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疏雨浣花,凉风濯月

散文 | 疏雨浣花,凉风濯月

作者:芷默

五月初的雨水,稀稀落落,滴滴哒哒,像一把檀香木梳,把世间的花草树木都梳理得锃亮柔顺,草木原本的光彩得以重新焕发。


水田边,街道旁,灌木丛处,都弥漫着一股清气,令人心畅神怡。这股清气在凉风的鼓舞下,渐渐渗入肺腑,恍恍然我觉得自己也是天地间的一株小草。


重瓣朱槿羞赧地低着眉,像一个待嫁的新娘,正对镜梳妆。雨水顺着朱红的花瓣滴下,似坠下满地的红流苏。花蕊处凝着雨珠,那是她清炯含波的眉眼,似有憧憬,又隐隐透着不舍。锯齿形叶子浓翠而稳重,是朱槿的娘家人,絮絮叨叨地叮嘱她与婆家的相处之道。



河涌旁的美人蕉,耷拉着妖娆的脸蛋,眉眼忧伤,身形消瘦。在如帘的夜雨里,她孤清地站立着,遥望着,仿佛在等待远方的良人。不知她心中是否有怨?大好年华,消磨在寂寞的守候里,等不来炙热的眼神,更换不到情郎的真心。终究无声,无怨。再多的哀愁,也会被嘀嗒夜雨,寥寥地冲淡。


水田是青蛙闲鸭的大舞台。夜色里,它们是优秀的大提琴手,浑厚丰满的呱呱声打开了一个辽阔的音乐世界。顺着这声音走进去,会聆听到一片深沉的闲适,仿佛眼前正徐徐展开一幅南山农耕图。


茅舍倚青山,绿水绕明田,不禁慨叹“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作个闲人,白日耕种,入夜抚琴,心室朗朗不为外物所役。


而我深知,身处车马喧嚣的红尘,更需要耕耘。于四季之中,耕耘自己的心田,春天播下希望与美好,秋天收获圆满和丰盛。漫漫日月,不敢偷懒,时时勤检视,拔掉贪婪的野草,赶走嘈杂的昆虫。



街灯被雨水梳洗得明朗 ,像一篇照亮灵魂的诗歌,清澈地映照着沉默的沥青路面。灯光把袅袅的身影投在了河面上,我撑着伞,久久望着那一袭灯光,仿佛望见旧年代的身影,雨水和涟漪揉皱了往事的身段。


淡月是一张薄薄的素笺,朦胧地铺在天上,书写着初夏雨夜浅淡的意境。


不久,雨声渐稀,夜色渐清透。天上云开雾散,凉风把月亮洗濯得明净,一轮玉盘悬浮在墨蓝色的天空里,向人间撒下轻柔的光丝。



刚下过雨的街道、水田、河流和树木,全都银亮亮的,仿佛披上了一层天女织造的银纱。清凉的风,拂过耳梢,荡起内心一片幽幽的情思,说不清,道不明,正如这雨霁后的月光一般神秘。


在月光的照耀下,我收起伞,哼着轻歌,踏着水涡,一路走向更深的夜色.....


感恩大家支持

愿您余生岁月 都被墨香熏陶

作者:芷默,985工商管理研究生,95后姑娘,持续为您分享静心美文!作品曾发表在《哲思》、《百草园》等美文大号及省级报刊杂志。热爱探索生命真相,喜欢文学、瑜伽,无事时喝喝茶,种种花,养养鱼,做个用文学表达生命的创作人。

欢迎关注本号,若您喜欢请转发、私信交流。特意整理了一份“写作技巧手记”送给各位文学爱好者,私信:“资料”即可领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