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侯真的被后妈陷害了吗?真相大白后,秦昭襄王高规格给蜀侯迁葬

蜀侯真的被后妈陷害了吗?真相大白后,秦昭襄王高规格给蜀侯迁葬

大家好,我是读者。关注我,带你走进一个不一样的文化历史世界。

这一讲我们进入周赧王十三年(前302年),《资治通鉴》记载有两件大事。

一是秦、魏、韩三国首脑在临晋举行和谈,二是楚国太子横在秦国杀了人。

临晋,前边讲过,是秦国三大关隘之一,位于黄河西岸,和魏国要塞蒲阪关隔河相望。魏襄王已经不是第一次渡河来临晋会见秦王了——按照《竹书纪年》的记载,11年前,他在这里见过秦惠文王。

在《资治通鉴》的记载里,8年前,他又在这里见过了秦武王,这一回见的是秦昭襄王。在孟子眼里“望之不似人君”的这位魏襄王迄今在魏国执政17年,竟然熬死了老对头秦国的两代国君。

韩国的与会者并不是韩襄王,而是太子婴。这倒不算奇怪,奇怪的是,太子婴在临晋会谈之后还单独去了一趟咸阳。再看这一届临晋和谈的成果:秦国把蒲阪还给了魏国,但没韩国什么事。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追溯史料来源,《资治通鉴》这段记载是从《史记》的不同篇章里边整合来的,而如果严格依照《史记》的说法,貌似临晋之会并不是一场三方会谈,而是秦昭襄王和魏襄王之间的双边会谈,韩太子婴是单独的一条线,他即便去了临晋,也只是路过,目的地秦都咸阳,以正式礼仪拜码头,向秦国服软,但韩国似乎并没有因此和秦国重建连横关系。

再看楚国这边,楚怀王因为弄巧成拙,吃了一个大亏,被迫把太子横送到秦国当人质,换取秦国出兵赶走齐、魏、韩的合纵联军。

送人质在当时并不丢人,这种性质的人质也不同于绑匪手里的肉票,就算两国关系破裂,通常也不至于担心人质会被撕票。但没想到太子横在秦国惹出了大祸,和秦国大夫发生私斗,把对方杀了。在人家的地盘,杀了人家的高级干部,后果似乎很严重。

到底有多严重呢?其实谁都不知道,因为这种事没有先例。但太子横一定知道以下两点:一是现在楚弱秦强,自己是低头求人的一方;二是秦国以严刑峻法治国,未必能对外国人质法外开恩。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太子横就这么毫无担当地逃回了楚国。

你可能觉得奇怪:按说太子横做人质,应该住在秦都咸阳,而在咸阳犯下这么大的案子,难道真能偷偷溜掉吗?

溜掉的难度确实比较大,但如果站在秦国的角度看这件事,恐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故意放跑太子横才是上策。不然真把他捉拿归案的话,不管怎么处理都很棘手。而如果默许太子横畏罪潜逃的话,秦国就可以得理不饶人,好好拿捏楚国了。

转过年来,周赧王十四年(前301年),秦国果然兴兵伐楚。

这一年里,《资治通鉴》记载了5件大事:前三件,一是日全食;二是秦国攻占韩国穰城;三是蜀地再次发生叛乱,司马错再次入蜀平叛。

先看第一件事:日食。《资治通鉴》只说发生了日全食,却没提地点。追溯史料来源的话,这次日全食应该出自秦国的记载,但现代天文学家考证当时的天象,发现这一年虽然真的发生了日食,但咸阳只能观测到很小规模的日偏食,这应该是秦国史官记错了年份。

这真是匪夷所思,怎么可能记错了年份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蜀地的这次叛乱对秦国的震动很大,所以就把日全食借过来拉郎配了。

第二件事也很蹊跷:秦国攻占韩国穰城,但是,上一年韩国太子婴不是刚刚拜了秦国的码头吗,秦国不至于这么快就毫无来由地去打韩国,更何况秦国这一年对内要平定蜀乱,对外的重点军事目标是新近得罪了自己的楚国,为了重创楚国,秦国还跟齐、魏、韩合纵小团队短暂结盟,怎么可能在同一年里去抢韩国的地盘呢?

历史真相到底什么样,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了,只能带着疑问,跟着文本走。

再看蜀地叛乱,《资治通鉴》的记载过于简单了,但《史记》也没能给出更多的线索,只是说蜀侯輝叛乱,司马错入蜀把他杀了,重新安定了蜀地。《华阳国志》和《蜀王本纪》倒是讲得仔细。

最直接的文献材料只有两部,一是汉朝扬雄编写的《蜀王本纪》,流传到今天,只剩下了一千多字;二是东晋常璩编写的《华阳国志》,记载蜀地——这个华山之南的国度——从远古到东晋的全部历史,是中国第一部地方志。扬雄和常璩都是四川人,有热情为家乡树碑立传。

后来李白写出那首著名的长诗《蜀道难》,内容就借用了《蜀王本纪》和《华阳国志》的记载,说“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这两部书都有谈到这次蜀地叛乱,《华阳国志》的内容最丰富,说这一年蜀侯祭祀山川,把典礼上用过的食物敬献秦昭襄王。蜀侯有个后妈,一直想要害他,这回找到了机会,在食物里边下了毒。

等秦昭襄王准备开饭的时候,这个后妈提了个醒:“先别吃,这些东西毕竟是从两千里外送过来的,应该先找人试试。”近臣这一试吃,当即就被毒死了。秦昭襄王又惊又怒,派司马错赐剑给蜀侯,要他自杀。蜀侯夫妇无奈自杀,被当地人葬在城郊。但这还不够,蜀侯手下的27名臣子也受到株连,全被杀了。

但纸里终归包不住火,后来真相大白,秦昭襄王准备高规格给蜀侯迁葬,把棺运到咸阳,但麻烦来了:《华阳国志》的说法是先发生3个月的大旱,接着又落了7个月的大雨,车都陷在水里没法走了;《蜀王本纪》的说法是大雨连降3个月,道路不通,蜀侯的棺就是运不出去。看来天意不可违,那就葬在当地好了。所以蜀侯墓就在成都,蜀人为他立祠,需要求雨的时候就会祭祀蜀侯,非常灵验。

这就是秦国版的《窦娥冤》,但即便我们忽略掉天人感应那些内容,只看蜀侯被陷害这件事本身,也会觉得匪夷所思,最想不通的是蜀侯的后妈怎么会在咸阳生活,而且就在秦昭襄王身边?

事实上,这个故事完全套用了《左传》里边骊姬陷害晋国太子申生的模板,说它是赤裸裸的剽窃都不为过,只是把人物角色变了一下而已:晋献公变成了秦昭襄王,晋献公的宠妃骊姬变成了蜀侯的后妈,晋太子申生变成了蜀侯。

剽窃的人实在太懒,竟然直接把“后妈”这个身份抄了过来,根本就不管骊姬确实是太子申生的后妈,而蜀侯如果真有一个后妈的话,怎么也不可能成为秦昭襄王的宠妃,侍奉在秦昭襄王身边,蜀侯更没可能跟后妈的亲生儿子争夺什么继承权。所以当我们把故事里的角色换回《左传》原版,人物关系一下子就能理顺了,情节一下子也都合情合理了。

可见剽窃现象不但古已有之,而且可以做得这么敷衍。

这一讲就到此为止了,本年度还有另外两件大事,一是四国伐楚,二是赵伐中山,我们下一期再谈。

欢迎关注,点赞,评论,转发!下期再会!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