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于国运十字路口的美国,接下来会怎么走?

处于国运十字路口的美国,接下来会怎么走?

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拜登上台已经近两年了,对美国他到底干了什么值得称道的事?

征税,只能说是马马虎虎,富豪有的是办法避开不说,即使成功了,也只是杯水车薪。

基建,开头倒是说得很漂亮,可惜至今还在那里不断地扯皮,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下来。

经济,最新的通胀数据达到8.5%,一季度经济环比也是-1.4%,典型的通胀与衰退并存。

这三者是环环相扣,也是美国现在面临的最重要的三大难题,征税是为了抑制贫富差距,也是为了给基建筹集银子,更是让经济可以通过基建得到延续,可惜,美国现有的框架,就注定了不管谁上来,能够成功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其中也包括罗斯福!

我以前看美国历史的时候,总以为罗斯福对美国等同再造,可自从我查阅了多方历史,才发现他的重要性应该是被高估了!

教员曾经说过,治国就是治吏,这句看似简单的话,道尽了王朝的兴衰,一个国家的国运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周期,上升期,繁荣期,衰退期,分别对应着治吏的三个阶段,清廉且有才能,不清廉且有才能,无清廉无才能!

逻辑也好理解,处于上升期时,开国者和他的一群小弟才刚刚开国成功,都非常清楚创业不易,屁股下的位子做得也不算稳,面对随时有可能被别人取代的情形,工作起来都十分勤恳,即使有冒险下手的,不说一片惨淡的经济下,能够黑多少,开国者也绝不会不闻不问,当然,像赵匡胤和朱元璋走向两个极端的都是十分少见的。

处于繁荣期,经济上已经有了很大起色,能够下手的地方也越来越多,好在处于上升期的开国者们,虽大多已老迈,但影响还在,再加上选举人才的通道还算畅通,吏场还算可控,国家的运转效率虽说有些下降,总体来说还维持的不错,不过要注意的是,黑手之风已经盛行,趋势也在慢慢改变。

处于衰退期,不清廉且有才能的人已经占据高位,为了巩固自己的优势,他们会下意识地选择一群与自己趣味相投的人,而下面的也清楚,想要上位,就必须投其所好,如此要不了多久,能够上位的人,底线必定越来越低,由于这群人大多没啥才能,他们会本能地排斥那些有才能的,为了屁股下的位置,会想尽办法,把那些和自己持有不同意见的排除在外。

到了这个节点,一个国家由一群,无底线,无才能,无担当的人所把持,这群人除了充当大资本的代言人,可劲地捞银子外,干啥事都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亡国也就不远了。

以上面为模板,美国应该还正处于第三阶段的初期,顶层由一群类似佩洛西的人把持着,这群人虽说还有些才能,可伸起手来,一点也不慢,他们总能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方,合理的让自己财富出发爆发式增长,可悲的是,他们自己的荷包是鼓了,作为维持国家运转的税收,却一日不如一日。

有时为了底层手中的选票,还时不时搞啥减税,减税这个事老早以前我认为是有利的,后来看的历史多了,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在王朝周期的末端,减税的好处再多,底层拿到的也很有限,倒是大资本,利用这个机会将自己的进一步将自己的财富增加,大家想想,最有银子的收不到,最没银子的收不了,平常可能还没啥,一旦外部出现变故,没有大把银子开路,有谁会去卖命那?

当然以上这个是明朝灭亡的原因,有些人会觉得,现在是现代社会,跟以前不同了,减税是有利于普通人增加消费,消费增加了,企业可以雇佣更多的人进行扩产,经济一片繁荣,政府也能收到更多的银子,乍一看,还真是个完美闭环,可惜这个方法,2018年的川宝已经进行过试验,完全行不通。

因为这里有一个问题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底层不消费,企业不扩产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赚不到银子,只要前景不明,他们宁愿把银子拿去金融市场搏一搏,也不会拿去干其它,像2018年,川普减税下的美股大涨,就是这一典型例子。

可以说,从奥巴马的大而不能到,到川宝这个上帝之子,再到拜登的慷他人之慨,美国的债务窟窿是越来越大,它就像是一个全身捆满了锁链的巨人,走的越来越辛苦,那美国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挽救?其实也不是,经过我仔细思考,觉得应该还有5个办法,可以尝试一下。

第一 集权,这里的集权并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而是为了变法铺路,要知道之所以变法,大多是因为王朝近乎到了山穷水尽,民间已无余财,只有与大资本结合的那些乌纱帽,财富是日胜一日,想要缓解困局,也只能从这下手,奈何,这是一群高度利己者,是一群钱与权的跨界组合,寻找手段根本难以撼动,只有大权在握,才能提拔真正的人才,进行换血,只有无人能治,才能让命令畅通无阻,出现成绩,只有初心如一,才能使方向不半道改向,有始有终。

所以古今中外的变法者,但凡成功的,都是极其相似,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明朝版摄政王张居正,无一不如此,不过有一说一,变法者不论成功亦或是失败,能够全身而退的,只有真正道德高尚,能够制止亲朋好友,没有丝毫污点之人,但凡有一点瑕疵,难免人亡政息,亦或是事后清算。

像宋朝的王安石和明朝的张璁,这两个变法一个失败,一个成功,因为没啥污点,也都善始善终,张居正和他们相比,就差远了,他的三个进士儿子,可是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

第2 竞赛,这里的竞赛可不是寻常的竞赛,而是军备竞赛,1981年8月3号,减税快两年的里根总感觉自己被忽悠了,于是找来经济顾问大卫·斯托克曼,质疑他,不是说好根据拉弗曲线,减税会导致政府收入增加吗?现在为啥感觉自己更穷了?

大家猜猜他是怎么回答的?他非常直白地告诉里根,这些都是理论上的,能否成功,还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处理,比如说只要我们把美元的印刷量翻一倍,名义上大伙的收入也会增加一倍,政府的税收自然也会跟着增加,当时美国还处于超高通胀中,靠着打击通胀上台的里根当然不可能同意,事后他也想出了一些点子,把美国政府手中握有的诸如土地,房子,金融资产等,统统卖掉,获得了一大笔现金,不过这种方式是一次性的收入,也没法支持太久,真正让他走出困境的其实是军备竞赛

战争有时候不只是战争,它背后代表的是,大量的订单被采购,大量的劳动力被启用,钢材,橡胶,能源,交通,各行各业一片欣欣向荣,就业和GDP像火箭一样窜升。

奈何现在主要选手都握有大棒,一个不慎之下,擦枪走火,可就同归于尽了,所以最好的方式,还是寻找一个实力相当的对手,以它为假想敌,制造威胁论,然后围在巨人身边,拼命的搞什么星球大战,至于最核心的问题,银子从哪里来?前期当然是继续打欠条,吹前景,后期当然是被拖垮的买单,至于会不会失败,只能说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可能再回头了!

第三 孤立,也就是孤立主义,近几年扛起这个大旗的也只有川宝了,这玩意本质上就是复刻一战和二战之前的美国地理优势,从现在全球的趋势来看,不能说没有成功的希望。

从地理上来说美国是一个大平原,在粮食这一块对外部的依赖很低,足以自给自足,从科技上来说,如果都处于创新乏力,美国即使关上了一些门,也并无大碍,从经济上来说,如果美国带头掀桌子,搞啥逆全球化,全球经济效率会进一步走低,粮食危机,滞涨危机,失业危机,将会席卷大部分国家,那么此时很多国家迫于无奈,可能会走向对外突突的道路,三战应该还不会出现,但全球走向更大的混乱,是大概率的事。

等到所有人都精疲力尽,保存了实力的美国,当然可以像一战和二战一样,在关键时刻充当救世主,亦如当年的罗斯福,不过这种方式,容易让全球化中获取利益和失去利益的人形成分歧,尤其是随着川宝下去之后,已经失去了不少声势,不过如果拜登给力点,2024年即使川宝不上演新皇归来,他的代言人也可以回来不是!

第四 违约,以美国现在的情形和他们的操守,债务的窟窿不仅不可能下去,在高端产业被日渐追赶的情况下,反倒是有可能比以往,增加的更为迅速,但别人也不是傻子,生活都如此艰难了,如果老美隔三差五的印美元割韭菜,这谁受得了?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不同时期,不同阶段,轮流献祭各种小弟,不间断地制造全球风暴,一来可以促使美元回流,给自己续命的同时看看还有无漏网的韭菜没割,二来可以寻找各种背锅侠,把偷偷印银子带来的滞胀黑锅,毫无顾忌的甩出去,像美国现在不就统一了口径,通胀都是大鹅引起的,我大美利坚深受鹅国之苦啊!

第五 科技,这点因为以前说过多次,这里就简约地说下,科技突破,它是唯一在不触及原有存量的基础上,增加需求,提高增量的分配方式,这也是美国乱糟糟的环境下,为什么还能够屹立不倒的主要原因,但这种方式是5种选择中最难的一点,平均50~60年才会出现一次,这一轮的创新是从1980年开始,迄今为止已经42年,按照以往的经验,最快8年,最慢20年,它才有可能出现。

顺便说一下,大多数人,还是没有注重什么叫存量博弈,增量时代,意味你不必和那些占据老赛道优势的人同台PK,只需要选择一条新赛道,就有可能超越他们几十年的积累,存量博弈是完全相反,经济减缓,机会减少,很多人可能会面临,新赛道越发稀少,难以进去,老赛道优势太少,竞争不过,这么一个困局,鉴于这个时间相当的长,到时真不知道该卷成什么样,又有多少人可以熬得住!

文章的结尾,也提出个问题,从美国现有的操作以及对未来的期望,大伙觉得,五种方式中,美国会选择哪种方式呢?有兴趣的话可以留言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

全文完,如果喜欢,请点个赞,帮忙转发下吧!