,在梦里,我便踏上被磨了千年的青石小路,便听见回响在山谷的叮咚,便看见茫茫的水波中升起一道断壁残垣。



@原创中书君,乡村语文教师,多年在一线从事语文教育工作。热爱文字创作和音乐创作,欢迎各位文学、音乐爱好者相互关注,共同研讨,相互学习。欢迎评论、留言、交流。中书君愿做您真诚的朋友。

相关推荐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