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尔哈赤第3女莽古济,若不反对豪格再娶,是否就不会被处死?

努尔哈赤第3女莽古济,若不反对豪格再娶,是否就不会被处死?


清太祖努尔哈赤,一生共有8个女儿,其中,第3个女儿莽古济,结局比较悲惨,是被其异母弟弟皇太极,下令处死的。


莽古济不但是皇太极的异母姐姐,还是皇太极的亲家母,因为,莽古济的次女,嫁给了皇太极的长子豪格。


天聪九年(1635年)十二月,莽古济的家仆冷僧机出来告发,说莽古济及其丈夫琐诺木杜稜等人,曾经与莽古尔泰(莽古济的同母哥哥)私下结盟,要协助莽古尔泰,取代皇太极。但莽古尔泰,早在天聪六年(1632年)十二月初二,就已经病逝,莽古济他们,并没有机会付诸于行动,可莽古济终究难逃一死。


冷僧机为什么会选在莽古尔泰去世3年后,才揭发莽古济呢?




莽古济与她的母亲富察·衮代一样,一生有过2段婚姻。


《清太祖实录》中记载,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正月初一,努尔哈赤有将他的一个女儿,嫁给了哈达纳喇·吴尔古代(也写作吴尔瑚达)。


上以女妻孟格布禄之子吴尔古代。

——《清实录·清太祖实录·卷之三》


史料中记载,努尔哈赤的长女,早在万历十六年(1588年),就被嫁给了董鄂·何和礼(也写作何和里,后金五大臣之一);努尔哈赤的次女,先被嫁给了巴图鲁伊拉喀,然后,在天命初年,又被嫁给郭络罗·达尔汉(努尔哈赤的外甥);努尔哈赤的第4女穆库什,又是在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才出生。这样,在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被嫁给吴尔古代的,就只能是莽古济了。


或许因为莽古济不是善终的,所以,她具体是在哪一年出生的,并没有被详细记载。根据莽古济的同母哥哥莽古尔泰,出生于万历十五年(1587年)来推算,莽古济应该是在万历十六年(1588年)以后才出生的。


参考莽古济的异母姐姐——努尔哈赤的长女(元妃佟佳氏所生),在11(虚)岁那年,就被嫁给了已经是28(虚)岁的董鄂·何和礼,如果莽古济也是11(虚)岁时出嫁,那她就有可能是生于万历十九年(1591年)。


莽古济出嫁后不久,就跟随丈夫吴尔古代,回到了哈达部。因为,当时明朝的万历皇帝,指责努尔哈赤,不应该吞并哈达部,并责成努尔哈赤,让吴尔古代回去继续统领他的部落。也正因为此,莽古济被称为“哈达公主”。


明万历帝忌我国势隆盛,使人来告曰:尔何故伐哈达而取其国耶?其复吴尔古代国。上从其言,命吴尔古代同公主,率所部人民以归。

——《清实录·清太祖实录·卷之三》


但不久后,莽古济一家,还是回到了努尔哈赤这里。因为,叶赫部一直想要吞并哈达部,屡次对其进行掠夺,再加上,哈达部又遇到了饥荒,很难弄到粮食。努尔哈赤说是不忍心看到哈达部的人吃不上饭,就再次收留了他们。


上遣使告明万历帝曰:吾因汝言,令吴尔古代还国,今叶赫屡侵哈达,奈何以吾所获之国,为叶赫所据耶?明万历帝不听。时哈达饥,国人乏食,至明开原城乞粮,不与,各鬻妻子奴仆马牛,易粟食之。上恻然曰:此吾所抚之赤子也,何忍听彼流离。遂仍收哈达国人豢养之。

——《清实录·清太祖实录·卷之三》


《满文老档》中记载,吴尔古代有一个儿子,叫额森德里,在天命七年(1622年)二月初三这天,因坠马而身亡。虽然史书中没有明确记载,额森德里的生母是谁,但从莽古济的性格来看,她应该不会允许吴尔古代与别的女人生儿子。


(天命七年二月)初三日,由杏山启行,至十五里外,乌尔古岱额驸之子额森德里阿哥坠马身亡。

——《满文老档》


天命十一年(1626年)八月十一日,68(虚)岁的努尔哈赤病逝。同年的九月初一,莽古济的异母弟弟皇太极,正式继承了汗位。


天聪元年(1627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皇太极做主,让莽古济,改嫁给来向后金称臣的蒙古敖汉部的琐诺木杜稜。即便莽古济是在万历十九年(1591年)出生的,那她嫁给琐诺木杜稜时的年纪,也有37(虚)岁了。


乙卯。以哈达公主,下嫁敖汉部落琐诺木杜稜。

——《清实录·清太宗实录·卷之三》


额驸琐诺木杜稜,在天聪二年(1628年)四月初三,被皇太极赐号“济农”。但琐诺木杜稜,与莽古济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样。


琐诺木杜稜在娶莽古济之前,就已经有妻子了,当然,莽古济就算是后进门的,也不会是妾的身份。


说起来,莽古济的长姐,也是嫁给了有妇之夫。礼亲王昭梿的《啸亭杂录》中,就有八卦道,说当年努尔哈赤,为了让手握重兵的何和礼归降,就将自己的长女,许配给了何和礼,尽管何和礼早就已经娶妻生子了。何和礼的妻子是个直性子,听闻自己丈夫又娶了个小妻子,怒火中烧,直接带兵出来要开战。虽然最后这一仗并没有打起来,但何和礼与前夫人所生的儿子,就被区别对待了。


其前妻闻其尚主,怒,扫境而出,欲与之战,高皇面谕之,然后罢兵降。故今袭世爵者,皆系公主所出,其前夫人所生者,不许列名。

——《啸亭杂录·卷二》


莽古济嫁给琐诺木杜稜后,她很是不喜欢琐诺木杜稜原先的妻子、以及这位妻子的哥哥讬古。讬古,不仅仅是琐诺木杜稜的大舅子,他俩还亲如兄弟,而且,讬古的父亲,也与琐诺木杜稜的父亲,住在一块。所以,莽古济肯定会觉得,自己无法真正融入琐诺木杜稜的生活圈子。


则讬古之父与吾父同居,讬古与我,又亲如昆弟。

——《清实录·清太宗实录·卷之二十五》


莽古济便向弟弟德格类,以及岳讬、豪格这3人诉苦,说讬古想要除掉她。德格类、岳讬、豪格,便找琐诺木杜稜,问明究竟。琐诺木杜稜也说,讬古曾经劝过他,要他杀了莽古济。这下,德格类等人,便要求处死讬古。可事实上,讬古并没有要谋害莽古济,是莽古济事先威胁了琐诺木杜稜,逼着他指控讬古。


至徇庇公主之贝勒德格类、岳讬、豪格,当哈达公主在开原时,曾谋于济农(琐诺木杜稜)云:尔当诬讬古常劝尔害我,若不从我谋,吾即死矣。及公主自开原來,遂以此事告贝勒德格类、岳讬、豪格。三贝勒召济农问之,济农实其言,遂论讬古死,奏闻。

——《清实录·清太宗实录·卷之二十五》


皇太极可没有完全相信莽古济夫妇的话,而是叫来察哈尔、喀尔喀的诸位蒙古贝子,一起调查这件事。结果,琐诺木杜稜就乘此机会,招供说,“不杀讬古,公主必杀我”。


夫讬古何敢劝济农杀哈达公主,不过固济农先娶讬古之妹,公主恶其妹以及其兄,因成隙而欲杀讬古耳。

——《清实录·清太宗实录·卷之二十五》


德格类是莽古济的同母弟,他当然是站在自己姐姐这边,那岳讬(代善的长子)、豪格(皇太极长子),又为什么会这样帮着莽古济呢?因为,莽古济不但是岳讬、豪格的姑姑,还是他俩的岳母:莽古济的长女,是岳讬的继福晋;次女,嫁给了豪格为妻。这两个女儿,都是莽古济与其第1任丈夫吴尔古代所生。


天聪九年(1635年)九月十一日,豪格想要娶察哈尔汗的伯奇福晋,皇太极让诸位贝勒们商议,大家都觉得可以,所以,这事便这么定了。莽古济听说了之后,非常不高兴,认为豪格已经娶了她的女儿,怎么可以另外再娶。为此,莽古济便迁怒于同意豪格再娶的皇太极。


时上姊哈达公主闻之曰:吾女尚在,贝勒豪格何得又娶一妻也。遂怀怨望。

——《清实录·清太宗实录·卷之二十五》


身为母亲,替自己的女儿抱不平,也无可厚非。可莽古济这样与皇太极置气,并不能改变什么。


九月二十四日,还在生气的莽古济,要回自己家去。当莽古济路过代善营帐前,代善便将莽古济请进自己的帐内,不但为她大摆宴席,还送给她很多财物,并且,还安排马匹送她回家。皇太极对大贝勒代善,其实也不是很放心,所以,当皇太极听闻,平常与莽古济不怎么要好的代善,在这个时候如此“厚待”莽古济,就认为,代善这是见莽古济对他皇太极有怨言,便借机要与莽古济结盟。


又赐贝勒豪格成婚时,哈达公主怨望回家,乃大贝勒遣福金等,往邀哈达公主,又复亲自出邀,迎入其营,宰牛羊设筵宴,赠以财物,而后遣之。大贝勒与哈达公主原不相睦,闻哈达公主怨望皇上,乃反留饮馈赠。

——《清实录·清太宗实录·卷之二十五》


皇太极借着这个机会,再找了些其他理由,将莽古济夫妇、代善、德格类、岳讬、豪格,都一并处罚了。其中,莽古济被革去了“公主之名”,她的丈夫琐诺木杜稜,被革去了“济农”之号,同时,莽古济夫妇,还要上交罚金。另外,皇太极还下令,不许莽古济去走访亲戚,如果有人胆敢与莽古济私下来往,就与莽古济同罪。


遂集八家章京谕之曰:嗣后一应亲戚之家,不许哈达公主往来,亲戚有私相往来者,被旁人举者,照哈达公主之罪罪之。

——《清实录·清太宗实录·卷之二十五》


但莽古济的厄运,并没有就此打住。



天聪九年(1635年)十二月,莽古济的家仆冷僧机,向刑部告发,说莽古济夫妇、德格类等人(包括冷僧机他自己),在莽古尔泰还在世的时候,曾经与其结盟,立誓要帮助莽古尔泰,取代皇太极。如果只是冷僧机一人的证词,或许还有人会怀疑其真实性,但莽古济的丈夫琐诺木杜稜,也主动将这件事情,给揭发了出来。


辛巳。先是,莽古尔泰,与其女弟莽古济、及莽古济之夫敖汉部落琐诺木杜稜,与贝勒德格类,屯布禄、爱巴礼、冷僧机等,对佛跪焚誓词,言我莽古尔泰已结怨于皇上,尔等助我事济之后,如视尔等不如我身者,天其鉴之。琐诺木及其妻莽古济誓云,我等阳事皇上,而阴助尔,如不践言,天其鉴之。

——《清实录·清太宗实录·卷之二十六》


莽古尔泰在天聪六年(1632年)就已经病逝,巧的是,就在冷僧机告发莽古济不久前,即天聪九年(1635年)十月初二,莽古济的同母弟德格类,也病逝了。失去了亲哥哥、亲弟弟、以及丈夫庇护的莽古济,在众人的眼中,就什么都不是了。


诸位贝勒、大臣们,在经过研审后,认为:莽古济、琐诺木杜稜应该被判“寸磔(zhé)”。莽古尔泰、德格类虽然已经不在人世,但他们的妻子、儿子还活着,应该被处死。而冷僧机,算是主动自首的,虽免于处罚,但也不应该给予奖励。


会议,莽古济、琐诺木,阴蓄异谋,大逆无道,应寸磔。莽古尔泰、德格类已伏冥诛,其妻子与同谋之屯布禄、爱巴礼,应阖门论死。冷僧机以自首免坐,亦无功。

——《清实录·清太宗实录·卷之二十六》


皇太极觉得,诸位贝勒们给出的处罚意见,太严厉了。对于莽古济,皇太极将她交给了努尔哈赤的遗孀、以及公主们审讯;莽古济的丈夫琐诺木杜稜,皇太极觉得不应该给他判重罪。冷僧机虽然早就知情,但皇太极认为他揭发有功,应该给予奖赏。于是,皇太极便让满汉儒臣们商讨,应该给这些人分别判什么罪。


最后,莽古济被判死罪。莽古济的丈夫琐诺木杜稜,却免死。


莽古尔泰的儿子中,只有额必伦,被诛杀,其他的几个,都被贬为庶人。德格类的儿子,也被贬为了庶人。


主动告发莽古济的冷僧机,被皇太极授予三等梅勒章京,并允许其后代世袭,同时,还将屯布禄、爱巴礼的家产,都给了冷僧机,允其“永免徭役”。


比较无辜的,是莽古济的女儿。


虽然皇太极没有要莽古济的女儿一起连坐,但豪格,或许是为了讨好皇太极,又或许,他原本就不喜欢莽古济的女儿,所以,便乘此机会,直接将嫁他为妻的莽古济的那个女儿,给杀了。


莽古济长女为贝勒岳讬妻,次女为贝勒豪格妻。豪格曰:吾乃皇上所生子,妻之母既欲害吾父,吾岂可与谋害我父之女同处乎?遂杀其妻。

——《清实录·清太宗实录·卷之二十六》


豪格起了这样一个头,同样是娶了莽古济女儿的岳讬,就不能什么都不做了。但岳讬与她的妻子,感情应该不错,岳讬一生共有7个儿子,除了长子岳洛欢,是元配纳喇氏所生,其他6个儿子,都是莽古济的女儿所生。所以,岳讬并没有直接动手杀妻,而是和皇太极说:豪格都已经杀了他的妻子,那我的妻子,肯定也不能活着。皇太极当然会阻止。这样,岳讬既顺利保下了自己的妻子,也不算得罪皇太极。


岳讬亦奏曰:豪格既杀其妻,臣妻亦难姑容。上遣人阻之,乃止。

——《清实录·清太宗实录·卷之二十六》


但其实,这次最大的赢家,应该是皇太极,因为他得到了原本属于莽古尔泰的正蓝旗。


以正蓝旗附入皇上旗分,编为二旗。

——《清实录·清太宗实录·卷之二十六》




莽古济到底是不是受“磔刑”而死的,不得而知,因为《清实录》中,只说她是“伏诛”。


莽古济的长女,虽然在天聪九年(1635年)逃过一劫,但却在崇德四年(1639年)四月,为丈夫岳讬殉葬。


殡岳讬之柩于盛京城外西南隅,岳讬妻福金从死。

——《清实录·清太宗实录·卷之四十六》


莽古济的长女与她的母亲比起来,算是幸运的,因为,她至少有一个愿意庇护她的好丈夫。



(注:本文由[头条@热爱瘦身的鱼]原创,禁止抄袭,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